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335章黑色的燭火

  • 神秘複蘇 - 第335章黑色的燭火字體大小: A+
     

    此時此刻。

    楊間站在了一張飯桌前。

    白色的餐桌布一塵不染的鋪在上面,桌子的中間擺放著一個花瓶,里面插著一朵白色的玫瑰花,鮮艷芬芳,像是早上剛剛從花店里面買來的一樣,和其他餐桌上已經干癟了的鮮花顯得格格不入。

    而在飯桌旁邊,放著一個白色的瓷盤,旁邊擺放著一副刀叉,盤子的里面裝著的居然是一張人臉。

    人臉上隱約露出了恐懼絕望之色。

    楊間看了看那旁邊的刀叉,刀叉上染著血,仿佛這張人臉就是用這幅刀叉硬生生的從一個人的臉上活生生的切割下來的一樣,不,不是仿佛,而事實就是如此。

    他甚至還看見那人皮臉下流出的鮮血匯聚在盤子底下冒著淡淡的熱氣。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這里剛才正在發生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然而這對楊間而言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打擊。

    “不,這不可能啊,從我動用鬼域到結束前后絕對不會超過一秒鐘,這里剛才如果有一只鬼坐在這里的話以我的能力完全可以趕在那東西離開之前將其截住,為什么偏偏還是讓它該跑了?”

    楊間飯桌旁邊那張被使用過的椅子。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行動已經如此之快了,居然還會造成這么一個結果。

    “是失敗了,早說讓我來,你偏不聽。”熊文文看見楊間站在那里皺眉思考,撇撇嘴道:“如果我提前預知到了那只鬼的話它肯定完蛋。”

    “你預知到了也沒用,行動的人是我,這東西能在我動手的瞬間就消失,這其中絕對有別的什么原因,不可能是我行動有問題。”

    楊間看了他一眼道,剛才他可是獅子搏兔一般用盡了全力。

    “不過鬼和鬼之間是不一樣的,至少目前而言我沒有碰到兩只同樣的鬼,想要解決這東西就需要不停和它打交道,直到最后了解它的能力,行動規律,以及殺人方法.....我本來是想跳開這些因素直接將其關押的,現在看來還是我太天真了一點。”

    “但至少我可以肯定一點,這鬼絕對沒有實體,可能是一種唯心般的存在。”

    楊間做出了大膽的猜測。

    如果這只鬼真的是那拿著報紙可以篡改記憶的鬼,那么再仔細想象,楊間從遇到那只鬼開始就見過那只鬼的本體么?

    答案是沒有。

    他也被那只鬼襲擊過,但那只鬼第一次出現是以楊間死去的父親身份存在的,第二次是以趙磊的身份存在的。

    換句話說,那鬼壓根就沒有屬于自己的身份。

    沒有身份就意味著不存在。

    不存在就疑是唯心。

    所以楊間隱約覺得那只能篡改記憶的鬼或許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如果趙磊活著的話他一定能知道更多,可惜他死了,但他臨死之前那么迫切的希望自己快點解決那鬼東西,這肯定是由原因的。

    只是他無法理解當時趙磊那種急迫的心情。

    “既然行動失敗了要不還是先出去再說吧,待在這里難道你不覺得害怕么?”熊文文不由自主的靠在楊間身邊,一雙大眼睛左右掃看。

    生怕某個黑暗的地方就突然多出一個人來。

    “行動要一步步來,我之前就制動了兩個計劃,一個是不安常理出招,直接用上所有的手段強行關押鬼,這樣可以避免無意義的碰撞和消耗,畢竟你能預知未來我又有這個資本,但現在這個計劃受阻了,不過我還不打算放棄,決定再試試。”楊間轉身將裝尸袋取來,然后重重的放在旁邊的一張餐桌上。

    他打開袋子在里面取出了一根蠟燭。

    “這是鬼燭?”熊文文認出了東西。

    楊間撕開包裹鬼燭的一層金箔,準備點燃的時候熊文文卻又嚇了一跳:“我靠,楊間你瘋了,這是白色的鬼燭,會把鬼引過來的。”

    紅色的鬼燭點燃之后是可以避免人被鬼殺死,但是白色的鬼燭卻有著截然相反的功能,可以把鬼引出來。

    “不行不行,你不能點,這可是作死,我可不陪你作死。”

    熊文文臉色都白了,抓住楊間的手不讓他點燃這根蠟燭。

    “之前你也說了,這里的鬼不止一只,你要是把這酒店的鬼全部引出來了,萬一你頂不住,那不是要害死我么,我還是個孩子,你不能這樣害我。”

    “我當然明白,但這是最直接的方法不是么?”楊間并沒有因為他的阻攔而生氣,而是非常凝重道:“那鬼引出來我們主動出擊這樣勝算要大一點,如果和幾只鬼在這酒店捉迷藏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會和童倩一樣栽在這里。”

    “這酒店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趙磊別的地方不選就選這里一定是有理由的。”

    “你都說了這酒店不簡單,那你更要小心一點,要點也別現在點啊,玩游戲哪有上來就拼命的,要是你要找的那只鬼沒有出現,沒出現了別的東西,我們會死的。”

    熊文文死活都不想讓楊間點燃這根白色的鬼燭。

    因為他以前吃過這方面的虧。

    以為只是把一只鬼引出來,結果引出來某種意想不到的恐怖。

    那一次,熊文文靠著預知未來活了下來,其他人全栽了。

    楊間目光閃爍,也在猶豫,他當然明白熊文文說的話也有道理。

    酒店的恐怖不止一處,他也擔心這一根白色的鬼燭點燃,就好像是一個信號一樣把所有的鬼引出來,到時候那就不是關押鬼了,而是送死。

    風險是有,但如果順利的話那這起事件很快就能解決,畢竟高風險,高收益。

    “一分鐘,不,只要三十秒,我需要確定一下那只鬼到底是不是還在附近,要是這樣離開或許白白將那只鬼放走了也有可能。”

    楊間決定還是進行一次嘗試。

    他不太相信,自己的行動就真的一點效果都沒有。

    目前鬼域還在,那只鬼可能就在附近逗留,甚至有可能就在身邊。

    而且這盤子里的人臉也證明著,這次碰到的東西和篡改趙磊那只鬼的有著很大的聯系。

    不理會熊文文的害怕,楊間取出打火機非常堅決的將這根白色的鬼燭給點燃了。

    和紅色鬼燭散發出的陰森的綠色燭火不一樣,白色蠟燭散發出來的燭光卻是黑色的。

    這種黑色的燭光比那綠色的燭光還要詭異,僅僅只是剛剛點燃,附近的鬼域就受到了侵蝕,被一層黑暗覆蓋,這黑暗似霧霾,又如深淵一般看不到盡頭,似乎隔絕了一切事物的干擾,能連接某種無法理解的詭異之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