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95章總部大會

  • 神秘複蘇 - 第495章總部大會字體大小: A+
     
    “喂,人都走了,你一直站在這里做什么?馬上就要開會了。”

      就在楊間陷入思索當中的時候。

      忽的,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他的身后響起,這個聲音很熟悉,哪怕不要回頭看楊間都認得出來身后出現的人是劉小雨。

      他回過神來,轉而看著她道:“你恢復的挺快,怎么?第一次被馭鬼者襲擊有什么感想?”

      劉小雨顯然剛剛才從屋子里出來,她雖然一直呆在房間里,可是身邊經歷,發生的事情都記得清清楚楚,只是那個時候她被厲鬼影響了,所以無法反抗罷了,不代表她就毫無知覺。

      “感覺很不好。”

      她秀眉擰了起來;“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提線木偶一樣,任由那個高志強擺布,而且最可怕的是我還知道我在做什么,并且整個過程都是自愿的,這很可怕,要知道我前一刻都在拼命抗拒,下一刻卻完全換過了一個人似的。”

      “我還是我,但是人格卻好像發生了扭曲改變,現在我都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我根本不明白為什么當時我會那樣。”

      “你能這樣說很好。”楊間點了點頭道。

      劉小雨頓時氣的鼓起了臉:“你說什么?我都差點被那個高志強欺負了你還說很好?就不能同情我一下,安慰我一下么,我到底還是個女孩子誒。”

      楊間卻認真道:“你能有這樣的體會對你來說的確是一件好事,至少你明白,普通人在鬼的面前有多么的絕望和無助,幸虧今天動手的是高志強,如果高志強是一只鬼的話這個時候你已經死了,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活下來。”

      “但你才經歷了一次而已,而且還有人來救你,可是很多和靈異事件打交道的人卻沒有你幸運,他們大多數都是孤立無援,獨自面對各種可怕,復雜的靈異事件,你負責我這么久,我的經歷你也知道,現在多少明白了我的一些感受了吧。”

      劉小雨微微愣了一下,隨后低頭沉思起來。

      楊間這么一說的確有道理,不親身經歷靈異事件的人永遠體會不到那種絕望如地獄一般的恐懼。

      以前身為總部的接線員,劉小雨覺得自己的確太自以為然了。

      如果換做是她的話,這樣的事情經歷了一次之后永遠都不會像經歷第二次了,因為你無法肯定第二次之后你還能這樣幸運的活下來。

      劉小雨此刻也明白了楊間以前為什么要逃避靈異事件了。

      逃離危險和絕望,這是每個人都懂得道理,不應該被指責,因為承擔風險的人不是你,當然可以說的高大正義。

      “你是對的。”沉思了半響之后,劉小雨不知道如何回應,只是小聲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楊間說道:“沒有對錯,只有立場不同,當你成為受害者的時候你自然認為我是對的。”

      “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劉小雨又抬起頭來有些復雜的看著他道。

      “謝我什么?”

      楊間道:“我又沒有救你,高志強本身也不打算殺你,只是想要玩你而已,我殺他是因為他影響了我,僅此而已。”

      “時間差不多了,該開會去了,今天的會議應該會很重要,而且之后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處理,你可別瞎給我接什么任務。”

      “你冤枉我,我才沒有給你瞎接任務,以前的任務都是上面指派的。”劉小雨又鼓起了臉蛋,一副有些委屈的樣子道。

      楊間說道;“一個意思,總之有任務就給我推掉,我還想回大昌市養幾年老,不想這么快就死掉,而且我死了對你也沒有好處,下一個馭鬼者可不一定有我這么好說話。”

      “知道了,我能幫你推掉任務就盡量幫你推掉好了。”劉小雨道。

      “這就對了,會議室往那邊走?給我帶路。”楊間道。

      劉小雨說道:“在這邊,跟我來。”

      這次的總部會議極其重要,不僅僅是因為鬼差事件,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隊長計劃正在開啟,一些隊長的備選人都已經來到了大京市,如今一舉一動都能影響亞洲各個地區的走勢。

      會議的地點是在總部一處防空基地內。

      這是挖空了一座山建立的基地,整個基地內什么東西都沒有,就只有一張巨大的圓桌,幾十把椅子而已。

      里面沒有保安,沒有通訊設備,甚至連一些工作人員都沒有,一切都是從簡。

      “就是這里了,我只能帶你到這里,這會議的內容是機密,我沒有權利旁聽。”劉小雨道。

      “好,我知道了。”楊間一個人往前走去。

      這個時候會議以及差不多要開始了,會議桌前已經坐了不少的人。

      有些人他認識,譬如姜尚白,馮全,曹洋,李軍,陳義,郭凡還有一些他不認識,但有過照面,是之前和高志強動手的時候見過的,屬于其他休息室內的馭鬼者。

      不過面對這場會議顯然不是所有人都非常在意的。

      有人趴在桌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玩著一個紙青蛙。

      有人把腳架在桌子上靠在椅子上睡覺。

      有人撐著腦袋好奇的東張西望。

      “鬼眼楊間來了么?”

