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39章驟至的黑暗

  • 神秘複蘇 - 第439章驟至的黑暗字體大小: A+
     

    培訓基地的課程安排的很緊。

    楊間才剛剛聽完了白教授的一趟講課,連屁股都沒有坐熱,就被培訓基地的教官拉到了靶場之上練習槍械射擊,以及一些基本武器的使用。

    不求熟練,但求會用。

    畢竟很多人都是一輩子沒有接觸過槍械的,而這些人一旦上任之后都會有配槍,所以這種課程的確是很重要。

    折騰到了傍晚,有些人就已經累的不行了。

    但這只是第一天,明天的課程依然緊湊,但對楊間而言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很大,不過對于新人來說,這些課程的確是很重要,可以快速的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一位具備一些專業知識和能力的國際刑警。

    盡管有些趕鴨子上架的意思,但這種特殊時期也并不能強求那么多。

    “楊間,你不去休息么?”靶場上,張雷看著楊間那機械式的更換子彈,一把手槍單手拿著。

    隨著一連串的槍響,他的胳膊都沒有抖動一下,所有的子彈都命中遠處的靶心。

    “既然來了就好好玩玩,休息的話隨時都可以。”

    楊間看了看旁邊兩箱子子彈:“我準備打手槍打到天亮,你有興趣一來么?”

    不限量的子彈供應,只要你有這個體力和精神,每一位參加培訓的人都可以一直在這里訓練下去。

    “我對這個不太感興趣,這種訓練對處理靈異事件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我更加在意的是之前白教授的一番理論。”張雷放下手槍走了過去道。

    楊間道:“的確是很有趣的理論,也足夠完善了,我覺得某個時機到了的話應該可以推廣開來,只是不知道,我們這類人又會在這個恐怖而又絕望的世界里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亦或者我們根本就活不到那個時候。”

    “只是再有趣的理論也改變不了殘酷的真相,該面對的東西還得面對,所以沒必要太在意。”

    “目前的這種狀態下你覺得你還能活多久?”

    忽的,他手一停,看向了他。

    張雷沉默而了一下道:“無法駕馭第二只鬼的話,最多兩個月左右,好在這一次總部同意了給我一個名額,讓我嘗試駕馭第二只鬼。”

    “這的確是要賭一把。”楊間道。

    因為駕馭兩只鬼以總部的方案不是百分百成功的,目前的幾率雖然有所提升,但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而且這個幾率很難再提升上去了。

    一旦失敗,就是厲鬼復蘇。

    不過在嘗試的時候肯定會做好一切的防范手段,確保不會釀成一件可怕的靈異事件。

    “那你繼續訓練吧,我不打攪你了。”張雷見到楊間一副專心訓練的樣子,也就不好意思打攪,他也累了,需要回宿舍休息。

    楊間并不是在專心訓練。

    他雖然在不停打著手槍,訓練著槍法,但他的思緒卻不在這方面。

    張雷的情況不妙,他的情況也同樣不妙。

    而且和張雷不一樣的是,他是已經駕馭了兩只鬼的人,并且還讓一只鬼死機了,也就是說他要克服厲鬼復蘇的問題情況會更加復雜,既要考慮消除無頭鬼影的本能帶給自己的影響,又要壓制即將復蘇的鬼眼。

    只要任何一步走錯,楊間就會當場死去。

    要么被無頭鬼影控制,要么死于鬼眼復蘇。

    “不完美的復活,存在著陷阱么?王小明說的話不無道理,從我第一步使用人皮紙的方法復活的時候就已經被利用了,走進了一個陷阱里。”

    楊間臉色陰沉,他手中的手槍火光四射,卻絲毫發泄不了他內心的壓抑。

    “要么,按照人皮紙的方案繼續走下去,要么拒絕它的方案,但這樣一來幾乎不可能存在其他的方法可以解決我目前這種情況,因為我的這種情況太復雜了,尤其是在王小明的實驗失敗之后。”

    利用鬼棺將人轉化成為厲鬼,這種實驗一旦成功的話,帶來的影響將是翻天覆地的。

    王小明能以一個普通人的智慧走到這一步,的確是很厲害。

    可惜失敗了。

    這種失敗也堵死了楊間的一條路。

    而剩下人皮紙的方案也因為上次童倩的鬼臉事件,讓他心里蒙上了一層陰影。

    人皮紙的方案不能再用了。

    就算是真的有效,可誰也無法判斷它在這方案里藏著一個什么樣可怕的陷阱,要是一旦踩中了,楊間同樣會死,而且它的方案也不是百分百的成功率。

    陷阱和失敗幾率的雙重顧忌下,楊間已經不敢賭了。

    “人皮紙和王小明這邊沒有指望的話,也省下的唯一方法就是鬼櫥了。”他目光微動,新的一個彈夾換上去,槍聲炸響,昏暗的天空下火光再次冒起。

    “但我和鬼櫥之間的交易還沒有完成,鬼櫥要我找到那張照片上的人,疑是干尸新娘,但干尸新娘的位置我跟本無法確定,上次在那輛詭異的公交車上,所有的鬼都下了車,干尸新娘也下了車。”

