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96章沒1個正常人

  • 神秘複蘇 - 第496章沒1個正常人字體大小: A+
     
    會議桌上的氣氛有些壓抑。

      不知道是因為楊間的緣故,還是因為有些人已經知道了,隊長計劃正在開啟,某些人都是自己潛在的競爭對手,亦或者馭鬼者本身對于的同類就充滿著警惕,彼此之間并不信任。

      楊間和姜尚白的沖突沉寂了下去,并沒有因為高志強的事情帶來更大的麻煩。

      他此刻趁著腦袋,有意無意的掃看著其他人。

      楊間心中很清楚這些人的重要性,以后只要自己還活著的情況之下,少不了和他們打交道,提前認識一下還是有必要的。

      “都沒一個正常的。”

      觀察了片刻之后,他的心中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有些人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看似正常,實際上卻身體僵硬,氣息冰冷,毫無生氣,和一具尸體沒有什么區別。

      有人玩著紙青蛙,但認真觀察那折紙青蛙的紙,竟是民間鄉村墳頭祭祀用的紙錢。

      有人補著妝,可是那化妝盒里的顏料卻鮮艷的有些詭異,濃濃的香水之下夾帶著若有若無的尸臭。

      有人趴在那里玩手機,結果他雙手拿著手機,另外一只小手卻從看不見的掌心里探了出來,幫忙點擊著屏幕。

      當然,就連楊間也不算正常,他額頭上一只鬼眼四處張望,那紅色的眼睛之中透露出來的神色詭異而又邪性,和楊間本人格格不入,仿佛一只厲鬼的正在窺視著其他人。

      時間一點點過去。

      實際上會議本能正常開始,但因為一些爭執卻耽擱了。

      會議地點外的路上。

      曹延華和王小明同路而行,他們站在那里似乎在臨時討論著什么。

      “這次會議雖然主要是討論鬼差事件的后續,但隊長計劃的備選名單也會在這場會議上宣布,這是之前定好了的。”王小明開口道。

      “是這樣,這是會議的后面內容,王教授這這事情有興趣?我記得你的推薦名額已經用完了吧。”曹延華道。

      總部為了獎勵王小明特許了他一個隊長計劃的推薦名額,這個名額很重要,只要人物符合的話,大概率是可以成為隊長計劃人選的。

      本以為王小明會用在李軍身上,結果卻用在了楊間的身上。

      這是讓很多人沒有料到的。

      “我打算臨時更改推薦人。”王小明平靜道。

      曹延華愣了這一下:“臨時變卦這事情這可不像是王教授你的風格。”

      “我知道,但有些事情給了我更大的啟發。”王小明緩緩道:“相信我,這次的臨時變更很重要。”

      曹延華沉吟了一下道;“那你的意思是”

      “取消楊間的隊長資格,按照之前的計劃,將他的名額讓給李軍。”王小明認真道。

      “這不行。”

      曹延華立刻就一口拒絕了:“楊間成為隊長計劃的人選已經不是王教授你能改變了的,他立下的功勞,還有在馭鬼者圈子里的影響性都很大,要是他無法成為隊長這不僅僅是替換一個人那么簡單,而是會帶來很多更深層次的影響。”

      “另外還要照顧楊間的個人情緒,如果他解決了s級靈異事件都無法成為隊長的話,那么他是否會辭去現在的職務?我聽說靈異論壇的人和他有過接觸,還和那個靈異論壇的管理員葉真通過話,并且朋友圈的人也有試著公關他,沈良背后的一些人也私底下和他有過一些接觸,不然那個替死娃娃也不會落到楊間手中。”

      雖然他不太喜歡楊間這個不服管教的刺頭,可從局勢上來講,楊間成為隊長是有利的。

      個人的情緒不能影響總部的利益,曹延華這點覺悟還是有的。

      “我知道,但我清楚楊間不是那種看重權利和地位的人,他比較注重的是切實的利益,踢掉他并不會讓他有太多的反感情緒,前提是補償到位,這一點我有信心。”

      王小明道:“而且我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用的上楊間的,實際上在那之前我也有考慮過很多人,但可惜的是,目前這些隊長計劃的人選當中沒有一個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只有他例外他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如果成為隊長的話,以楊間的性格多半就要待在大昌市養老了,這是我不想看見的。”

      “養老是一件好事,他至少可以解決一片地區的特殊事件,而且還能減少他鬧事的幾率。”

      曹延華道:“如果僅僅只是某些地方用得上這個理由的話,你是無法說服我的,在研究方面我可以無限度給予讓步,但在局勢方面,我得考慮的更加嚴謹一些,這樣吧,從這里到會議中心大概有三分鐘的路程,王教授你還有三分鐘的時間,如果這三分鐘之內你找不到一個正當且讓人信服的理由,我只能抱歉了。”

      他有過一些猜想,認為王小明是借此機會報復楊間,畢竟楊間可是親手打掉了他的弟弟王小強。

      所以,他對楊間的事情得考慮的更加仔細一些。

      一旦因為某些個人的恩怨,弄掉了一位頂尖的馭鬼者,那對總部而言是巨大的損失。

      “好,就三分鐘。”王小明目光閃爍,對他而言十秒鐘就可以組織一個完美的理由和借口。

      時間很快過去。

      三分鐘之后。

      曹延華,王小明,還有陪同的幾位工作人員,以及那個杵著拐杖的百歲老人終于來到了會議中心。

      來了么?

