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307章X檔案

  • 神秘複蘇 - 第307章X檔案字體大小: A+
     

    雖然只在公交車上呆了十二個小時。

    但這半天的時間里楊間經歷的這一切卻是危險而又恐怖,同時也增添了許多疑惑和不解。

    鬼車,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一輛可以運送鬼的工具。

    還有那些站點又是什么地方?鬼域么......看著并不像,那片一望無際的墳場又是一個什么樣地方?

    之前熄火下車的之后,哭墳鬼,干尸新娘,還有那夢魘這些鬼又去了哪里?

    “接觸的東西越多,就越覺得這個世界很神秘,也很可怕,如果當時我下車離開了那輛公交車或許我能探索更多的東西,但毫無疑問我會死在那鬼地方。”楊間面帶沉思的走在馬路上。

    他微微抬頭看著街道上匆匆而過的行人。

    他們還和以前一樣生活著,該工作的工作,該上學的上學。

    一切都無比的正常,仿佛靈異事件和他們完全挨不上邊。

    楊間已經不止一次感慨,無知正好,至少在他們遇到靈異事件之前可以一直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思緒很快收了回來。

    他現在得掂量著鬼車事件透露出來的信息和價值了。

    一輛能壓制厲鬼復蘇的車。

    這對那些馭鬼者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救星。

    唯一困難的就是如何定位那輛車的位置,在需要的時候能及時上車。

    “許峰的手機還遺失在車上,可以通過定位他的手機信號確定鬼車的位置,不過全球定位系統的話只有總部才有,這是機密,也就是說要找到鬼車也就只有靠總部才能做到。”楊間心中開始盤算著起來。

    “但我從林北那邊得來的情報是最重要的。”

    想了想。

    他覺得自己無法直接從這件靈異事件當中得到最直接的利益,只能是換取一份看不見的功勞。

    算了。

    就當是做一次義務工吧。

    楊間想了想,還是聯系了自己的接線員。

    “是我,楊間。”

    接線的人不是劉小雨,而是聲音性感動人的新接線員秦媚柔。

    “你好,我是接線員,有什么事么?”秦媚柔的聲音有些低沉,似乎上次被楊間氣得不輕,現在不敢用那比較溫柔的語氣通話了。

    楊間邊走邊道:“你旁邊有其他人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我身邊沒有其他同事。”

    秦媚柔道:“但我希望你尊重一下我的工作,我只是你的接線員,并不是你發泄的對象,如果你需要找個人發泄的話,我可以給你找個從事某些方面的經紀人,他會給你介紹一些比較符合你心意的女孩。”

    楊間沒有理會她的話,直接道:“準備建立新的檔案,代號:鬼車,靈異事件級別X級。”

    “X級?所有的檔案從C級到S級都有,從未有過X級檔案。”

    秦媚柔道:“如果你不清楚流程的話,我可以重新給你說一遍。”

    “這話從你嘴中說出來,我開始懷疑你的身份以及職業素養了。”

    楊間冷冷道;“現在我沒有功夫和你扯別的,給我老老實實的建立檔案,自己級別不夠就別在電話里丟人了,我說,你做,做不到就換人。”

    X級檔案,是他在權限升級之后才了解到的存在,屬于神秘未知的靈異檔案,無法定義危害程度,但卻非常重要的事件。

    通訊室內的秦媚柔此刻怔住了一下。

    她對楊間有過三個影響,一個是從他的簡歷上了解到,楊間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三學生,應該是很好打交道的那種年輕人。

    第二個影響是從解決大昌市S級靈異事件上,心中覺得這是一個極富正義感的人,值得欽佩。

    第三個影響則是從之前的那一通電話,認為這楊間就是一個正兒八經的釣絲。

    但現在聽到這種近乎于生硬,冷漠的語氣,秦媚柔又不禁心中一顫,感受到了一種絕對的強勢以及莫名的可怕。

    比想象中的馭鬼者還要讓人感到畏懼。

    “好,已經準備建立新的檔案,還請說明。”秦媚柔收起了種種情緒,急忙開始準備速記,以及電話錄音。

    “小春市鬼車事件,我在昨天傍晚六點左右上車,同車乘客一共二十余人......”楊間將自己發生的經歷進行復述.

