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01章存疑的人

  • 神秘複蘇 - 第401章存疑的人字體大小: A+
     

    這種突然的靈異襲擊,是誰都沒有料到的,等到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經看見那個金色的瓶子蓋在郭凡的臉上,隱約可見一只慘白的手掌抓著他的臉,不斷的往瓶口里面拉。

    郭凡皮肉被撕開,臉骨破碎,驟然的劇痛讓他忍不住痛苦的慘叫起來。

    如果這次遭遇襲擊的是普通人,估計這時候已經可以提前宣布死亡了。

    但郭凡卻是馭鬼者,而且還是駕馭了兩只鬼的馭鬼者,在厲鬼面前基本的生存能力還是有的。

    所以楊間略微一驚的情況之下,隨后卻選擇了冷眼旁觀,他沒有去立刻救援,而是盯著那瓶口處露出來的慘白僵硬的手指,再聯想到了之前自己關押的那只手。

    可見,這鬼的手是一雙的。

    之前自己限制的是一只右手,這是一只左手。

    “不,已經不算是單純的一只手了,剛才我看到了一整條胳膊伸出來.....瓶子里的鬼是逐漸復蘇的,之前只是一只手,現在卻是一整條胳膊,繼續下去的話,等瓶子里面的東西徹底跑出來之后估計會是一只完整的鬼。”

    楊間目光微動,覺得自己有點小看了這東西。

    一只完整的鬼,級別至少是A,而且還具備一定的成長性,非常的可怕。

    不對。

    隨后,楊間卻驀地發現,郭凡還在慘叫,他并沒有動用自己身體里鬼的能力來抵擋這次的襲擊,那只蓋在他臉上的慘白手掌并沒有退回去。

    其他人也立刻意識到了原因。

    郭凡肯定不是不想動用自身的厲鬼能力,而是不能。

    他身體里的鬼被壓制了。

    只有這種情況之下,郭凡才無法反抗。

    “這東西不簡單,繼續下去的話郭凡會死的,救人。”一旁的鐘山急忙低喝一聲道。

    話還未說完,一旁的陳義就冷著臉沖了上去,他那已經生出尸斑的手抓著瓶子,試圖掰開那一根根扣在郭凡臉上的僵硬手指,好讓瓶子和他分開。

    “一點都不忌諱直接和鬼接觸么?”楊間見此臉色微動。

    這陳義敢這樣做不是對自己有信心,就是一個莽夫。

    和鬼直接接觸的風險比被鬼盯上都要大,被鬼盯上好歹活下來的機會比較大,但和鬼直接接觸的話,一旦判斷失誤,就是死亡。

    “該死的,這瓶子是黃金做的,隔絕了我的能力。”陳義此刻臉色猙獰道:“你們誰的能力可以直接入侵郭凡的身體里?如有過,趕緊過來幫忙,這家伙死了,至少兩只鬼會跑出來,到時候情況會變的更加復雜。”

    他無法隔著這個黃金瓶子逼退那只鬼的襲擊,而瓶口又被郭凡的臉給堵死了,旁邊的瓶口凹陷,深深的鑲嵌進了血肉里。

    除非是不用顧忌郭凡的性命,但那樣的話就失去了救人的能力。

    正欲上前幫忙的鐘山聽到這句話頓時腳步一停,神色有些僵硬了。

    他也不具備這種定向性的能力,他的能力也是直接作用在鬼身上的,如果作用在人身上.....那個人絕對會死,雖然郭凡不一定會死,但他卻不敢賭,萬一賭輸了,那就完蛋了。

    沈良這個時候猛地看向了楊間。

    這次來機場的馭鬼者不多,之前確認沒有事之后已經離開了幾位,剩下的馭鬼者都在這里,如果鐘山和陳義幫不上忙的話,那么就只能指望楊間了。

    只是楊間會救人么?