      無聊的等待時間終于結束了。

      不少人開始打起精神,目光停留在這次召開會議的副部長曹延華身上。

      但楊間的目光卻一直盯著那個杵著拐杖的百歲老人。

      從桌上的名牌上可以看到,這個老人姓秦,叫秦老。

      這應該是一個稱呼,真正的名字有所隱瞞,當然,甚至連姓氏都有可能是假的,因為以現代的手段,只要知道了姓名,相貌,再花點精力和時間的話就能尋找到很多的信息和線索。

      所以這次會議手機信號屏蔽,更是禁止拍照錄音。

      “看來得這次會議之后才能找機會和這個秦老接觸。”楊間心中暗道。

      有些事情是不能當面問的。

      “人都到齊了?很好,因為這次的事情比較緊急,所以一些沒用的開場白我就不說了,這次的會議由我這位副部長召開,王教授陪同。”

      其他人入座之后,曹延華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會議的主要內容是討論如何解決位于大京市郊外,實驗基地附近那代號鬼差的s級靈異事件,這次的事件發生的很突然,導致了之前在培訓基地參加培訓的大量新人死亡,在這里我要重點表揚楊間,因為當時的訓練基地有他的存在,所以成功的救出了四位馭鬼者,還有一些存活下來的工作人員,并且阻止了代號鬼差的厲鬼繼續成長下去,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功勞。”

      “不過對于鬼差事件相信很多人還了解的不多,因為情況突然再加上特殊事件的保密性,所以只能現在臨時講解了,麻煩打開幻燈片播放,”

      很快,工作人員打開了投影儀。

      銀幕上一張巨大的圖片,圖片上有鬼棺的描述,還有衛景的資料,以及這次鬼差事件的由來。

      楊間對這樣的講解沒有興趣,他重頭到尾都參與了整件事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鬼差事件的情況,但還是愿意聽一聽總部的見解,畢竟總部的背后可是有著不止一個智囊團在參與案件的分析和處理。

      曹延華一點點說明了鬼差事件的由來始末。

      關于鬼差的殺人規律,鬼棺的一些特殊性。

      其他人沉默不語,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

      對于頂尖的馭鬼者而言,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十分在意信息和情報的收集,因為在處理靈異事件的過程之中,任何一個細節和失誤都將決定生或者死。

      所以他們都很認真。

      畢竟誰也不能肯定這鬼差事件接下來會由誰安排去處理。

      如果有人想玩什么高傲,裝逼,不屑于聽,那抱歉,這類人早就死了,絕對無法活著參與這場會議。

      當其他人聽到這鬼差具備無腦壓制其他鬼的能力時候,頓時臉都黑了。

      開什么玩笑?

      直接壓制其他鬼,把馭鬼者變成普通人?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當又聽到鬼差的殺人規律是殺死落單的馭鬼者時,不少人微微松了口氣,知道了規律就可以避免,這算是保證安全的一個前提。

      隨后曹延華又講解了落單必死的原因。

      “一個范圍內,鬼的數量要大于鬼差目前擁有鬼的數量才不會被殺,否則就算是幾百人聚在一起也沒有用,所以這事情只有馭鬼者集體行動才有對抗的可能。”曹延華指了指熒幕上的資料圖道。

      “這個范圍經過了總部的討論和驗證,目前穩妥的安全距離是二十個平面,大概一間房間大小。”

      “副部長,不知道現在那代號鬼差的東西擁有鬼的數量是幾?”有人認真問道。

      王小明開口道:“不清楚。”

      “怎么會不清楚,之前你們不是參與過這事件么?”也有人驚疑道。

      “因為參與的過程之中有人死了,而且還不止一位,鬼的數量發了改變,想要正確估算會很難,但從之前培訓基地的幾位活下來的馭鬼者口中得知,當時那鬼差能夠壓制鬼的數量是9。”

      王小明說到這里看了一眼楊間,又繼續道:“如果算上后面死在靈異事件的馭鬼者,那么鬼差目前的數量至少是16。”

      “王教授,你的話是認真的?這鬼差已經能無解壓制至少十六只鬼了?”

      “這怎么玩?要想不處于落單狀態,得準備八個馭鬼者聚在一起才行,這東西已經如此恐怖了么?”

