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343章蘇醒的方法

  • 神秘複蘇 - 第343章蘇醒的方法字體大小: A+
     

    以錢醫生的專業眼光來看,其實童倩的病情并不嚴重,只是簡單的失血過多,頭皮組織受創,雖然有多處骨折的地方,但這些很好醫治,唯一讓他們束手無策的就是童倩的腦子。

    “她的腦子怎么了?受到重創了。”楊間追問道。

    錢醫生道;“不,并不是這個原因,我檢查了病人的頭部狀況,并沒有特別嚴重的外傷,頭皮組織大面積受損也沒有波及到腦內,然而我們醫院用了好幾天儀器反復檢測了好幾遍病人的腦部,奇怪的是無論如何檢查都無法檢測到病人的腦電波。”

    “嗯,通俗點來講,就是病人應該是處于腦死亡的狀態,這種情況一般來說只會出現在死人的身上,抱歉,這樣形容有點不太禮貌,但事實卻是如此,哪怕是癱瘓了十幾年的植物人,他們的腦電波都是一直處于活動狀態。”

    “而醫學上斷定一個人的死亡,就是腦活動停止,也就是之前說的腦死亡,但是病人很奇怪,她雖然處于腦死亡狀態但是身體卻是在維持著正常的機體運轉,如果不是這樣我想我都應該簽發一份死亡證明了。”

    “錢醫生,也許病人的大腦是處于深度休眠狀態,腦波動頻率很小,要不要再檢測一邊?”旁邊有一個專家道。

    另外一個醫生道;“已經檢查了好幾遍了,一點的腦電波都檢測不到,這是一個醫學上的未解之謎。”

    楊間聽到這樣的診斷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不是什么未解之謎,這是童倩被鬼襲擊之后產生的后遺癥。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話,童倩應該就會永遠的這樣沉睡下去,直到身體機能的停止,然后死在病床上。

    “大概的情況我已經了解了,辛苦各位專家教授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單獨和病人待一段時間,能否麻煩各位專家教授先出去一下?”楊間忽的又說到。

    “這個當然可以。”錢醫生點了點頭。

    很快,病房里的一群專家教授就陸陸續續的離開了。

    他們不是醫術不夠高明,實在是碰到這種特殊的情況無能為力,手術只能把童倩的身體醫治好,卻醫治不了她目前這種古怪的癥狀。

    等其他人離開之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了楊間,聯絡員張高,以及病床上的童倩三個人。

    “楊間,雖然有些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問出的問題也許有些愚蠢,但童倩這種情況你看能夠解決么?”張高很認真的詢問道:“童倩畢竟是中山市的國際刑警,如果能有辦法救回來的話還希望楊間你能幫這個忙。”

    楊間看了他一眼:“有些事情不是靠人力可以改變的,但童倩這種情況我只能試試看,如果不行,她一輩子也只能這樣了,畢竟你也知道,我們這一行死亡率很高,在成為馭鬼者的那一天起生命就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隨時都會死。”

    “童倩是這樣,我也是這樣。”

    “這個我明白。”張高點頭道。

    楊間說道:“讓我單獨待一會兒吧。”

    “那就麻煩你了。”張高很誠懇的說到,然后也退出了病房。

    楊間此刻目光又移到了昏迷不醒的童倩身上,他對于救醒童倩沒有多大的把握,畢竟已經是這個情況了,但卻值得去嘗試一下,畢竟童倩如果能夠醒過來的話對于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會有很大的幫助。

    但怎么救她卻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這不是有實力就能辦到的事情,這需要方法。

    “結合那些專家的檢測結果,我可以肯定現在的童倩腦子里應該是一片空白,她所有的記憶都給丟失了,所以腦袋處于一種停止活動的狀態,想要救回她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回她的記憶。”

    楊間結合自己對那只鬼的了解,分析出了一個結果。

    但記憶應該是在那只鬼的手中。

    這取回記憶的難度太大了,而且取回來的記憶還是童倩自身的記憶么?萬一那只鬼又給改動一些,那到時候童倩醒來很有可能就是一位鬼奴,而不是原本的她。

    除非......駕馭那只鬼,把童倩的記憶給改回來。

    楊間目光微動,想到了一個難度系數非常大,卻又很完美的解決方案。

    “這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那只鬼可以改掉別人的記憶,怎么會被普通人駕馭?就算是強行結合在一起,說不定是鬼駕馭人,而不是人駕馭鬼。”

    隨后,這種大膽的假設卻又存在著一個非常嚴重的缺陷。

    因為不是什么鬼都能被人駕馭的,這種可以篡改記憶的鬼駕馭難度肯定是非常高的,所以他的猜想是完全不可能辦到的。

    “不,以我目前的信息和能力的確是不可能辦到這件事情的,但如果加上它的幫助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坐在病床旁邊的楊間忽的從隨身攜帶的裝尸袋內取出了一個黃金盒子。

    緊鎖的盒子里面因為存在這某種機會被焊死了。

    但楊間此刻想要打開只需要輕輕一掰,以他的力道盒子可以用蠻力強行打開。

    一張折疊在一起的暗褐色的古舊羊皮卷一樣的東西呈現在了眼前。

    取出攤開之后就像是一張舊紙張。

    然而這紙張的材質卻是人皮,拿在手中感到有些陰冷,上面斑斑駁駁透露出一種不祥的氣息。

    這是人皮紙。

    自從大昌市餓死鬼事件結束之后楊間就沒怎么用這東西了,它太詭異了,楊間自認為無法掌控,也不想被它牽著鼻子走,所以一直處于封存狀態,但是這次中山市事件干系很大,不單單是一件A級靈異事件那么簡單,所以他選擇帶了過來。

