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393章登機

  • 神秘複蘇 - 第393章登機字體大小: A+
     

    五天前,大昌市的某醫院內,一位權威專家給楊間的身體做了檢查。

    “你的身體情況很特殊,各項身體機能正在逐漸的衰減,某些身體區域甚至是出現了壞死的癥狀,如果是普通人這種情況應該已經躺進急救室了,可是你依然能保持非常健康的活動狀態,這已經不能用什么人體奇跡來形容了,只能說你們這類人的特殊性。”

    “不過目前這種情況不會一直持續下去,若是繼續保持這種病變趨勢的話,身體早晚會徹底垮掉。”

    楊間聽到這樣的診斷并不覺得驚異,而是很平靜道;“我這種情況大概能維持多久?”

    “不好說,少則三個月,多著半年,甚至是一年。”那專家無法給出具體的時間。

    “我知道了。”

    楊間確認了自己之前的猜想,自己的身體在被侵蝕。

    因為死而復生的不夠徹底,再加上身體里鬼的存在,這種普通人的血肉之軀無法支撐他這種狀態長久的生存下去。

    不過馭鬼者的身體多少都有問題,就如馮全一樣,身體幾乎已經徹底壞死了,身體內全部都塞滿了墳土......但他卻依然活著,很詭異的生存在這世上。

    可楊間知道,自己身體里的鬼和馮全不一樣。

    一旦自身的條件無法滿足無頭鬼影,那么那種更換身體的本能就會越來越強烈,直至影響自己的思維,甚至是再次厲鬼復蘇。

    “以我手中的資源,根本就不足以支撐我更換一具鬼的身體,這個問題在大昌市解決不了。”

    楊間細數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鬼。

    除了鬼櫥,人皮紙,鬼鏡這類特殊的東西之外,他目前手中就只有鬼繩,一具骷髏,一袋子墳土,還有兩個裝有鬼的黃金箱子,那是從之前的尚通科技有限公司的總裁,保羅手中奪來的,雖然沒有打開看,但肯定意義不大,他準備留著喂養鬼嬰。

    “那具從王小強手中奪來的骷髏能解決我身體的情況么?”楊間不禁產生了這樣的猜想。

    但認真推測了一下,他覺得不可以。

    那具骷髏雖然換上之后自身是不會死,但卻阻止不了身體惡化的情況。

    “看來得盡快去大京市一趟,總部那邊的資源最多,肯定可以解決我眼前這種情況的鬼。”楊間知道,想要解決自身目前的情況,就得駕馭第三只鬼。

    駕馭兩只鬼的極限看來已經提前到來了。

    當然,如果他什么都不做,自己依然可以瀟瀟灑灑的活上個半年多,如果中途更換活人的身體,撐上個好幾年應該都沒有問題。

    但楊間不想這樣做。

    該來的總歸是要來,有些問題早晚是要面對的,而且茍延殘喘活著,要是一不小心卷進了某件靈異事件當中,照樣會死,只有解決了自身的問題,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餓死鬼身上那件從葉楓手中奪走的壽衣,似乎能將人的身體逐漸的轉變成為鬼。”回憶了一下自己經歷的一切靈異事件,楊間從腦海之中搜尋到了某樣詭異的東西。

    是的,那件壽衣。

    當初葉楓穿在身上能抵擋一切厲鬼的襲擊,但作為代價,身體會逐漸的轉變成為鬼,等身體徹底轉變完成的時候,穿著壽衣的人就會變成一只穿著壽衣的鬼。

    楊間想著如果自己穿上那件壽衣,身體逐漸變成鬼的話,這種自然惡化的情況肯定能好轉。

    但構想是這樣的,可實行起來難度有點大。

    餓死鬼已經被封存的,沒有人敢動,就算是他也不敢動,所以壽衣的存在只能是一個備用的方案。

    但不管怎么樣,這次楊間很有可能需要用到總部的資源,畢竟整個亞洲,從靈異事件開始到現在,所有被關押的鬼都在總部的手中。

    于是三天之后他安排了大昌市的事情之后就出發前往大京市了。

    除了必要的一些東西之外,楊間特殊的物品只帶了兩樣,一是人皮紙,二是手中的鬼繩。

    前者可能用得到人皮紙那所為的未來情報,后者是楊間目前為止唯一能完全控制的鬼,是一件特殊的武器,某些時候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幫助。

    因為上次事件的影響,大昌市的機場并未開放,楊間只得去附近最近城市的機場,乘坐飛機。

    江艷和張麗琴想要送行,但被他拒絕了。

    “我是楊間,現在準備登機前往大京市。”楊間坐在休息區內,用衛星定位手機聯系著自己的接線員。

    負責接線的是秦媚柔,那性感的御姐音對普通的男性而言簡直就是欲罷不能。

    但楊間是特殊。

    “好的,我這邊已經查到了你的登機信息,立刻會安排人員接機,還希望到了之后別亂走,配合這邊的安排。”秦媚柔聲音帶著幾分可疑的壓制,生怕一不小心引起楊間的某種特殊興趣,讓她在電話里亂叫。

    “我媽的情況怎么樣了?”楊間問道。

    秦媚柔道;“一直很好,你母親一直在一家正規企業上班,事少,工資高,福利待遇好......放心,總部對你的家屬一定會盡可能的照顧。”

