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321章無限循環的交易規則

  • 神秘複蘇 - 第321章無限循環的交易規則字體大小: A+
     

    “這是什么意思?”楊間看到這張紙條,眉頭一皺。

    自己用一碗狗血換了一碗蛋炒飯,按照之前的推斷自己算是完成了和鬼之間的交易,可是沒想到轉眼之間這鬼櫥卻又向自己提出了一個要求。

    把鬼櫥搬出去?

    搬出去......是搬出這個密室,還是搬出這個古宅。

    看著手中的這張紙,楊間腦海之中又浮現出了另外一個想法:“我為什么一定要按照這個鬼櫥的要求去做,萬一動了這鬼櫥引發了不可控的危險,到時候不是自己坑了自己么?如果我對這個要求置之不理的話,會發生什么事情?”

    他覺得自己應該做這樣的嘗試。

    也許楊間將鬼櫥搬出去之后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但這樣的話他就失去了一個摸索鬼櫥奧秘的機會。

    和鬼打交道次數必須減少,過于頻繁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之后,楊間決定什么都不做,觀察這鬼櫥到底會有什么樣反應?

    所以現在他是拒絕將這個鬼櫥搬出去的。

    一邊留意著鬼櫥的變化,一邊檢查著手中的這盤蛋炒飯。

    聞了聞......真香~!

    不過楊間當然不敢吃,沒有必要為了一碗蛋炒飯以身犯險,這碗蛋炒飯只是實驗的結果而已,回頭就處理掉。

    拒絕將鬼櫥搬出密室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一切平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拒絕這個鬼櫥的請求似乎并不會帶來什么危險,但是出于謹慎目的楊間還是決定多待一待,免得自己前腳一走,后腳就出現異常,到時候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之下出現了變故那就不好了。

    然而又過了五分鐘。

    加起來應該是一刻鐘,十五分鐘。

    這個時候楊間目光一凝,死死的盯著櫥門的縫隙。

    一縷猩紅的鮮血逐漸的從里面滲透了出來,而且逐漸的往外溢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在這密室里飄蕩出來。

    這鬼櫥在往外滲血?

    “是之前放進去的狗血被打翻了么?”楊間想到了之前的那碗狗血,但隨后他卻立刻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因為血的顏色和之前的狗血不一樣,這種鮮血粘稠,黯淡,發黑,像是盛放了好幾天已經有些腐爛變質了,而且溢出的血量已經大大的超過了一碗狗血的份量。

    隨著血液流下,逐漸染紅了木櫥,并流淌在了地上,匯聚成一團,不斷的往外擴散著。

    另外,櫥門溢出的血液也越來越多了,之前只是下面的一條縫隙,但是現在,上面櫥門的好幾條縫隙都在往外滲透血液,不,不對,不是櫥子里面在滲血,而是這老舊的木頭都在往外冒著血珠子。

    僅僅只是三分鐘的時間不到,原本的陳舊脫色的櫥子就已經變成了一個黯淡猩紅的木櫥。

    血液仿佛給它刷上了一層油漆。

    “這東西很邪門,原主人的忌憚不是沒有原因的。”楊間臉色微微一沉,思考著是否將這個鬼櫥搬出密室之后完成了它得要求這種異變就會平息?

    如果自己依然拒絕么?

    繼續觀察。

    他看的出來這鮮血雖然看著嚇人,其實對自己沒有危害,他感覺不到詭異之處,這血不是和當初嚴力的鬼血一樣能夠對其他的鬼產生壓制作用,所以他又這個膽量繼續放任這鬼櫥產生變化。

    這種放任詭異物品逐漸復蘇的方式換做其他的馭鬼者絕對不敢這樣玩,

    楊間也是藝高人膽大。

    亦或者他身上帶著一根鬼燭自信可以應付各種情況。

    時間繼續一點點的過去,楊間是掐著時間觀察這鬼櫥情況的。

    有一個一刻鐘過去了。

    鮮血已經填滿了地面,并且血量已經在地上匯聚的有好幾公分更高,如果還這樣放任不管的話這鬼櫥之中溢出的鮮血似乎能填滿整個密室。

    難道將這個密室封鎖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

    怕溢出的鮮血漏出去?

    不過這個時候第二個變化出現了。

    當鮮血逐漸的沒過櫥門的四只木腳的時候,下面的那層櫥門這個時候又發出了一聲老舊的嘎吱聲,竟緩緩的打開了。

    一只浸泡的有些發腫怪異手掌從下面的那層櫥門之中伸了出來,并且試圖將櫥門打開,似乎這只腫脹手掌的主人要從里面出來。

    在楊間放任不管的情況主席埃櫥門被打開了一小半。

    一縷縷黑色的頭發從里面率先垂了下來,濕濕嗒嗒,仿佛剛從水里撈起來一樣。

    而透過那半開的櫥門,楊間看見里面并非空無一物,而是被塞的滿滿,不留一丁點的縫隙,但他隱約可以判斷出來那應該是一具被水浸泡的渾身腫脹的尸體,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具女尸。

    鬼~!