      楊間的到來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剛才他親手打掉了高志強的一幕可是看在眼中的,再加上他處理過s級靈異事件,又從鬼差事件當中活了下來,名氣很大,有點像是圈子里的明星一樣容易被人留意。

      每一個椅子前面的桌子上都有銘牌,上面寫著每個人的名字。

      座位顯然是早已經分配好了的話,不是亂做的。

      楊間的位置在馮全的旁邊,這樣分似乎是總部有考慮到他們之前搭檔過,一起活過了黃崗村事件和中山市事件。

      “腿哥,還是一如既往的猛啊。”馮全那發黃黯淡,仿佛死人皮一樣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坐在他的身邊楊間聞到了一股腐爛泥土的味道,而且還有一股陰冷的潮氣不斷的侵蝕過來。

      讓人很不舒服。

      如果不是楊間還確信馮全活著,都得懷疑身邊坐著的到底是人還是鬼了。

      馮全是大昌市第一任負責人,成為馭鬼者的時間比當初死在學校的周正還久,自身被厲鬼侵蝕的程度已經非常深了,那層皮膚之下只怕已經沒有了血肉,骨頭,全被墳土給填充了。

      這種侵蝕程度就算是楊間動用高志強的鬼也無法逆轉。

      “猛個屁,這次來大昌市差點栽了,飛機上的事情還好說,只是小打小鬧的一件c級事件而已,可是培訓基地的事情簡直就是噩夢。”楊間搖頭抱怨了一句。

      馮全說道:“話不能這樣說,我最近也被指派了任務,可不是你一個人在忙,但有些事情還真沒你不行,而且剛才聽說你在休息區里干掉了高志強?”

      “他自己玩脫了,把自己玩死了,也不能全怪我,誰讓我還沒有出全力,他就撐不住了呢。我后來也只是替他擦屁股而已,不過這事情帶來的麻煩不小,估計待會兒會議上我還得挨罰。”楊間道。

      “挨罰是應該的,場面上的功夫還得做,不然總部不是太沒面子么?但頂多也只是走個過場而已,你的功勞這么大,這事情就是罰酒三杯而已,如果待會兒嫌吵,你就當是放屁好了,聽完回去就沒事了。”馮全笑著說道。

      “說的有道理。”楊間道;“就這些人么?沒有更多的了?”

      隨后他中止了私聊,掃看了一下桌子前面的那些人。

      巨大的圓桌也只是坐了二十余位馭鬼者而已,算上自己連三十號人都沒有。

      “名單上不止這些,總部不可能把全國各地的頂尖馭鬼者都調來大京市,在其他地方還有分部,重要性不亞于總部,也需要人負責,當然,符合要求的人不會太多,所以我們這些人目前可以說亞洲頂尖的馭鬼者。”

      旁邊一位陌生的人搭了一句話道。

      楊間看了一下那個人,從外表來看很正常,像是一個正常的人,至少身體惡化的不算嚴重,不過這個人卻長相很平庸。

      而且可怕的是,這個人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之外之后就再也記不清他的模樣了。

      他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卻記不清他的相貌。

      “李樂平。”楊間看了一眼他桌子上的牌子,上面有他的名字。

      這個人詭異的很。

      他心中只能這樣暗道。

      一個無法被記住相貌的人,連馭鬼者都能影響,這是很可怕的。

      楊間感覺不到自己有被靈異入侵,也感覺不到自己的思維出現了問題,可偏偏這個張樂平在自己的腦海里就只有名字,而沒有相貌。

      他又想查看一下這個張樂平的資料。

      但是想了一想卻又放棄了。

      走到這一步的馭鬼者資料以及代表不了什么了,他們各自接觸的靈異,隱藏的東西這些都不會被記錄,就算是看到了作用也不大。

      就如他的資料一樣,鬼眼楊間。

      但關于其他的東西資料上卻不存在。

      “你不認識我很正常,但我卻想認識一下你,鬼眼楊間的名頭可時常有聽聞。”李樂平說道:“剛才高志強的事情我也在場,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能否冒昧的問一句,楊間你駕馭鬼的方式應該不是走總部的這種方式吧?”

