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301章招鬼

  • 神秘複蘇 - 第301章招鬼字體大小: A+
     

    本以為只是哭墳鬼下車之后沒有走還在附近徘徊,沒想到那一具干尸新娘同樣也沒有走。

    昏暗的道路旁邊沒有路燈,透過不知道哪映過來的些許光亮,普通人在這種環境之下只能看到些一些輪廓,根本就分辨不出遠處站著的到底是人還是一棵樹。

    楊間沒有將鬼域的范圍擴大,免得招惹這里一些未知的恐怖。

    但這干尸新娘的詭異出現,屹立在后面的馬路上,面朝這里,著實讓他驚出了一身冷汗。

    比起那哭墳鬼,楊間更忌憚的則是這干尸新娘。

    至少面對哭墳鬼的時候他的鬼眼沒有給出某種強烈的警告,但面對這干尸新娘的時候卻是讓人心驚肉跳。

    連鬼眼都能感覺到不詳和詭異,不提其恐怖級別多少,但論對馭鬼者的威脅而言,絕對是這里最大的。

    沒有之一。

    “張浩被那干尸新娘操控了?隔著兩層鬼域,無視哭墳鬼的襲擊,這東西也能硬生生的將張浩帶走?”楊間眼睛死死的盯著張浩遠處的那身穿紅色旗袍,蓋著紅色頭巾的那具干尸。

    他沒有輕舉妄動。

    因為心中隱約覺得,如果這東西盯上的人是自己的話,那么自己也絕對難逃一死。

    不需要證據,只是自身經驗和鬼物與鬼物之間的隱約感應,亦或者朦朧點來講就是第六感。

    在地上躺尸的許峰這個時候也發現了楊間的不對勁,還以為這家伙拿著手槍在自己身前筆畫著怎么下手,沒想到轉而就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而順著楊間的眼光看去,許峰也看到了馬路對面那個身處于昏暗之中的人形輪廓。

    那東西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卻讓人有種莫名的悚然。

    似乎耳旁回蕩的哭聲也可以暫時性的選擇忽略了。

    “一只比這哭墳鬼威脅更大的鬼......是之前上車的那具干尸么?”許峰心提了起來。

    他不怕這個新人楊間,就怕一口氣遇到好幾只鬼,一波扛不住就死在了這里。

    “只要再撐片刻,等到公交車重新啟動,回到車上之后我就能安全了,已經活到了現在,絕對不能意外的死在這里。”他眼聲之中透露出強烈的求生**。

    另外一旁的那個鴨舌帽男子狀態似乎有點不對勁了,陷入熟睡之中的他這個時候仿佛做了噩夢一樣,身體不斷的抽搐,同時手腳不停的胡亂擺動,口中還絮絮叨叨的念著什么話,仿佛已經陷入了危險之中一樣,急于想要逃跑。

    楊間的鬼域,許峰的躺尸,鴨舌帽男子的睡覺。

    三個人用屬于自己的方法規避著周圍厲鬼的襲擊,只是面對這種隨時可能出現的恐怖危險,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夠活著離開這里。

    畢竟剛才車上的鬼有四只。

    目前只出現了兩只而已,鬼的數量已經超過了人的數量,這種對比更加讓人絕望和無力。

    “踏,踏踏~!”

    一聲清晰的腳步聲回蕩在周圍,伴隨著哭聲傳進了幾人的耳中。

    身處于鬼域之中的張浩臉色僵硬帶著悲傷,留著眼淚一步步的走出了鬼域,來到了那具干尸的身邊。

    他還活著。

    哭墳鬼的哭聲沒有能殺了他,某種厲鬼的能力似乎無形之中救下了他,讓他暫時避免了死亡的威脅。

    然而死亡來得遲,卻要給張浩帶來更大的恐懼。

    面對著眼前的這具穿著旗袍的干尸,張浩能感覺到這東西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陰冷的氣息,同時也能聞到一種揮之不去的淡淡尸臭,那露著袖子外面的一雙暗褐色尸皮包裹的干枯手掌,實在是讓人聯想不到什么好東西。

    極大的恐懼之下,張浩意識已經蒙了,他思維已經停滯了,不知道該想什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能在這種情況之下保持冷靜的也只有楊間這種異類了。

    他死而復生之后失去了一些情緒,淡化了很多的情感,恐懼雖然還有,但已經不明顯了。

    “張浩會怎么死?這個干尸新娘的殺人規律又是什么?還是說這種級別的鬼所為的規律已經很難摸頭了,涉及某種無解的存在?只能避免,無法解析。”楊間目光微動,實在是分析不出來張浩為什么會被控制。

    明明是身處于鬼域之中,按理說已經和外面的世界隔絕了,普通的鬼都無法發現鬼域之中的人,就算是這東西不一般,要做到無視楊間的存在直接把人帶走也的確是匪夷所思。

    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站在街對面的干尸新娘忽的又了動作,它緩緩的伸出了僵硬而又干枯的手掌,然后牽住了張浩的手。

    人與鬼觸碰在了一起。

    張浩身子微微一顫,仿佛咽下了臨死前的最后一口氣,整個人再也感覺不到生命氣息了。

    僅僅只是一碰,他就死了。

    而死掉的張浩尸體并沒有倒下,而后又詭異的動了起來,然后轉過身來,一邊牽著那干尸新娘的手,一邊對著這邊揮手。

    他臉慘白,沒有一絲血色,面上帶著悲傷的哭意,但卻強行擠出一絲微笑,這種神情要多怪異有多怪異。

    “張浩這是在向誰招手?”楊間臉色一變,隱約覺得像是在和自己招手,但隱約覺得又不是。

    張浩招手的同時,周圍的另外一個情況又有了變化。

    哭墳鬼的哭聲戛然而止了。

    同時旁邊的樹林之中傳來了颯颯的聲音,一個穿著白色的孝服,帶著帽子,一塊白布垂下遮蓋住臉龐的人逐漸的出現在了樹林之中的陰影里,并且一步步的向著這邊走來。

    在林中哭墳的鬼,走出來了~!

