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20章浮出水面的尸體

  • 神秘複蘇 - 第420章浮出水面的尸體字體大小: A+
     

    當沈良接到楊間的這個電話時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什么?

    林山厲鬼復蘇了,張雷栽了?

    一場原本只是普通的刑事案件突然就演變成為了一場靈異事件,而且還有馭鬼者死亡,這樣一來事件可就一下子升級了,還不只是升一兩級那么簡單,如果情況屬實的話整個大京市都要為之震動。

    因為不能肯定這靈異事件的級別,所以只能以最高規格來處理。

    但真這樣做了,沈良這個隊長立馬就要引咎辭職,結局不會比趙建國好到哪里去。

    “楊間,你開什么玩笑?林山厲鬼復蘇了?這真的假?我看過他的檔案,和他也進行過一些接觸,他的極限不可能這么快到來,至少還有十天左右。”沈良語氣很焦急,甚至有些驚慌和不安。

    楊間道:“誰都不敢肯定自己會在什么時候厲鬼復蘇,你估算的了那個林山厲鬼復蘇的時間?沈隊,醒醒吧,說不定是那家伙騙你呢?如果他快死了,換做是一個腦子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往外說,因為說出去的話他就沒有了救治的價值了。”

    “另外,林山的檔案有很大地方的缺失,尤其是他有關于厲鬼這一塊,雖然每個馭鬼者或多或少都會隱藏自己的能力信息,可他這樣一字不漏,明顯問題很大。”

    “可就算是這樣張雷也不可能這么快栽啊,他不是和你在一塊么?”沈良又咬著牙道。

    林山真的死了這樣的結果還在接受范圍之內。

    要是張雷也栽了,那事情就麻煩了,一件小事件折了兩個馭鬼者,這個責任他擔不起。

    “是意外。”

    楊間平靜道:“通往林山房間的走道里有一段路的積水,看著不正常,我不建議趟過去,他聽到房間里有林山的聲音覺得他還沒有厲鬼復蘇,是個機會,所以趕忙走了過去。”

    “結果有點意外,不足半米高積水把他淹沒了,他就這樣詭異的消失在我面前。”

    “這種情況之下你讓我怎么救?”

    聽這么一說,沈良也的確沒有資格去埋怨楊間的不對,真發生了靈異事件的話什么意外都有可能發生,沒有一位馭鬼者可以保證自己就一定能活下去。

    “那這事情你能解決么?”沈良咬著牙,仿佛在含淚割肉一樣。

    雖然他和楊間打交道不久,但對以前趙建國手下的這個人還是印象深刻的。

    楊間能力很強。

    成為馭鬼者至今,解決過不少靈異事件,沒有失過一次手。

    楊間道;“之前我對上那個還未死亡的林山我把握還是有的,但如果待會兒搭上一個張雷,這就不好說了。”

    “張雷也許還沒有死,他的情況很特別,不容易被鬼殺死,你再查探查探,這樣吧,這事情如果解決,我給你五根鬼燭,這是我最后一口價了,我目前能做主的資源就這么多。”沈良咬著牙道。

    “我不要過程,只需要這事情解決,哪怕你把整棟樓給弄沒了,也沒關系,這里是大京市,絕對不能讓靈異事件失控。”

    “沈隊你還真窮,白色的鬼燭我能用到的時候很少,那玩意很危險,不是能隨便亂點的,所以三根和五根差距不是很大,這樣吧,三根鬼燭再加把林山的那個駕馭第二只鬼的名額給我,反正他這樣子也用不上了。”楊間隨口道。

    沈良想說楊間手中不是有一個名額么?

    隨后他才想起來了,這家伙把駕馭第二只鬼的名額送給了靈異論壇的一位馭鬼者。

    “好,答應你。”沈良說道。

    “電話我錄音了,可別想反悔。”楊間道。

    沈良說道;“保證不會反悔,但拜托你一定要將林山的事情給解決。”

    “不能說保證,只能說盡量吧。”楊間說話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那積水的走道里突然冒起了一連串的水泡。

    積水在翻滾,一個巨大的陰影出現在了水中。

    那陰影的模樣,像是一個人。

    “我這里有情況,不說了,掛了,你那邊用衛星定位手機接聽吧,也不知道你們這手機放不防水。”楊間掛掉了私人電話,將衛星定位手機掛在了胸前,并保持通話狀態。

    前面那安靜的連漣漪都沒有積水之下此刻突然浮出了一個人。

    那個人應該已經死了,身體一半浮在水面上,背朝上,臉朝下,微微卷縮著,一動不動,略顯僵硬。

    “不是張雷,是之前酒店里的女服務員。”楊間目光微微一凝。

    那是一具女尸,穿著酒店女服務員的制服,看樣子是剛死不久,皮膚還保留著一些血色,沒有被泡的發腫,腐爛。

    但這具女尸來的詭異。

    因為從積水的高度來看,如果這里面漂浮著一具女尸的話是無論如何都能發現,他還不至于眼瞎到這種地步。

    “現在當務之急是要確定那個林山到底死沒死,如果死了,并且真的厲鬼復蘇了,沈良這份工資我還真不能去拿,畢竟現在我的狀態已經出現了問題,條件并不允許我長時間動用厲鬼的能力,而且還有一個生死不知的張雷。”

    楊間心中盤算著利弊得失,同時考慮下一步的行動。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情況卻又突然有了變化。

    前面那漂浮在積水上面的尸體突然動了一下,隨后伴隨著一陣破水聲響起,這具尸體被一只手猛地掀開了。

    一個腦袋越出了水面,并大口的呼吸著。

    “可惡,差點就沒命了。”張雷喘著粗氣,本來就僵硬的臉色此刻更加難看了。

    他代號食鬼者,雖然比不上鬼眼刑警,但也算是兇名赫赫了,差點在這小水溝中被淹死。

    楊間略感意外:“你居然回來了,還以為你已經沒有救了,剛才我都在向總部那邊報告情況,讓他們那邊準備準備。”

