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03章劉小雨

  • 神秘複蘇 - 第403章劉小雨字體大小: A+
     

    楊間剛剛走出飛機場來到大廳的時候就又專門的接待人員在這里等待了。

    他這類特殊人員總部自然會安排專門的人員服務,而規格都是相當高的,安排了專門的酒店入住,還有專車接送,甚至外出的話都有專門的司機,還有陪同人員。

    當然,待遇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不想馭鬼者在大京市出事。

    這類人都存在著某種缺陷,無法以正常人的思維去揣測,如今齊聚大京市要是不放任不管的話,說不定會釀成大麻煩。

    楊間跟著一位工作人員出了機場,一輛特殊牌照的車輛已經在等待了。

    “司機會把您送到酒店休息,到時候會有別的人負責接待,還請務必放心。”陪同的人員笑著說道。

    “他跟我一起去。”楊間指了指萬德路。

    “這個您做主。”

    楊間點了點頭便和萬德路上了車。

    不過一上車他就聞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不算濃,也不算淡,恰到好處,讓人感覺很舒服。

    “這是什么味道?”楊間皺了皺眉。

    “檀香,是檀香。”車里面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有些熟悉,但卻一時間沒有能反應過來。

    當楊間坐進去之后就看見最左側的位置上坐著一位身穿連衣裙,梳著兩根長長的馬尾辮,身材嬌小,模樣可愛的女孩,讓人忍不住多看上幾眼。

    “為什么要點檀香。”他繼續詢問。

    “用來遮蓋味道。”這個非常可愛的女孩轉過頭,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帶著幾分喜悅和好奇之色打量著楊間。

    仿佛在看什么稀奇的動物一樣,上下不停的掃看著,任何一個細節都不放過。

    “幫我拿好。”楊間將行李袋放在腳下又將那個金色的魂瓶塞到了旁邊萬德路的身上。

    萬德路嚇的哆嗦,臉色慘白的抓著這個瓶子,既不敢松手,又不敢抱著,他可是知道這里面裝著什么玩意的,之前那個叫郭凡的馭鬼者可是差點被這里面的鬼給殺死了。

    “用來遮蓋什么味道。”楊間又問道。

    “尸臭。”這個可愛的女孩笑嘻嘻的說道:“大多數的馭鬼者身上都有這種味道,大京市畢竟是比較特別的地方,如果一個人散發著尸臭味走在大街上的話難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甚至是害怕。”

    “是么?”

    楊間目光微動,看著她道:“看夠了么?要不要把褲子脫下來也給你看看?”

    “不要臉。”這個女孩呸了一口,臉皮微紅的轉過頭去。

    然而下一刻,楊間卻猛地伸手過去,一把就掐住了這個女孩那細嫩的脖子,力量大的出奇,直接讓她的腦袋撞在了旁邊的玻璃上,同時鬼影順著他的手臂瞬間就侵入了她的身體里。

    “楊間,你干什么?放手,快放手啊,是我,劉小雨,劉小雨......”這個可愛的女孩臉蛋瞬間漲紅,急忙開口求饒。

    如果江艷在這里的話就會發現,這一幕似曾相識。

    “我知道你是劉小雨,你的聲音我認的出來,但你不想解釋一下這輛車是怎么回事么?”楊間臉色微微一沉,伸腳一踹。

    車頂凹陷,裝飾用的材料破碎,里面露出了金色的鋼板,

    “整輛車都是特制的材料,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只需要一個按鍵,整輛車就會封鎖,這是一個移動的裝尸袋,是為我準備的?”

    “你先松手,先松手啊,松手我再給你解釋,我是你的接線員,負責你那么久難道連我都信不過么?”劉小雨怕打著楊間的手背,一副快要窒息的樣子。

    楊間目光微動,這才緩緩的把手收了回來:“相信就不代表就要放松警惕,而且我對于有幾分信任才問你,如果換做是一個陌生人,你以為我會坐在這里和你說話?”

    “咳,咳咳。”劉小雨揉了揉脖子,她感覺自己都快被掐死了。

    真不知道這家伙這么暴力和變態,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信賴他,依靠他,甚至還有不要臉的女人纏著他。

    “不要拖延時間,我的耐心很有限的。”楊間道:“你負責接線我這么久,也知道我的脾氣。”

    別人被楊間這樣一掐,肯定是嚇的不行,但劉小雨卻是有些氣惱的翻了個白眼:“這是規定,又不是針對你一個人的,我之前沒有和你說就是怕引起你的不適,本以為你也不會發現,沒想到你一上車就察覺到了。”

    “總部是怕我厲鬼復蘇么?”

    楊間眼睛微微一瞇道:“所以提前做好了防范措施,如有必要的話直接把我關到這輛車子里面,將危險直接扼殺在萌芽里,不讓馭鬼者的鬼跑出來造成靈異事件。”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劉小雨目光有些閃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來大京市的馭鬼者大多數自身都出了問題需要王教授那邊處理,所以必要的防范就很有必要,你不要有意見,這也是為了群眾著想,不能因為個人的問題就影響到了所有人的安全,而且這車的特殊性本來是不容易發現的,其實不出事,根本就不會動用緊急手段。”

    “總部也早就考慮到你可能會察覺,所以不是派我來接機么?這目的也是為了打消你的疑慮。”

    楊間緩緩的收回目光:“原來是這樣,看來總部考慮的還是夠周到的,連緊急應急方案都有,不過我倒不認為你的存在是打消我懷疑的,我更認為你是來施展美人計,公關我的。”

    “你別胡說。”劉小雨義正言辭的反駁了他這個說法。

    “胡說?”

