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09章魂瓶

  • 神秘複蘇 - 第409章魂瓶字體大小: A+
     

    “這就是源頭?”

    此刻,停機場上,遠遠就建起了隔離帶,楊間和沈良,郭凡以及其他一些工作人員圍看著身旁的這個行李箱。

    很難想象,靈異出現的最初地點會是在一個行李箱里。

    而且這個行李箱是破損的,上面出現了怪異的缺口,似乎有什么東西之前從里面脫困跑了出來。

    “這么說起來鬼是被某個乘客用行李箱帶上飛機的?誰做的?把那個乘客揪出來,順便問問那家伙他想怎么死?敢帶鬼來大京市,是想找我麻煩么?”

    一人沉著臉說道,語氣之中透露出一股危險氣息,如一個瘋子一般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楊間看了他一眼。

    說話的人叫陳義,是大京市的國際刑警之一,之所以是之一,是因為負責大京市安全的國際刑警不止一位,陳義只是其中一個而已。

    這個陳義看上去比較正常,但細心一點的話就會發現,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尸臭味,手指略顯僵硬,手背上已經出現了尸斑,雖然說話聲音很大,但卻帶著厚厚的口罩,似乎有意的將嘴給遮擋了起來。

    這樣的人如果晚上在街道口一站,絕對會嚇壞很多人。

    “又是一個危險的家伙,身體已經和厲鬼基本接近了,估計不止駕馭了兩只鬼那么簡單,不過他的狀態比我還糟糕,不知道還能撐多久。”楊間心中暗道,同時略微警惕了一下這個叫陳義的人。

    越是接近厲鬼復蘇的馭鬼者,就越恐怖。

    因為那個時候各方面已經趨于厲鬼化了,誰也不知道他這一刻是人,下一刻會不會就會變成鬼。

    “陳義,別急,行李箱上都有記錄,托運行李的人很快就能找到,現在當務之急是確定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沈良安慰他道,語氣很客氣。

    “我來開箱。”郭凡陰沉著一張死人臉,讓人下意識的避讓了。

    雖然開箱檢查有點風險,但楊間已經成功的將鬼給限制了,所以這風險程度很有限,而且在做的這么多人,匯聚了全國頂尖的一批馭鬼者,如果真出了什么事的話也能解決。

    “小心一點。”沈良往后退了一段距離,同時叮囑道。

    郭凡什么場面沒有見過,中山市事件不也活著出來了么?

    小小的一個箱子并不會讓他感到害怕,只是,必要的警惕還是有的。

    很快。

    破損的行李箱打開了,里面并沒有想象中的存在什么詭異的物品,也沒有什么血淋淋的東西。

    非常普通的一些東西。

    有一些杯子,碟子,陶瓷罐子之類的,看上去有些歷史了。

    “是一些古董,這里還有鑒定證書以及購買合同,手續很正規。”旁邊的一位工作人員觀察了幾下立刻道。

    “開什么玩笑。”陳義臉色有些猙獰:“忙活了這么久,一大堆人就是為了看這些垃圾?我要的是那靈異出現的源頭,要結果。”

    他情緒仿佛有些失控了,讓人感覺越發危險了。

    一旁沒有說話的楊間微微皺了皺眉。

    這個人情緒如此失控,比自己受到的影響還深,居然能成為大京市的國際刑警之一。

    不會是關系戶吧。

    當然這個想法一出現就被他撇開了。

    這個陳義能被調來大京市就說明精神狀態絕對沒有問題,至少不可能是一顆定時炸彈,唯一的解釋是,這家伙天生脾氣暴躁,成為了馭鬼者之后受到了鬼的影響,戾氣加重,脾氣越發沒辦法收斂了。

    “不全是垃圾,我能感覺到,這次飛機靈異事件上的源頭就是這個。”頂著一張死人臉的郭凡,指了指一個黑不溜秋的陶瓷器。

    這個陶瓷器造型很普通,上窄下寬,既不精美,也不古樸,但卻給人卻一種怪異的感覺。

    隱約透過瓶口看向里面,卻是漆黑一片,如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

    “我來看看。”一位工作人員自告奮勇的走了過來。

    “我是白教授的學生,對一些歷史性的東西比較有研究,也許我能給各位帶來一點幫助。”