      楊間目光微動。

      李樂平又說道:“抱歉,我對這方面有所探求,好奇問一問,不方便交流的話就此打住吧,”

      “我是巧合和運氣造成的,的確用的不是總部的方式,”楊見道。

      這也沒什么不能透露的,有心人的話調查一下也清楚了。

      自己沒有來一次大京市,卻已經駕馭了三只鬼,哪怕是傻子都猜得到自己肯定掌握了某種特別的方法可以駕馭厲鬼。

      他解釋為巧合和運氣,也是打消其他人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免得對自己產生什么想法。

      畢竟人皮紙的存在也只有王小明推測出來了,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種特殊的靈異之物。

      “巧合和運氣?呵呵,是啊,能活下來的確是巧合和運氣,我也是這樣。”李樂平笑了笑沒有繼續下去這個敏感的話題。

      “楊間,會議開始之前和你說句話。”

      忽的,不遠處有人敲了敲桌子,木質紋路的桌子卻傳出了清脆的金屬聲。

      敲擊桌子的是姜尚白,他此刻皺著眉頭看了過來。

      “你想說什么?”楊間目光對上了他。

      “今天你打掉了高志強?”姜尚白道。

      楊間笑了笑:“你又不姓高,管那么多做什么。”

      姜尚白沉著臉道:“高志強是朋友圈的人,你這樣因為一個女人的事情隨便就打掉了他這事情你很難向朋友圈交代,如果你不知道朋友圈這三個字意味著什么,我建議你去向旁邊的馮全多打聽打聽。”

      “朋友圈?”

      楊間臉上的笑容收斂,他目光銳利起來,這是他第二次聽到朋友圈三個字了。

      第一次是在平安酒店聽李瑤說的。

      現在他從姜尚白口中聽說了。

      “我要打掉他,難不成還要經過那個什么狗屁朋友圈的同意?交代?呵呵,我需要向一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勢力交代么?”

      楊間也是敲著桌子強勢回應道:“真把我當三歲小孩了么?搞這一套東西來嚇唬我,朋友圈的人敢來挑事的話我現在就把它打掉,讓朋友圈變成死人圈,s級的厲鬼我都能拼掉,如果不信的話可以試試看。”

      “你能限制餓死鬼是因為那棺材釘吧,沒有那東西你也當初只能被困死在大昌市。”有人不太滿意楊間這種態度,冷不丁的頂了一句。

      楊間冷笑道:“誰告訴你棺材釘就只有一根?”

      那人目光閃爍,頓時閉嘴不語。

      這句話透露出來的信息很大,如果楊間擁有第二枚棺材釘的話,在座的所有人都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了。

      “姜尚白,這個時候你說出這樣的話,是不是你就是朋友圈的人?”楊間不理會那個杠精,而是盯著姜尚白道。

      姜尚白此刻臉色變化不定,目光格外陰沉,他的確是朋友圈的人,可是見識到了楊間硬生生的入侵過鬼差鬼域的一幕,再見到了楊間的強勢還有他剛才那句話中透露出的可怕信息。

      一時間,他有點進退兩難了。

      如果在這里承認自己是朋友圈的人,這個楊間不會跳過來當場打死自己吧?

      雖然可能性很小。

      但別忘記了,高志強可是剛死沒有多久。

      在總部打掉馭鬼者的事情楊間已經開了先例,他不想成為第二例。

      如果在之前姜尚白或許還有有點底氣,甚至有些優越感,畢竟自己駕馭了三只鬼。

      可是這個楊間也駕馭了三只鬼。

      自己對上他毫無優勢,只有劣勢。

      “沒必要因為這事情給自己招惹是非。”姜尚白雖然陰沉的有些可怕,但卻閉嘴不語,沒有接楊間的話。

      楊間見其沒有回應,也就收回了目光。

      但他基本上已經可以確認了,這個姜尚白就是朋友圈的人,只是這家伙不是那種容易沖動的人,怕自己當場翻臉動手而已,所以忍下了這口氣。

      “如果這個姜尚白真敢為高志強出頭的話,今天就打掉他。”楊間微微瞇著眼睛,渾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有些人打痛了自然就不敢再冒頭了,因為那個時候他們就要考慮冒頭被打掉的風險。

      軟弱只會招惹更大的是非。

      楊間一向信奉這一點。

      當然,他也不會主動的惹事,不然到處拉仇恨的話,只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時間一點點過去。

      參加會議的人差不多都到齊了。

      但會議并未召開。

      副部長曹延華,教授王小明,還有那個疑是民國時期的老人,這些關鍵人物都沒有到場,似乎是被什么事情耽擱了。

      不過會議桌上大多數人很沉默,各做各的事情,也沒有顯得很急躁,該睡覺的睡覺,玩手機的玩手機,折青蛙的折青蛙,甚至還有女性馭鬼者補起了妝。

      如此懶散,毫無紀律的樣子,讓人很懷疑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誰能想到,就這么一桌子人,卻能決定無數人的生死,乃至于影響全球的局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