    “我叫楊間,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死了......”人皮紙上,一行黑色的字跡如水印一樣浮現了出來。

    但也僅僅只是這一句話而已,后面省略了,像是在隱瞞信息,又像是在拒絕向透露更多的東西。

    “告訴我,怎么樣才能救回童倩。”楊間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詢問,沒有那么多客套好講。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打打交道了。

    人皮紙上字跡開始逐漸的消失,連第一句話都不見了,然后就陷入了長久的平靜當中。

    “拒絕向我透露消息么?還是說你已經意識到了無法欺騙到我,所以改變了對我的態度。”

    楊間目光冷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就對我沒有了價值,一樣沒有價值的東西你覺得我還會把你保留下來么?上次我能將你放去地下一萬米,這一次也同樣而已,而且這一次我不會再將你這東西取回來。”

    開口就是威脅,沒有商量的余地。

    和這種詭異的東西打交道不需要有任何的心軟。

    趙開明的下場歷歷在目,楊間不想步了后塵。

    沒有動靜的人皮紙似乎又一次選擇了妥協,或許又感覺到楊間這次的態度和以往不同。

    以前是假威脅,現在楊間是真有想過舍棄這東西的打算,畢竟他還有一手鬼櫥可以作為后手。

    只是楊間并不知道的是,鬼櫥的存在也是人皮紙透露給他的。

    這背后代表著什么沒有人知道。

    漸漸的,人皮紙上又浮現出了黑色的字跡,這些字跡就像是有人用隱形水筆寫在上面一樣,本來就存在,只是這個時候突然浮現了出來。

    “......這一天我懷著對某只鬼的擔心來到了中山市,盡管我并不愿意,但我知道趙磊的存在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威脅。”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中山市的靈異事件應該是叫做人頭氣球事件,這是一種可怕的詛咒,沾染上的人沒有人可以幸免,但是我當時關心的卻并不是這個,而是童倩的事情。”

    “鬼臉童倩她在凱撒大酒店里被襲擊了,鬼臉似乎被剝奪,記憶也丟失了,她成了植物人。”

    “我應該想點辦法拯救她,然而當時的我意識到這事情并沒有那么容易辦到,想要救回童倩就必須先找到那張屬于童倩的報紙,那張詭異的報紙奪走了童倩的記憶,只要拿回來重新蓋在她的臉上或許能把她喚醒。”

    “當時的我并沒有成功,因為那張報紙還在凱撒大酒店里,還在那只鬼的身邊,這意味著我又要冒一次險去酒店尋找那東西,這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因為事后我才意識到,酒店里有比那只鬼更加恐怖的存在。”

    “我不能驚動它......”

    一段話布滿了整張人皮紙,上面已經沒有了寫字的地方了,所以話到這里也戛然而止、

    雖然一些廢話比較多,但人皮紙上透露出了兩個十分重要的信息:奪走童倩記憶的那張報紙,以及凱撒大酒店里存在著一個未知的鬼。

    “找到奪走童倩記憶的那張報紙,重新蓋到她的臉上就能取回記憶么?”楊間沉吟了起來。

    這和他的推斷幾乎差不多。

    然而難題是,如何確定童倩的記憶還是完整的,沒有被修改過的。

    楊間提出了這個問題。

    人皮紙這次很配合的將原先的字跡消失,新的字跡浮現出來:“......當時的我并不確定童倩的記憶是否已經被鬼修改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幫她取回記憶之后醒來的就不是童倩了,而是被鬼操控了的未知人格,這不是我想要的。”

    “為了解決這個難題,我只有找到那鬼的源頭,將其限制,然后按照我的意愿把童倩的記憶強行修改,只是這很危險......”

    話到這里又停止了。

    “說了這么多又回到了原點么?還是要我先對付那只鬼才行。”楊間感覺自己雖然得到了答案,但也兜了一個圈。

    看似得到了答案,其實沒有。

    他想救醒童倩得到情報對付那只鬼,然而救回童倩就必須先解決那只鬼,這樣一來情報就不重要了。

    人皮紙上的方法就成了一種雞肋。

    “難纏的東西。”楊間瞇著眼睛看著手中的人皮紙。

    和這東西打交道的確是一種智力上的較量,一般人還真吃不定它。

    否則當初楊間選擇吊死在鬼鏡面前的時候也不會將其托付給張偉,讓他在自己死后轉交給王小明了。

    在楊間遇到過的人當中,也只有王小明有這種資格去和人皮紙打交道,其他人,妥妥會被這人皮紙忽悠死。

    然而就在他沉思的之后,人皮上舊的字跡消失了,新的字跡又浮現了出來。

    這是非常少見的主動顯露信息。

    但看見這上面新的信息時楊間臉上露出了驚色猛的站了起來。

    “......童倩的事情讓我意識到了當時那種情況我具備了完美駕馭兩張鬼臉的條件,雖然達成的條件有點苛刻,但如果成功的話我將擁有一個非常強力的下屬,失去記憶的童倩具備駕馭兩張鬼臉的資格,一旦她駕馭成功,而我則可以通過修改她的記憶來保證對我的效忠。”

    “這一切的在于我能否限制那只鬼的基礎上。”

    ......

    下面的一行字又寫出了一個特殊的方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