    “之后,干尸新娘殺了那個叫張浩的男乘客,然后被我重新登上公交車甩開了,如今誰也不知道這鬼東西到底在什么位置了。”

    楊間回憶那片詭異的地方。

    那根本就不是在國內,也肯定不在國外,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那處無法形容的可怕之地。

    疑是一個靈異空間。

    可給鬼櫥總不能寫上一具“它在某個地方吧”。

    鬼櫥肯定沒有那么好忽悠的。

    楊間做過實驗,那東西也是一種無法解釋的詭異之物,必須準確而又真實的完成它的要求,耍滑頭的話,弄不好那玩意就放鬼出來追殺你了。

    到時候如果彌補不及時,他很有可能會被鬼櫥放出來的鬼殺死。

    “等等,我不知道那干尸新娘的位置,那人皮紙應該知道,它給我活下去的方案可能有陷阱,但給那干尸新娘的位置卻肯定沒有陷阱,就算是有陷阱也不怕,我有不打算和那干尸新娘進行接觸。”

    楊間目光微動。

    他腦海里,暫時想到了一個解決自己問題的方案。

    通過人皮紙的那透露出來的信息,完成鬼櫥的要求,然后再接著完成交易后的機會提出自己的要求。

    譬如提出讓鬼櫥幫自己解決厲鬼復蘇的問題。

    “不,不行。”

    楊間目光微動:“這種直接要求鬼櫥解決自身問題的代價肯定很大,雖然鬼櫥雖然有可能會替我完成,但是下一次鬼櫥提出的要求將會可怕到我無法完成的地步,而我在無法拒絕的情況之下,或許只有死。”

    他得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不可能就顧著這次交易成功,而忽略了以后,因為難保自己下一次身體不會再出問題。

    “當初那古宅的原主人留下鬼櫥,并且放在第二間房里鎖死,還留下了告誡的話,一定是有原因的,他那留下的那句:你將擁有一切,也將失去一切的警告語是擔心我無法控制內心的欲望,和鬼櫥的交易一下子做大,最后斷絕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繼續開槍射擊,楊間覺得自己腦海之中的一個方案并且逐漸的清晰起來。

    可惜,自己身邊沒有一個頭腦足夠聰明,又信得過的人參考分析,否則的話他也不至于靠自己揣摩這些鬼東西的規律。

    楊間覺得,和鬼櫥的交易是從小到大,一步步升級的,這次鬼櫥只是讓自己尋找那干尸新娘的位置,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不能一開始就將交易的級別拔高,必須把握一個很好的分寸,否則一旦超出了個人的能力范圍,那就意味著自己走上了一條死路。

    “如果要以最小的代價,讓鬼櫥給我帶來最大的收益,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楊間手中的子彈打光,但他卻僵在原地,手臂依然舉在半空之中沒有放下來。

    “讓人皮紙給我制定一個活下去的方案,然后交給鬼櫥修改方案,這樣或許能把方案里面的陷阱給拆掉,而只是修改方案的話代價應該可以承受。”

    “對,就這樣。”

    想到這里,他眼睛頓時一亮,心中的壓抑瞬間散去了不少。

    既然這些鬼東西都很詭異,那就讓它們相互斗起來。

    利用鬼櫥彌補人皮紙的缺陷。

    “既然如此那先試試第一步,看看能不能通過人皮紙確定那干尸新娘的位置。”楊間放下手中的槍,從旁邊的行李袋里取出了一個金色的盒子。

    這是放置人皮紙的盒子。

    雖然人皮紙平時拿在手里都沒事,但楊間不太放心,還是把這玩意當做厲鬼一般關押。

    可就在楊間在準備打開盒子的時候。

    培訓基地外,一片莫名詭異的黑暗正在悄無聲息的蔓延過來。

    先是遠基地門衛的燈光熄滅,隨后附近的幾棟樓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寧靜,驟然被黑暗吞沒的宿舍樓里傳來了幾位馭鬼者的驚慌不安的聲音,然而很快靶場里的探照燈忽的黯淡了一大截。

    周圍的環境也莫名的陰冷起來。

    只是楊間的注意力都放在手中的這張人皮紙上,他對遠處出現的異常一時間并未留意。

    人皮紙上如往常一樣冒出一句:我叫楊間,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死了......

    而后這句話還不等徹底寫完,隨后就已經消失不見了,接著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大字,這個字占滿了人皮紙。

    “鬼!”

    “嗯?”楊間頓時皺起了眉頭,同時隱約覺得身體里的鬼與有種莫名的躁動。

    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感覺,這種感覺出現一般來說就意味著兩種情況。

    要么,他要厲鬼復蘇了,要么......周圍出現了異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