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65章鬼欺騙鬼

  • 神秘複蘇 - 第465章鬼欺騙鬼字體大小: A+
     

    “呵,呼!”

    黑暗之中傳來了一個人拼命奔跑的喘息聲,盡管聽這呼吸已經疲累到不行了,但那個人卻始終不敢停下腳步來。

    黃子雅手中拿著鬼燭,眼中透露出深深的恐懼,獨自一個人奔逃著。

    她不敢停下來。

    因為她能感覺到附近的頭頂上,有無數根垂落下來的鬼繩正在向著她飄過來。

    她需要爭取時間。

    給楊間他們爭取最后的機會,只有這樣,所有人才有可能活下來。

    可是,當時鼓起的勇氣無法一直支撐她。

    當周圍黑暗開始侵蝕視線,當自身已經迷路,周圍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孤助無援,恐懼來襲,黃子雅一邊跑著一邊哭了出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神已經快崩潰了。

    不過,黃子雅手中卻死死的捏著一個怪異的布娃娃。

    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楊間說過,關鍵時候只需要滴一滴血在上面,這布娃娃可以救自己一命,保證自己不會被鬼繩殺死。

    黃子雅覺得自己真傻,楊間說的話可能是騙自己的,因為當時需要一個人主動犧牲,爭取時機。

    她感到無比的后悔,早知道的話就不應該主動的沖出來。

    然而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黃子雅現在只能相信楊間的話,相信手中的這個布娃娃真的有效果,也相信這次的行動真的可以成功。

    黑暗之中,她的喘息聲越來越沉重了,奔跑的速度也越來越慢了。

    體力無法支撐黃子雅繼續下去。

    很快,她就會累趴在地上,而那個時候就是她使用這個布娃娃的機會。

    就在此刻。

    楊間那邊的機會已經來了。

    他成功的取下了這只鬼的臉。

    看著這張染血的舊報紙上那張皮膚發黑,安詳詭異的死人臉,自己的心中不由冒出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這種篡改記憶真的有用么?

    如果沒有用,那接下來怎么辦?自己所有的手段都用盡了,一切能用上的東西都用了出去。

    可以說,拼到現在,自己已是一無所有,就連自身也面臨著厲鬼復蘇的危險,如果還失敗的話,那就只有絕望的等死了。

    鬼此刻失去了活動的能力。

    因為楊間,張雷,王江他們等人的合作,將這只鬼的數量壓制了八個。

    鬼剩下的能力選擇了鬼繩,雖然剛才一番無差別襲擊差點殺死了所有人,但是后果就是自身失去了行動能力,因為駕馭鬼繩自身是不需要有動作的,鬼繩會自行去殺死其他人。

    而又因為,楊間他們并未形成絕對的壓制,所以也無法觸發鬼重啟的能力。

    失去了行動的鬼,又無法重啟進行第二波襲擊,現在也就只能如一具尸體一般僵硬的站在這里。

    像是死機了一樣。

    所以這是絕佳行動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卻是楊間拼光了所有家底,冒著數次的生命危險才創造出來的,而且這機會絕對不可能會有第二次,也無法被復制,就算是同樣的條件,再來一次的話,他都不可能保證能走到這一步。

    沒有浪費一秒鐘的時間。

    他快速的撿起了那張染血的舊報紙,準備開始篡改這只鬼的記憶,讓這只鬼誤判自身鬼的數量。

    眼下鬼擁有的數量應該是9,那么要讓鬼誤判自身的數量改變成為多少合適呢?

    直接讓他鬼的數量認定為1?

    楊間目光微動,想要動手更改,可是隨后卻又僵住了。

    可就算是鬼的數量更改了,但這又這么離開這里呢?頂多也就是保證接下來的一段事件所有人不會被鬼襲擊罷了,但是這片鬼域還是無法走出去。

    這個鬼域簡直就是無解。

    “篡改記憶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把臉還回去,很有可能出現我想不到的變化,到時候如果不能起到預料當中的作用話,那么這次機會就白白浪費掉了。”楊間不敢大意,他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楊間,鬼似乎無法動彈了,可是附近的鬼域還在,看不到離開這里的路,接下來怎么辦?”王江環視遠處的一片黑暗,依然顯得很恐慌。

    鬼是制住了,但是接下來呢?

    張雷道;“別吵,楊間正在想辦法,都走到這一步了,可以證明了楊間的方法是正確的,我能感覺這是最后一步了,這一步絕對不能出錯。”

    “那得快點,我看見錢毅好像快不行了,要死了。”另外一位陌生的馭鬼者負責觀察周圍。

    他看見吊在半空中的錢毅此刻已經因為流血過多而昏迷了過去,雖然還有呼吸,但距離死亡估計不遠了。

    “另外,我也不能肯定那個黃子雅能撐多久,鬼繩全部奔著她去了,如果她死了的話,馬上我們又要面臨被吊死的危險了。”

    “幫不上忙就閉嘴。”楊間此刻回頭怒喝了一聲:“剛才你不敢拼命,現在倒是學會說風涼話了。”

    那人被這一喝當即乖乖的閉起了嘴巴,不敢反駁。

    楊間心中不敢隨意的決斷,盡管篡改記憶對他而言無比輕松,但帶來的后果他是無法承受的。

    “再給我一次信息提醒,這次我活不了,你就陪我一起留在這里。”

