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37章第1堂課

  • 神秘複蘇 - 第437章第1堂課字體大小: A+
     

    楊間聽張雷這么一說,再加上白教授的正在講課的一些內容,就大概明白了總部的意圖。

    靈異事件的出現本身就不正常,但隨著這靈異事件的不斷發生,知道鬼存在的人越來越多,這就需要給全國,乃至全球一個合理的解釋了,消除大部分的心中恐懼,不說徹底克服恐懼吧,至少要降低。

    而如此一來就需要一套讓所有人信得過,且又沒有破綻的言論了。

    只有這樣,靈異事件的恐怖和詭異才會被遮蓋,全球基本的秩序才不會崩潰。

    但要編制一套所有人都信得過的謊話,毫無疑問,只能從過去的歷史中搜尋,因為所有人都信服歷史,而似白教授這樣的頂尖文學家,他們的目的就是從這些歷史當中截取一部分資料,然后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套全新的說辭。

    當然,也要盡可能的忽略這故事之中的漏洞。

    也許這套說辭經不住仔細的推敲和考量,但只要宣傳足夠的話,絕大部分人也就會相信了。

    楊間試圖追尋過去,尋找答案,但失敗了,因為答案只存在未來,厲鬼復蘇的不斷進行,真相才會逐一浮現,就如同今天他了解了棺材釘的真相一樣,遲早有一天也會了解鬼的真相,不過對于白教授的一番另類說辭,他還是頗感興趣的。

    白教授繼續站在講臺上講課:“縱觀全球的歷史,鬼的這個詞幾乎是伴隨著人類的歷史發展進程而一直存在著,只是在各國的文獻,歷史記載中,鬼的稱呼略有不同罷了,那東西可以叫做鬼,也能是幽靈,亦或者是邪靈,亡靈,諸如此類的。”

    “當然稱呼并不重要,不是么?”

    “而我國的歷史對鬼就記載的更加詳細了,無論是哪個朝代,正史野史,乃至于民間傳說,都少不了鬼這個詞的出現,可見這東西是有著歷史根據的,并非空穴來風,也并非憑空捏造。”

    “你這簡直就是在放屁,故事的鬼和我們遇到的根本就不是一類,書上記載鬼害怕道士,桃木劍,你覺得我們遇到的那玩意會怕這個?要不你讓一個道士拿著桃木劍來捅我試試,如果捅不死我,那我就捅死他,看看誰先死。”

    有一個人聽到這里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當即站了起來,十分羞惱道。

    把恐怖的靈異事件曲解成這樣,那他們這些人算什么?

    豈不是一坨連木頭都不如的狗屎?

    “你先坐下,這只是我個人的見解,你們可以不當真,我只是闡述我個人的觀點而已,還希望你們耐心的聽下去。”白教授修養很好,并不生氣,只是示意那位人坐下。

    楊間臉色很平靜,他覺得那個人脾氣太大了,很不鎮定。

    這節講課明顯就是為了消除大多數人對鬼的恐懼而開設的,從一個歷史文學的角度來揭破鬼的身份,讓未知的恐懼變的不那么可怕。

    把這堂課當做是心理安慰課好了,沒必要因為這點爭執起來。

    白教授繼續講課下去,他從人類歷史的起源開始,講到了一些關于歷朝歷代的神鬼志異的故事,這些故事都是明確記載了的,可以經過考究,是特意賽選出來作為素材的。

    有些人不以為然,有些昏昏欲睡,有些人干脆玩起了手機。

    如果這群人是一群學生的,可以說全部都是差生,考試起來一個及格的都不會有。

    “對了,說到目前的國際刑警這個職位,其實也是經得起考究的,這是一個自古就存在的職業,并非只是憑空捏造出來的,只是時代不同,稱呼不同,所以每個人的理解也就不一樣而已,你們以為不存在的東西,往往追尋歷史的腳步,都能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白教授拿起粉筆,轉身一邊書寫一邊道:“國際刑警的職責是負責一座城市的靈異事件,保護一座城市的居民不被厲鬼侵害,這種職務其實在古代已經出現了,只是那個時候不叫國際刑警而已,那個時候稱其為......城隍。”

    “城隍之責,乃是緝拿惡鬼,庇護一方,是不是和你們的性質很類似?”

    白教授轉過身來,后面的黑板上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清晰醒目:城隍。

    楊間看見這個詞眉頭當即微微一皺。

    國際刑警......城隍。

    兩者之間的確很相似,像是時代不同的產物而已,本質趨近一致。

    “城隍都整出來了,你咋不去請如來佛祖來抓鬼呢?也別靠我們這些馭鬼者了,往廟里燒幾根香,磕幾個頭,靈異事件就解決了。”

    剛才做下去的那個人又脾氣上來有些惱怒道:“這種歪門邪說也好意思拿出來給我們講課?”

    白教授依然不生氣,只是笑了笑。

    “喂,這位朋友你就不能安靜一點么?別動不動就放屁,放屁。”張雷此刻臉色僵硬的轉過去,警告那個人道。

    “我和你說話了么?難不成你也認同這種歪門邪說?那你出任務的時候是不是也要去廟里燒香,祈禱神佛保佑?”那人冷哼一聲:“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自己面對的到底是什么,整出這些東西對我就是一種侮辱。”

    “老子好不容易活下來,面對那么恐怖的東西走到現在,可不是靠神佛保護。”

    “沒有人強迫你接受這些,我只是希望你對別人白教授放尊重一點,這里是培訓基地,不是外面菜市場,別動不動就罵人,沒有人慣著你的脾氣。”張雷沉聲道。

    “好了,好了,都冷靜一下,不礙事的,大家就當是聽聽故事,沒必要爭執起來,我的講課不對,罵兩句也很正常,畢竟誤人子弟也的確該罵。”白教授勸解起來,依然很和氣,沒有絲毫動怒的樣子。

    “很不錯的理論,白教授你繼續講課,如果有人再打攪的話,我不介意把那個人丟出去。”楊間倒是比較感興趣繼續聽下去,此刻他揮了揮手示意了一下道。

    “誰這么囂張,敢丟我出去?”那男子怒道。

    楊間轉過頭看著他:“我就這么囂張,如果你不保持安靜的話,我讓你活不到上任。”

    那男子看見楊間時當即怔了一下,剛想反駁卻又立刻把話堵在了嘴邊。

    這人是......鬼眼刑警楊間。

    得罪不起。

    硬生生的吞下了這口氣,他只得老老實實的坐了下去。

    這批人之中都有一個共識,和誰作對也別和楊間作對,自己和楊間不是一個級別的人物。

    隨著楊間的一開口,整個課堂里立刻就保持了安靜,沒有一個人再敢閑言閑語了。

    “白教授,請繼續。”楊間道。

    白教授略帶感謝的笑了笑,然后繼續講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