    這櫥子下面無緣無故得多出了一只鬼。

    楊間瞬間臉一黑。

    他就知道這事情沒有這么簡單,自己不幫這鬼櫥辦事,這鬼櫥就要出現自己不可控的情況了。

    第一個十五分鐘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是十五分鐘一過,卻在往外滲血。

    這血沒有危害,但卻很詭異。

    似乎相當于一個警告。

    第二個十五分鐘,警告結束之后楊間還沒有把鬼櫥搬出去,于是鬼出現在了下面的櫥門里,并且要打開門出來。

    一旦這具被浸泡的腫脹的女尸出來之后會產生什么結果是可以預料的。

    要么找楊間算賬,殺死他,要么就是鬼櫥打破了某種平衡,開始出現了類似于厲鬼復蘇的情況。

    無論哪種情況都不會是好事。

    而且僅僅只是拖延了半個小時就出現了鬼,如果拖延一天,十天,一百天呢?

    這鬼櫥是不是會釀成更大的危害?

    實驗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楊間覺得是時候應該打住了,他沒有必要因為一場實驗就去和一只鬼正面接觸,這樣沒有任何的好處。

    “現在我要是把這鬼櫥搬出去的話會怎么樣呢?”

    他想要看看自己完成了要求會有一個什么樣的結果。

    當即,楊間無視那下面逐漸打開櫥門掙扎要出來的女尸而是直接動用鬼域將這鬼櫥連同自己直接送出了古宅,來到了小區一棟高樓的樓頂。

    外面陽光高照,甚至有些炎熱,全無那古宅里那種陰森恐怖的環境。

    楊間站在樓頂,在他的旁邊放著一碗蛋炒飯,不過在他的對面卻是一個涂滿鮮血的木櫥。

    匪夷所思的是,他才把這個鬼櫥帶出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鬼櫥上面滲透鮮血的情況就停止了。

    而且下面那逐漸打開的櫥門也嘎吱一聲仿佛被風吹動著自行關閉。

    就連從縫隙里垂下的那濕漉漉的女尸頭發也消失不見了。

    一切的詭異在瞬間就得到了平息。

    “我做到了這鬼櫥的要求,所以這鬼櫥才又保持了平靜。”楊間沉吟了一會兒,確定詭異的情況不會再發生了,他又試圖打開下面那個櫥門。

    看看那具被浸泡的發腫女尸到底在不在。

    小心翼翼的打開一看。

    里面空無一物,之前發生的事情好像是他的幻覺一樣,根本不存在,下面的櫥門里面依然是三面木頭,哪有什么女尸,

    但楊間知道這不是幻覺,因為櫥子里面殘留著幾根黑色的頭發,還有一些濕漉漉的水跡。

    這一切的跡象都表明剛才的確是一具尸體在這里待過,只是又不知道為什么消失不見了。

    而櫥子溢出的血液雖然停止了,但隨著烈陽的暴曬,余下的血液干枯卻在老舊的櫥子上面形成了一層暗紅色的油漆。

    鬼櫥煥然一新。

    仿佛預示著塵封一百年的某種事物又重新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

    楊間坐在被太陽曬得有些發燙的水泥墩子上,看著這煥然一新的鬼櫥,陷入了思索之中:“之前我寫下了要一碗蛋炒飯的要求,這鬼櫥卻提出了一碗鮮血的條件,我辦到了,蛋炒飯出現了,交易達成,但隨后鬼櫥要求把櫥子搬出古宅,并且這個條件是隨著蛋炒飯一起出現的,然而我拒絕了,鬼櫥開始出現詭異......一刻鐘時間警告,半個小時開始有鬼出現,然而我做到了鬼櫥恢復正常。”

    “這樣算起來的話豈不是兩個要求完成一個條件,這種交易也太吃虧了,等等,我換過來想,鬼櫥在向我提出要求的時候我是不是可以反過來向鬼櫥提出條件?”

    思考之中,楊間猛地發現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這一點很值得去探索,也許真的有可能搬到。

    “不,不對,如果我在向鬼櫥提出要求的時候鬼櫥辦到了,那么接下來鬼櫥就應該繼續向我提出條件了,這樣一來交易就會不停的進行,永遠不會停息下來,而且隨著交易的過程,交易的‘額度’也會越來越大,現在我或許只是要一碗蛋炒飯,也許交易個幾十次,鬼櫥說不定要求我殺了全世界的人......”

    驀地。

    楊間渾身一顫,聯想到了原主人留下的那句話的內容:你將擁有一切,也將失去一切,務必慎重。

    這是一種不對等的交易,因為鬼是可以承受一切的,人卻承受不了一切。

    所以楊間不提出要求,免費給鬼櫥做事就意味著中斷了無限循環的交易,如果他貪心繼續提出要求,那么這場交易將會繼續進行下去,直到一方先承受不住。

    但吃虧的一方顯然是人。

    規則上也許是平等,但是人和鬼的差距注定了這場交易的不公平。

    “兩個條件換一個要求,這就是鬼櫥真正的作用,所需的東西價值越大,付出的代價就越大。”楊間嘗試了半天得出了這么一個結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