    “途徑第一站,是一處臨時站點,路邊只有荒棄的田野,田野中間有一座墳丘,一只鬼跪在墳前哭,我給那只鬼的代號為:哭墳鬼,恐怖級別A,車上的乘客除去林北和許峰以及我之外全部下車,至少二十人。”

    “......第一波哭墳鬼的襲擊,下車的只活來三個,其他人全死了,事實證明,鬼車內暫時是安全的,因為活下來的三個普通人成功的跑回了公交車。”

    聽著楊間的陳述,正在建立第二份哭墳鬼檔案的秦媚柔心中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二十幾個人下車,短短五分鐘時間不到,死的就只剩下三個人跑回了公交車。

    其他人全部被鬼給殺死了。

    楊間繼續道:“第二站也是一處荒山,公交車停在了山林下的一條小島上,順著荒蕪的小道可以看到山林之中一座老舊的木宅坐落在那里,木宅前面掛著兩個紅色的燈籠......那只鬼上車了,是穿著紅色旗袍,蓋著紅色頭巾的女鬼,我不清楚那是不是女鬼,因為那東西漏在外面的雙手像是暗褐色的干尸,我給它得代號是:干尸新娘,只論危害程度的話可以暫定為C級,但對馭鬼者而言卻極度危險,疑是能夠招鬼。”

    “這一站沒有死人,公交車來到了第三站,那是一處附近被黑暗籠罩的十字路口,公交車停車開門了,一只鬼上了車,可是我并沒有看見,無法建立檔案:不明。”

    “公交車上有一塊電子顯示屏,顯示的乘客數量是4,這代表著車內有四只鬼。”

    “凌晨的時候,車子熄火了,所有人都得下車,四只鬼有三只鬼先后下車的,分別是哭墳鬼,干尸新娘,以及那看不見的鬼。”

    “......早上七點半,我下車了,當我走下車的那一刻,鬼車消失了,我離開了鬼車。”

    “事情就是這樣,檔案建立人:鬼眼刑警,楊間。”

    楊間說完了最后一句之后,又問道:“好了么?”

    “好,好了。”電話里傳來了秦媚柔的聲音,她的聲音之中帶著震驚和一種莫名的恐懼。

    一輛車,上來四只鬼,一次熄火,人和鬼全部下車。

    十分鐘之后鬼車重啟。

    這期間發生了什么雖然沒有細說,但可以想象的到這到底是有多么危險。

    只是親身聽完這個故事都讓人不寒而栗,更別說身處于事件當中的楊間了。

    “既然建立好了檔案那么就給我查一查佛法學院的那個叫林北的學生。”楊間道。

    很快。

    秦媚柔通過電腦查到了林北的信息:“已經找到了,林北,男,一九九零年三月二出生,籍貫......”

    “不用念這些,我對這些資料不感興趣,找到他的家人,告訴他們林北安全,理由自己編,另外再找個正當的借口給他們家匯去一千萬,這筆錢從我工資里扣。”楊間道。

    “可你的工資才一百萬,而且還是年薪,并且這是由當地負責發放。”秦媚柔有些拘謹的問道。

    “你只是接線員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其他的不要管,趙建國會搞定的,再說了就憑我手中的這份檔案至少值一百個億,真算賬的話還是總部賺了。”楊間平靜的說道:“另外讓人去追蹤許峰的衛星定位手機,他的手機就在鬼車上。”

    “再發布通緝令,給我撤了那個許峰,通緝這家伙。”

    秦媚柔道:“通緝許峰?這是為什么?”

    “他在鬼車上想坑死我,這個理由行了么?”楊間說道。

    “涉及在編人員這需要部長簽署才行,一般很難批下來。”秦媚柔說道。

    楊間道:“審批的事情和你沒有關系,你只要上報就行了,好了,事情就是這樣,沒什么事的話別來找我,最近我有點忙。”

    “這些事情我會處理。”秦媚柔道。

    楊間沒有回話,而是直接掛掉了電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