    “張浩不是在對我招手,他是在對哭墳鬼招手,他在......招鬼。”楊間意識到這點之后渾身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砰~!砰~!砰~!”

    身后那熄火的公交車上也傳來了動靜,像是什么東西在拍打著車身,發出了沉悶的聲音。

    漆黑一片的公交車上似乎還藏匿著一只鬼。

    那只鬼至始至終都沒有下車,它就在公交車上,但是因為張浩的這招鬼,它似乎要從公交車上下來了。

    三只鬼的存在此刻全部暴露出來了。

    還有一只鬼......一只看不見的鬼位置沒有確認。

    然而,身邊的那個鴨舌帽男子在睡覺的時候卻掙扎的越發劇烈了,時而發出驚恐的怪叫,時而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時而又雙腿胡亂猛瞪,仿佛在睡夢之中有一只恐怖的鬼正在不停的追殺他。

    見到他那種樣子,楊間幾乎可以確認那只鬼就在這鴨舌帽男子的身體里。

    不,他這個樣子也許不是在身體里,而是在睡夢之中。

    那是一只能夠入夢的鬼。

    瞬間。

    楊間想到了那個網站上各國發布的一份全球厲鬼排行榜,其中排在第二的厲鬼,代號夢魘,據說就能在睡夢之中殺人。

    但是規律已經被各國洞悉了,只要不睡覺的話就可以避免被殺。

    “這家伙不會是遇到了那代號夢魘的鬼吧?”楊間冒出這種猜想的時候只覺得頭皮發麻。

    這種情況簡直比s級靈異事件還要可怕,四只鬼全部到場,而且沒一個是簡單的貨色。

    單獨放出去一只都足以釀成一場大型靈異事件。

    然而此刻面對這些鬼的人就只有這寥寥三個人。

    之前上車的普通人在第一波下車的時候就被哭墳鬼給哭死了,剩下的三個人楊間也保不住,死在了第二層鬼域里,最后一個死的張浩這個時候成了那個干尸新娘的鬼奴,似乎被操控了。

    而成為鬼奴的張浩似乎讓干尸新娘的某種恐怖得到了擴散,這一招手卻直接把哭墳鬼還有公交車上的另外一只鬼給招出來了。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靠自保就能了事的了,必須想辦法破了這死局,否則某個人先撐不住死了,接下來迎來的就是接二連三的死亡,最后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離開這里。”楊間此刻額頭上都流下了冷汗。

    這種時間和死亡之間的雙重壓迫已經很久沒有遇到了。

    記得唯一一次那應該是在七中面對敲門鬼的時候。

    死而復生,完美駕馭了鬼影,死了仇人趙開明,成為了大昌市的國際刑警......感覺人生已經走上了巔峰,前途一片光明,要是因為撿個手機死在了這里,楊間覺得以后馭鬼者圈子里會有任何人笑話自己的。

    “許峰,你反正躺尸在哪也是躺,不如幫我一個忙,能不能活下去就全看你了。”楊間雖然聽不見但不影響說話,猛地回頭將鬼域覆蓋了過去。

    然而詭異的是,鬼域在接觸許峰這腐爛的尸體時,卻選擇避開了。

    他無法被鬼域覆蓋。

    “你想做什么?你別胡來,這種情況你想大家一起死么?”許峰張口急喝道。

    隱約感覺楊間要對自己做出什么不人道的事情。

    楊間現在是暫時性失聰,聽不到他說什么,見到鬼域無法影響許峰的這具尸體,就知道這家伙也是一個異類,也沒有時間多猶豫了干脆將鬼影覆蓋在全身,形成了一件黑色鬼衣般的東西,這可以保證他接觸一些詭異事物的時候可以不受到傷害。

    二話不說,直接抓住了許峰尸體的一只腳,然后像是提一個雞崽子一樣提了起來。

    他身體融合了鬼影力量有噸級,提起一具尸體簡直不要太輕松。

    “你這新人想要做什么?”許峰大怒起來。

    他搞不明白,這個人到底為什么能活到現在,比自己和那家伙還能抗,按理說這新人應該活不到現在才對。

    楊間不理會他,而是直接把他這已經腐爛了的尸體像是沙包一樣丟向了那馬路對面的干尸新娘。

    他要打破張浩那招鬼的動作,而這關鍵應該是這干尸新娘和張浩之間的牽手。

    自己不敢直接接觸,甚至是鬼影他都不敢這樣放出去,萬一也被這干尸新娘牽手了,那就完蛋了,所以躺尸的許峰反而成為了一件壓制其他厲鬼武器。

    下一刻。

    許峰飛了出去,朝著干尸新娘的方向。

    “哪怕許峰這具尸體沒用壓制不了這干尸新娘,只要能拖住一會兒也是好的,至少不能讓這些鬼全部聚過來。”楊間心中這樣想到。

    下一刻。

    許峰的這具特殊身體飛過去準確無誤的砸在了干尸新娘的身上。

    這東西立刻就倒在了地上,被他的這具尸體壓在了身下,同時旁邊被操控的張浩也松開了手。

    面帶怪異表情對著這邊招手的張浩這個時候似乎失去了某種力量的支撐,他也倒在了地上。

    “有用么?”楊間臉色凝重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秘復蘇》,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