      “從資料上來看的話,的確,給這玩意一點時間,完全可以摧毀一個國家的人口,連馭鬼者都擋不住,我們和這玩意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說實話,聽到這里我很不想參與這件靈異事件,我還是繼續睡覺比較好。”

      鬼差的一些資料還未說完,恐懼和不安的情緒就已經在會議桌上蔓延開來了。

      無解壓制,落單必死。

      這兩個條件擺在這里,就足以虐殺一片馭鬼者,這還是在知道規律的前提,如果不知道,那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就算是死都不知道自己因為什么原因死的。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還好,后面鬼差的兩個能力曹部長還沒說出來呢,說出來之后你們就知道什么叫做正在的無解級靈異事件了。”曹洋這個時候笑了笑。

      “的確,這兩個條件只是鬼差的殺人規律,但鬼差還自身具備兩個相當可怕的特性。”

      曹延華臉色格外凝重,他繼續點開幻燈片播放,一張被黑暗籠罩的圖片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代號鬼差的鬼擁有鬼域,只要在鬼域之中,這鬼差就無法被關押,無法被壓制。”

      “如果期間成功關押了呢?”楊間坐位附近的那個李樂平問道。

      這個問題也問出了其他人的心聲,他們想要知道為什么鬼差無法被關押。

      “一旦被關押的話,那么鬼差就會重啟,開始下一輪襲擊,并且能重啟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把鬼域之中的人殺光為止,否則是不會停下來的。”

      王小明看著眾人開口補充道。

      無解壓制,落單必死,無法關押,無限重啟。

      每一個鬼的特性被揭露出來,都如同一記重錘,重重的敲打在了每個人的心頭。

      仿佛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全部給扼殺掉,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恐懼和無法反抗的絕望。

      “呵呵,這哪是靈異事件,這簡直就是送死事件,誰去誰死,而且單個人連送死的機會都沒有,還得組團一起去,一旦再被團滅,鬼差繼續成長,那么以后就沒得玩了。”有人搖頭苦笑。

      不少人心中一凜。

      這個人說的是有道理的話,要是組團行動還是失敗了的話,那鬼差會成長到什么地步簡直不敢想象。

      “這還討論個屁,無法被關押,還會重啟,這根本處理不了好吧,真行動的話,的確是誰去誰死。”

      “雖然死的人還不算多,但這事情也的確有資格被定義為s級靈異事件,說實話,單憑我們這些人想要處理只怕可能性不大。”

      “我現在什么都不想,就想回家睡覺。”

      果然。

      鬼差的恐怖讓眾人不安,一股消極,逃避的情緒在會議桌上蔓延開來。

      沒有人敢去面對這樣的靈異事件。

      哪怕是他們有資格成為隊長計劃的候選人也不行。

      辦不到就是辦不到,不是你喊幾句加油,拼命就行的,在沒有一個可行的方案之前就這樣頂上去的話只有送死。

      “安靜一下。”

      曹延華此刻拍了拍桌子:“我知道這事件很困難,所以我們才需要討論,而且鬼差事件不能拖,必須盡快解決,不然放任不管的話,帶來的后果將會是毀滅性的,而今天我們國內頂尖的馭鬼者都在這里,如果我們都不行的話,那么這意味著靈異事件徹底失控。”

      “所以,我拜托各位了,拿一個方案出來,只要總部可以承受,任何代價都是值得的。”

      他相信今天參加會議的馭鬼者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秘密,雖然平時藏的很深,但是現在,總部必須施加點壓力,讓他們拿出來。

      不解決鬼差事件,很多事情都沒有意義。

      因為鬼差,就在大京市郊外。

      一旦游蕩進了城市,鬼域籠罩一片區域,事情傳播開來,靈異事件將提前曝光。

      在很多準備工作沒有做完之前,這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沉默,壓抑。

      所有人皆是緘默不言。

      因為他們會感覺到了總部的決心,這次事件如果不解決的話,估計所有人都不會好受。

      副部長這是先禮后兵。

      “既然副部長你這么說了,那我就直言了,我還是之前那個方案,取出釘在餓死鬼身上的棺材釘,由我帶隊,直接解決鬼差,當初大昌市的餓死鬼也具備重啟的能力,不也一樣被限制了么?”

      打破沉默的是姜尚白,他說出了自己一直堅信可以成功的方案。

      嗯?

      姜尚白的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原來還是有可行的方案,這樣就好辦多了。

      “方案的確是由一定的可行性,但是這是比較冒險的行為,總部承擔不起失敗的風險。”曹延華遲疑了一下,然后凝重的開口道。

      “這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了,如果之就聽我的,那么王教授的行動也不會折損幾位馭鬼者了。”姜尚白道。

      王小明聞言默不作聲,沒有反駁。

      他的行動失敗沒有發言權,雖然姜尚白的方案存在紕漏,但也的確具備一定的成功性,在沒有失敗之前他不會去評論。

      “既然姜尚白有一個方案,那就這樣做吧,總好過在這里干等。”有人無所謂的說道。

      “解決過餓死鬼的特殊靈異之物,的確有可能限制鬼差,成功率不小,而且只要操作的好,也不擔心餓死鬼會失控,這方案我同意。”

      “我也沒有意見。”

      不少人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因為他們不想冒險,如今有人站出來那最好不過了。

      楊間其實并不太關心他們如何討論方案,其實在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關押方案,只是目前的他不知道能否做到。

      但聽到姜尚白要動餓死鬼的時候,他猛地站了起來。

      “我不同意。”楊間聲音很堅決,也很響亮。

      “動餓死鬼?這也叫方案?別說解決不了鬼差,就算能解決鬼差,到時候誰來解決餓死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