    沈良知道他和郭凡有一點矛盾沖突,指不定這個時候就要見死不救了。

    他猜想的沒錯。

    楊間的確是不想救郭凡,這家伙死活和自己有什么關系?上次中山市的事件就差點被這個豬隊友給拖累了。

    然而形勢所迫他還是選擇出手了。

    因為他需要這個魂瓶,不能讓里面的鬼跑出來,當然,也不希望這個郭凡死后厲鬼脫困,到時候擦屁股自己也少不了一份。

    “我來吧。”楊間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

    他腳下一個怪異的黑影凝聚不散,和他自身影子格格不入,仿佛不合理多出來的一樣,而且這個影子似乎缺少腦袋,只有一個平整的脖子。

    無頭鬼影很快入侵到了郭凡的身體里。

    本來想要穿過郭凡的身體直接擊退那只鬼的,但當他的鬼影感覺到郭凡身體里的東西是,卻讓他愣了一下。

    郭凡的肚子里居然藏著一塊老舊的木質牌位,牌位上似乎鑲嵌著一張遺像,那張遺像的人很模糊,有點像是郭凡,又有點像是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

    “這是郭凡駕馭的鬼?靈位?”

    楊間雖然好奇,但這個時候卻并沒有太過在意,而是鬼影順著他的身體入侵到了瓶口的那只慘白僵硬的手掌上。

    無頭鬼影其實是處于復蘇之后被楊間控制了,大多數情況之下可以壓制那些不完整的鬼。

    隨著無頭鬼影的接觸。

    那已經深入郭凡皮肉之中的手掌這個時候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樣,猛地縮了回去,消失在了那瓶子中那一團黑暗的深處。

    沒有了阻力,陳義順利的就取下了瓶子,他一只巴掌蓋在瓶口,似乎有足夠的信心堵住里面的鬼讓它無法出來。

    然而郭凡雖然救出來了,但他卻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

    臉骨破碎,鮮血淋漓,就連一只眼珠子都被那只手掌給抓破了,看上去猙獰可怕。

    “他死了么?”鐘山臉色微變,急忙問道。

    雖然他已經感覺不到郭凡的心跳和呼吸,但馭鬼者不能以常理推斷,生命特征的消失不代表人就會死去,大多數馭鬼者還是能以死人的狀態繼續保持著活人的意識。

    “不知道,也許死了,也許沒有。”

    楊間皺眉道:“我現在壓制了他身體里的鬼,所以無法分辨出來,不過看這樣子多半是涼了。”

    陳義有些暴戾道;“真是一個廢物,還以為他有多大的能耐,才被襲擊一次就擋不住了,凈會添亂,沈良,我建議把他當尸體處理了,這樣子就算是不死,估計距離厲鬼復蘇也不遠了,不能讓這家伙在我的管轄范圍內出事。”

    沈良急忙道:“先等等,郭凡的情況我了解,他的生存能力還是值得相信的,楊間你放開限制就行了。”

    “放開限制容易,但出了事我可不負責。”

    楊間冷著臉道:“到時候兩只鬼復蘇可千萬別讓我頂上,不然我寧愿辭職不干,我今天處理的麻煩事情夠多了,再讓我擦屁股的話我得懷疑你對我的動機了。”

    “可以,出了問題我一個人扛。”沈良咬了咬牙道。

    要是郭凡稀里糊涂的栽在了這里,那他就虧大了。

    “這句話我錄下來了,作為證據。”楊間指了指自己的衛星定位手機。

    沈良臉一黑,這楊間看著年輕,辦事倒是細心,一點紕漏都不出。

    楊間將無頭鬼影從郭凡的身體里退了回來,但留了一點心,他留下了一點殘留的影子,并且在其的身體里的鬼影上還有一只猩紅的鬼眼觀察著郭凡身體里的狀況。

    他對這家伙的能力有點好奇。

    同時也是防止自己被襲擊。

    然而當他放開限制之后,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郭凡那殘缺不全的臉竟在迅速的恢復著,這種恢復并不是那種直接重新愈合,長出來,而是在殘破補全的臉上出現了一張屬于他的人臉,直接替代了他原本那破舊的臉。

    “他肚子的牌位有變化。”

    楊間驀地通過殘留的在他身體里的鬼眼看見。

    那個遺像上男子的臉變的殘破不全了,并且之前模糊的相貌變的越發的清晰起來。

    而且似乎留意到了楊間的存在,遺像上的人看著楊間的鬼眼,微微轉過了一下腦子,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楊間臉色驟變。

    鬼影收回,不再觀察了。

    同時,他看向郭凡的臉色很不對勁了。

    靈位遺像上的男子還有郭凡之間存在著某種詭異的聯系,到底是遺像上的人是郭凡,還是眼前這個人是郭凡?

    但他認為這遺像和本人其中一個或許就是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