    楊間緩緩道:“張偉你認識吧?”

    “張偉是你的那位高三同學,高校鬼敲門靈異事件七位幸存者之一,父親張顯貴......”劉小雨張口就來,顯然對楊間的資料,甚至是他身邊一些人的資料都非常的熟悉。

    “不需要念檔案,我知道你肯定看過所有人的檔案,但你肯定也知道張偉在我家有一個電腦房,其中有一臺電腦是他專屬。”楊間說道。

    劉小雨道;“然后呢?這并不能代表什么把。”

    “那臺電腦里有一個盤,其中有一個文件夾.....你懂得。”楊間認真道:“我敢肯定你肯定入侵過那臺電腦。”

    “沒有,我絕對沒有,你憑什么污人清白,入侵別人電腦的事情那是正常人做的么?你別看著我,我絕對沒有,我可以發誓。”劉小雨一口否決,同時一副要證明自己的樣子。

    楊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緩緩道:“在里面那個文件夾之中還有一個隱藏文件夾......是我的,里面的電影里女主角都和你穿著差不多,也是連衣裙,雙馬尾,唯一讓我很不滿意的是你的胸太小了。”

    “所以盡管你刻意的打扮,但對我而言你還是相差太大了。”

    劉小雨的臉瞬間就紅了,她支支吾吾的想要找個什么理由搪塞過去,但卻被楊間全部識破了,實在是想不到什么樣的借口。

    “所以,今后別入侵我家的電腦了。”楊間見到她那窘迫的樣子,又非常認真道:“要不然我會很不高興的。”

    他有一份儲存個人靈異檔案的資料,也放在電腦里,幸虧沒有聯網。

    要不然的話已經被總部的人調查的清清楚楚的。

    果然,會玩電腦還是有點好處的。

    “這,這是為了工作吧,上面的命令下來又不能不聽.....再說了誰愿意入侵你家的電腦,尤其是張偉的那臺電腦,不是游戲,就是小電影,一丁點有用的資料都沒有,我為了找一些有用的信息,當初黑眼眶都熬出來了,他是個變態么?兩千個G全是沒用的垃圾。”

    “還有,你的喜好又不是我一個人知道,總部的很多人都知道,趙隊更加清楚,又要可愛,又要胸大,你醒醒吧,這是現實世界。”

    劉小雨紅著臉,將楊間的惡趣味全部抖了出來,報復剛才不分青紅皂白的突然出手。

    “你偷看別人的隱私還有理了?而且這是正常男人的愛好,有什么好奇怪的。”楊間臉色很平靜,沒有絲毫的波動。

    和靈異事件比起來,這點打擊簡直就是微不足道,不會對他產生任何的影響。

    只是他心中暗暗警惕。

    總部對一位馭鬼者的生活居然了解的這么透徹,當真是全方位的調查。

    不過想象,也對,現在信息化世界,以總部的能力通過各種信息渠道調查你的確是輕而易舉。

    “絕對不可能,我才不相信所有的男人都和你一樣有這樣的愛好。”劉小雨說道。

    楊間指了指一旁的萬德路道:“不信你問問他。”

    萬德路強笑道:“其實我跟腿哥還是有點不一樣的,我喜歡腿長的,而且我在外面還養了三個......”

    “夠了。”劉小雨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

    楊間道;“所以,以后不要在別人的電腦里亂翻東西,還有,我該知道的信息,你也得提前說給我聽,引起我的懷疑倒是小事,就怕被有心之人利用,推波助瀾,畢竟我可得罪過不少人的。”

    “我知道了。”劉小雨腦袋垂了下來。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

    楊間道:“什么事?”

    劉小雨又看了看一旁的萬德路:“他聽到了這么多消息,真的沒有問題嗎?”

    “是機密也沒關系,如果傳出去的話你就抓他槍斃,我沒意見。”楊間隨口道。

    “......”一旁的萬路德驚恐無比的看著楊間。

    不帶這么賴皮的。

    萬一你把機密傳出去了呢?那不是要算到我頭上?

    劉小雨情緒有些低落道:“上次中山市的時候靈異入侵了總部,死了三十幾位接線員,我的那些同事全部都死了,趙隊也停止查辦了。”

    “這和我有關系么?”楊間道:“又不是我故意傳播詛咒的,我應該警告過趙建國吧。”

    “我知道。”劉小雨忽的又抬起頭道:“我應該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想我也死在了通訊室里。”

    “我救了你么?”楊間有些奇怪道。

    “你解決了大昌市事件,總部重視你所以給了我一間單獨的通訊室,我才因此躲過了那次。”劉小雨道。

    楊間道;“那是總部的制度救了你,不是我救了你,不要太感謝我。”

    “那天之后其實我打算......”劉小雨沉默了一下,一雙大眼睛帶著幾分復雜的情緒看著他啊,欲言欲止。

    雖然她和楊間才第一次見面,但在電話里卻長時間保持著通訊狀態,她對楊間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甚至是他什么時候睡覺,什么時候吃飯,什么時候出任務,經歷了什么了如指掌,正是因為如此,她才不會感到陌生。

    甚至是像是認識了很久的熟人一樣。

    楊間卻打斷道:“不需要和我說你的打算,因為隨時都會死的人用不著知道那么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