    他一咬牙,摸出了人皮紙。

    之前過時的信息方案不完整,也無法實行,現在走到這一步了,他需要一個新的信息指引。

    畢竟之前的方案可沒指望楊間能夠壓制足鬼。

    可以說,走到這一步,甚至是超過了原本方案之中的預期。

    人皮紙此刻并沒有裝著沉默,或許它也感覺到了眼下形勢的緊張,一旦錯過了時機,楊間會死,它也會被留在這里,然后落到這只鬼的手中。

    很快,人皮紙上的字跡快速的浮現了出來。

    “我叫楊間,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死了......當時身處于培訓基地的我經過了好幾次的兇險終于將那只鬼給限制住了,但這種限制不會持續太久,我必須想辦法利用這個機會離開這里,按照我之前的計劃,是集結兩批人,同時滿足不落單的條件,然后利用鬼燭將鬼引走......但當時的我看到那個方案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那個方案注定不可能實現,但我依然掌握著一個契機,讓鬼誤判自身鬼的數量,從而利用鬼的某種特性,從這片鬼域里脫離出去。”

    “我試過讓鬼將自身的數量誤判成1,然而結果是......我們團滅在了培訓基地。”

    詭異的字跡浮現,仿佛透露出未來的一個可怕結果,篡改鬼的記憶,讓鬼誤以為自身的數量是1,竟會引來團滅的結局。

    楊間見此眸子一縮。

    鬼的數量不能誤判為1,那么最小的數量都不行,其他的數量肯定也不行,2,3,4......這些似乎都沒有區別。

    “難道是0。”楊間腦海之中想到了一個數字。

    如果讓鬼誤判自身的數量是0那么結果會怎么樣?

    自己否定了自己的存在?

    “我嘗試過讓鬼誤判自身的數量為0,然而結果我還是死了。”人皮紙上,接下來浮現的這句話直接讓楊間臉色一沉。

    0也不行么?

    那這么說來,這豈不是走上一條死路了。

    但是人皮紙上的字跡這個時候卻不吝嗇的繼續浮現:我當時嘗試過好幾種篡改記憶的方案,甚至有考慮過植入一些記憶控制這只鬼,但所有的方案都失敗了,因為篡改記憶的能力持續的時間很有限,一旦我松開這只鬼的限制,篡改記憶的能力將會被強行抹除,畢竟這只鬼能壓制其他任何鬼的能力,包括我手中的舊報紙。

    楊間見到這句話頓時臉色格外凝重了。

    篡改記憶的事情只能在自己壓制鬼的期間完成,造成的影響也只有這被壓制的時候。

    一旦松開壓制,鬼的能力會強行抹去篡改記憶的能力。

    “難不成真的要死在這里么?”楊間感覺能活下去的機會已經想當渺茫了。

    就算是人皮紙這個時候也想不到一條活路出來。

    可是想不出來活路的話,這人皮紙為什么又要說這么多廢話?

    驀地,楊間意識到了什么,死死的盯著手中的人皮紙。

    它亦或者是有一個方案,卻很可能不太愿意拿出來。

    這個方案興許會對人皮紙產生一些不好的影響,亦或者這會讓楊間從中獲利,使得人皮紙對楊間的依賴越來越小。

    “不想說出方案么?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死在這里吧,就如同當初在學校的時候一樣,反正我的命那個時候也是你救的,大不了回到了原點,就當我們從未走出過七中好了。”楊間盯著它開口道。

    他在賭。

    賭人皮紙在同樣的環境之下,不愿意待在這鬼域里,上次敲門鬼的鬼域之中人皮紙就不愿意被遺失,如今這鬼棺中的鬼域里它如果遺失了的話,那絕對沒有重見天日的時候。

    人皮紙上面的字跡在快速的消失。

    消失到最后余下的筆跡組合成了一句歪歪扭扭的話:讓鬼誤判自身數量為3,這是唯一活下來的機會。

    “3?”楊間目光微動。

    為什么會是這個數字。

    然而不等他多想,組合而成的字跡消失了,最后又浮現出了一句話:一旦鬼誤判了正確的數量,將會解除對我們的壓制,同時開始重啟,而我會趁著那個時候立刻肢解鬼,將那蘊含三只鬼的釘子取走。

    “我明白了。”楊間頓時睜大了眼睛,瞬間理解了人皮紙上的這句話。

    先讓鬼誤判自身的數量為3,然后自己再取走三只鬼。

    如此一來,鬼重啟之后就會認為自身鬼的數量是0。

    這種誤判,不是篡改記憶形成的,而是鬼自身理解出錯,畢竟這是自己欺騙了自己,鬼總不能無法相信自己吧。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重啟之后的鬼將會一直認為自身鬼的數量是0。

    而如果是0的話,鬼還會開始殺人么?

    “匪夷所思的詭異方案,連鬼重啟的能力都能利用,這人皮紙當真是邪門而又可怕。”楊間此刻驚喜之余有越發的忌憚了。

    可現在顧不上在意人皮紙如何詭異了,他立刻就開始行動起來。

    楊間一只手還能動,不過一點也不影響,他開始立刻篡改鬼的記憶,讓鬼誤判自身鬼的數量為3.

    為了確定篡改記憶成功,他將一些重要的內容反復書寫了好幾遍。

    最后確定無誤之后,他拿著這張染血的舊報紙,連同上面那張閉著眼睛,一臉安詳詭異的死人臉再次覆蓋在了鬼的頭上,將上面的臉給其放回去。

    到現在為止。

    所有的行動都結束了,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楊間此刻的心提了起來,他需要抓住時機立刻用鬼手深入鬼的身體里,取走那三只鬼制作而成的棺材釘。

    一旁的張雷,王江看見楊間那些詭異的行動,雖然不明白,但也不敢問,他們也知道這是楊間在想辦法進行下一步的行動,所以沒去打攪。

    人皮紙,染血的舊報紙雖然平時不愿意暴露出來。

    可這個時候真暴露出來的話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畢竟他們只是看見了楊間手中有這東西,并不知道這東西的能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