    “你看看。”沈良點了點頭,準許他的行動。

    這次的隨行人員還是比較充分的,各領域的人都有。

    因為這次的靈異事件有很大的研究價值。

    這個工作人員看著那個瓶子道;“這不是普通的瓶子,是魂瓶。”

    “什么是魂瓶?”一旁的郭凡問道。

    “在古代的一些墓穴里,會有兩個瓶子用來擺放在棺槨旁邊,那瓶子是用來安置死者靈魂的,所以叫魂瓶,但魂瓶在近代墓葬文化里已經不使用了,另外這魂瓶是一件近代的產品,而且不是名窯燒制出來的,是鄉村的土窯產物,從材質上判斷,歷史頂多百年。”

    說到這里,這個工作人員有些疑惑道:“很奇怪,這魂瓶不像是墓穴中的東西,因為沒有泥土味,也沒有腥臭味,不知道當時的主人燒制這東西是用來做什么的。”

    一百年前?

    楊間目光微微一沉,他留意到了這個關鍵信息。

    又是民國時期的產物么?

    大昌市的那弘法寺的地下室也是民國時期修建的,觀江小區的那棟老宅,也是民國時期的,就連鬼櫥之中出現的那碗蛋炒飯的盤子,居然都是民國時期的瓷器。

    一切的詭異的信息來源都指向了同一個時期。

    “這么說起來,這瓶子之前是用來裝鬼的了?”鐘山也是看著那個瓶子,他對古董不感興趣,只對來源感興趣。

    “不排除這個可能,這瓶蓋還在這里。”那工作人員從旁邊撿起了這瓶子的蓋子。

    鐘山笑了笑:“不需要懷疑,我辦事從來不需要不確定的答案,今天趁著人多干脆就把這事情弄清楚。”

    說著,他走了過去,拿起魂瓶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魂瓶破碎,瓷器裂開一地。

    一個金色的瓶子從瓷器里面顯現了出來。

    楊間見此當即眼皮一跳。

    黃金?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愣了一下。

    “瓷器是偽裝,只是為了掩蓋這個黃金瓶子,既然是金子打造的瓶子,那么結果毫無疑問了。”鐘山輕輕一笑。

    黃金在普通人的眼中是錢,但在馭鬼者的眼中卻是裝鬼的器物。

    每個馭鬼者手中都有不少的黃金容器。

    盒子,袋子,金箔紙,箱子.......各種形狀的都有,自己覺得怎么方便怎么來,就算是瓶子形狀也沒什么稀奇的。

    “一百年前的馭鬼者留下的東西么?只是機緣巧合流落到了民間,被人當做古董收購了,而后因為飛機上顛簸,瓶蓋掉落了,所以里面的鬼被放了出來。”楊間此刻腦袋之中已經分析出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這純粹就是一場意外。

    沒有源頭,如果有源頭的話,那得問一百年前的人了。

    “這么說來,當真是白忙活一場了?”本來就一副死人臉的郭凡臉色似乎更加不好了:“一群人就圍著一個瓶子打轉,完全沒有任何研究的價值。”

    瓶子里的鬼在楊間手中,這瓶子是空的,只是黃金值點錢。

    但在座的人是缺錢的人?

    這個時候,另外一邊的調查出現了結果,這行李箱的主人找到了。

    兩個武警押送犯人一般將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子押了過來。

    “萬德路?”當楊間看見那個中年男子的時候微微怔了一下。

    之前在飛機的頭等艙上他和這個萬德路交談過幾句,不算是熟人,算是有過一面之緣。

    此刻,萬德路這個上市公司的老總像是一只驚弓之鳥一般,渾身顫抖,似乎比遭遇了靈異事件還要驚慌不安。

    或許,他心中已經隱約有預感,自己似乎惹下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麻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