    “你說的對,這里的確很危險,我花了一些代價才掙脫出來了,這個林山果然不簡單,剛才那種情況換做是其他人的話已經死了,絕對不可能活著回來。”張雷臉上帶著幾分后怕,似乎剛才面臨了無比恐怖的東西。

    “沒有死就好,你死了這可就不是一件厲鬼復蘇那么簡單。”楊間說道。

    哪怕他和張雷第一次見,但作為一個正常人的想法,誰也不愿意見到其他的馭鬼者死在自己面前。

    張雷點了點頭,他此刻掙扎的從積水之中站了起來。

    隨著他站起來,這個時候楊間才看見,剛才那個浮出水面被他推開的女尸此刻一只僵硬的手掌死死的抓住了張雷的手臂,盡管已經是一具尸體了,但卻始終沒有松手,似乎要將張雷拖進眼前這片積水的深處。

    “鬼奴么?”楊間神色微動。

    因為從時間上來推斷肯定是這個女服務員先死,隨后張雷遭遇厲鬼襲擊。

    而一位已經變成女尸的服務員怎么可能抓住后面跌入積水之中的張雷?

    所以這被淹死的女尸依然成為了一種新靈異。

    然而張雷才剛剛彎著腰準備起身的時候,隨后他臉色一變,身體往下一跌,讓他險些又栽倒在了水中,幸虧及時扶住了旁邊的墻壁。

    “該死的。”

    他眸子微微一縮,低頭一看,卻看見自己沒入水中的雙腿被一只只浸泡的有些發白,僵硬的手掌給牢牢的抓住,而且力量大的出奇,身體仿佛陷入了流沙沼澤之中一樣,開始緩緩的往下陷入。

    僅僅片刻的功夫,積水已經沒過了他的膝蓋。

    “這些東西想拉我進水里,楊間我不能在這些東西上亂用能力,不然我會死的。”他猛地抬起頭帶著幾分驚恐的看向了不遠處的楊間。

    張雷很清楚,這些鬼哪怕弄掉再多也無濟于事。因為不是源頭。

    所以如果繼續僵持下去的話,要么他死于厲鬼復蘇,要么就被這片積水吞沒,活活的淹死在水里。

    “放心,你死不了。”楊間此刻將鬼眼睜開了。

    一只詭異的眼睛出現在了他的身上,讓他周圍被一層淡淡的紅光籠罩。

    透過這只鬼眼,他看到了前面積水下的情況。

    那看似不足半米高的積水實際上卻是深不見底,宛如一個地獄深淵,水中更是漂浮著密密麻麻的尸體,只是略微一掃就至少幾十具。

    有些尸體是剛死不久,有些尸體已經死了很久了,都已經在水里泡的不成人形了,還有尸體高度腐爛,皮膚在水里已經爛掉了,只有一副猙獰恐怖的殘破軀體。

    然而就是這些尸體卻死死的纏住了張雷的雙腿,讓他無法動彈。

    這么多尸體纏住了張雷,難怪他不能脫身離開這片小小的積水區。

    “那個林山到底用厲鬼的能力殺了多少人了?”

    楊間帶著幾分凝重,確定了情況之后打算動手,先把這個張雷撈出來再說,

    他將鬼域覆蓋周圍大概一米左右的范圍,然后大步往前走去。

    前面的積水對他沒有造成阻礙,看似是走在水中,其實根本沒有直接的接觸。

    沒有接觸這片積水,那水中浸泡的尸體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沒有主動的襲擊自己,依然只襲擊著張雷。

    張雷此刻掙扎抵抗,但卻無法阻止身體繼續下沉。

    此刻積水已經沒過了他的胸前,他已經能夠感覺自己的身上有好幾具冰冷的尸體趴著,就像是背著好幾塊冰冷的鐵塊跳進了湖水里。

    那種感覺就算是你想求生也無濟于事。

    “楊間,快。”張雷伸出手,急忙呼救道。

    “急什么,我有分寸。”楊間此刻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一把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此刻,他就感覺張雷的身下吊著一塊千斤重的石頭,連他都有種要被活生生的拉出鬼域,掉進這片積水當中去的感覺。

    但僅僅只是這樣的話還是不過。

    楊間的鬼影順著腳下一直延伸出去,進入了積水之中。

    那些纏住張雷的尸體立刻詭異的顫抖了一下,隨后齊齊松開了張雷,接著失去了所有的靈異一般,接二連三的浮出了水面,沒有再強行拉著張雷往下面沉了。

    “嘩啦!”

    張雷被拉出了水面,他身上還殘留著一個個手掌印,以及一些腐爛的頭發,皮膚之類的東西。

    而原本空無一物的積水表面卻被一具具浮出水面的尸體給占據了。

    “鬼還未出現么?”楊間沒有理會脫困了的張雷,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尸體上。

    他本來是想以張雷為餌釣出水中的那只鬼。

    這是最好的方法,因為他可不敢深入那片積水之中去。

    但鬼卻并未出現,這些尸體當中沒有一具是鬼。

    “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鬼還沒有出現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鬼根本就沒有在水里,而是在......”楊間立刻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那扇半掩的房門。

    鬼在房間里。

    和林山在一塊。

    他的這個猜想是對的。

    很快。

    半掩的房門后面探出了一只被水浸泡的有些浮腫的手,這只手搭在門口,緩緩的將門給打開了。

    屋內,傳來了淅淅瀝瀝的滴水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