    “那就好。”楊間道。

    他知道,自從自己接過了當初周正的活之后,趙建國就一直在關注自己,對于家屬也是例行特例的照顧。

    所以楊間的母親一開始就被調去了大京市工作。

    與其說是工作,倒不如說是保護,畢竟那里是最安全的一個城市,駐守在那里的馭鬼者也是最多的。

    而事實證明,這樣的安排并沒有錯。

    無論是大昌市事件,中山市事件,甚至是附近一些地方出現的靈異來看,普通人性命很難得到保障。

    盡管靈異事件還算比較少,一個城市難得發生一兩件,但楊間卻不敢冒這個險。

    當初的自己還沒有能力保護家人,所以他連生活在鄉下的親戚都沒有聯系,畢竟他不能保證把親戚家人接到身邊來就一定是一件好事,也許這會害了別人。

    “這里面裝的是什么?打開來看看。”通過安檢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指著一個中年男性的行李箱道。

    “沒,沒什么,都是一些瓷器。”那中年男性立刻打開了行李箱。

    里面的確都是一些瓶瓶罐罐,盤子,碗之類的,不過不是新瓷器,看上去有些年月了,有點像是古董瓷器。

    安檢人員指著一個黑色的陶瓷罐道:“這里面裝著什么,打開看看。”

    “里面什么都沒有。”中年男子打開了那個瓷罐。

    安檢人員用手電筒照了一下,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沒有,又檢查了一下其他東西,然后這才讓他通過安檢。

    就在這個中年男子剛剛通過安檢的時候,后面突然警報聲大作,附近的安檢人員都被嚇到,就連駐守在機場的武警也都立刻趕了過來。

    “別緊張,我是大昌市的負責人楊間,這是我的證件。”楊間有些無奈的從口袋里拿出證件的同時,將行李袋放在了旁邊。

    還不等事情鬧大,一位負責人就匆匆趕過來了,將警報取消。

    “是大昌市負責人楊間么?真是對不起,剛剛接到上面的通知,還請跟我從這邊特殊通道登機,給你帶來影響是我工作上的失誤,還望諒解。”

    “沒事。”楊間道:“例行公事而已,要打開看看么?”

    他指了指行李袋。

    “如果您能配合的話那最好不過了,這邊請。”這位負責人心中卻是無比的緊張。

    “不用這么麻煩,就在這里檢查吧。”楊間示意了一下。

    負責人只好同意,他可是接到了上面的命令,這位楊間的接待規格特別高,而且明確指出了,他擁有攜帶任何武器的資格。

    一位女安檢人員打開了楊間的行李袋。

    當即,這位女安檢人員就睜大了眼睛,有些緊張的將一把金色的手槍放在了臺面上。

    “靠,這么猛么?”

    附近一起登機的人遠遠見到這一幕頓時眼皮直跳。

    還不等附近人驚訝,那女安檢員又拿出了兩把手槍,還有一大盒子彈,甩棍,煙霧彈......最過分的是居然還拿出了一把狙擊槍。

    簡直就是一個小型軍火庫。

    “這......”女安檢員也怔住了。

    她安檢這么多年最多的也就是查到什么菜刀之類的,哪像今天這樣搜到一堆槍械。

    這要是換做是其他人,這么多武器在手中都夠槍斃了。

    “這小子完蛋了。”遠處的吃瓜群眾不禁這樣想到。

    可是負責人卻是嘴角微微一抽,開口道;“登記一下,我帶他登機。”

    “好,好的。”

    讓其他人失望的是,楊間很快提著一堆武器通過了安檢,前往了特殊通道。

    “這也行?他是什么人啊。”提前通過安檢的那位中年男子不禁咂舌。

    這輩子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生猛的人,拿著一堆武器居然還能上飛機。

    “楊間,你拿那么多武器做什么?”還在路上,秦媚柔的聲音就從衛星定位手機里響了起來。

    “沒什么,有備無患,萬一碰到什么事情也得有點防備,怎么,不允許么?”楊間道。

    秦媚柔說到;“手槍也就算了,畢竟你有配槍權利,但那狙擊槍算什么?還有煙霧彈,你是要搞襲擊么?要知道你可是要去的地方可是大京市,這些都不允許的,你這違規了。”

    她當然不能因為武器的是就把楊間當中扣下來,只能慢慢勸說。

    “一點武器就緊張成這樣,我可比武器危險多了。”楊間平靜道;“再說了我這個大昌市的負責人帶點武器不也是很正常的么?”

    “我會給你做一份報告,不過就這一次,下次絕對不允許,而且千萬別亂使用,出了事情要負責的。”秦媚柔有些無奈道。

    “當然,我又不是那種隨便喜歡掏家伙的東西。”楊間道:“嗯?”

    說話的時候,他腳步一停,看向了從另外一個登機口登機的男子。

    “錯覺么?”楊間目光微動,他剛才感覺到了皮肉下鬼眼微微蠕動。

    這是一種不安分的信號,一般來說要么是鬼眼復蘇,要么就是附近有某種靈異,鬼眼受到了感應。

    “發生了什么事?”秦媚柔又問道。

    楊間道;“沒事,看到一個中年胖子走路有點囂張,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既然沒事那我斷開通訊了,有情況立刻聯系。”秦媚柔道。

    不是出于靈異事件的話,沒有必要二十四小時保持通訊狀態。

    不過就在楊間剛剛登機沒多久。

    安檢區又是警報聲響起。

    一隊真槍實彈的武警圍了上來。

    “指甲剪,只是指甲剪而已。”一位男子拿起一個小巧的指甲剪急呼道。

    “帶走。”

    “......”那男子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同時看向楊間離開的方向滿眼都是幽怨。

    不過在機場的行李運輸車上,之前那個中年男子的行李箱內,隨著顛簸,里面一個不起眼的黑色瓦罐蓋因為沒有蓋好打開了一條縫,一開始的時候并沒有異常,但隨著時間的過去一股陰冷的氣息逐漸從那漆黑的瓦罐之后溢散出來。

    運輸車上的燈光嗤嗤的閃爍了起來,如電線接觸不良短路一樣。

    但這個細節并沒有被留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