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295章信息指引

  • 神秘複蘇 - 第295章信息指引字體大小: A+
     

    在有恃無恐的情況之下,楊間抓住了人皮紙的弱點,這是他目前為止和這詭異的東西打交道占據一點優勢的地方。

    如果身處于靈異事件當中,這人皮紙利用人求生的心理,往往是它占據上風。

    這是一場危險的博弈。

    楊間知道,一旦自己輸了,下場可能會比趙開明更慘。

    但靈異事件全球爆發,每個人未來都沒有任何的保障,他留下這東西也只是給自己增加一點自保的底氣而已。

    這次趙磊留下的筆記刺激了楊間,讓他一刻也不想讓那只鬼以趙磊的身份繼續游蕩在外面。

    那種詭異的東西必須得到關押。

    交談依然在繼續。

    夜色來臨,外面五樓逐漸變得昏暗起來。

    楊間并不怕黑,他一個人開了一盞燈坐在桌子前尋求答案。

    威脅似乎起了作用。

    恢復平靜好一會兒的人皮紙又逐漸的有了變化。

    一行字跡冒了出來:趙磊的事情我并不知道,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現在的情況很特殊,雖然我很想幫助他,但是以我當時的能力無法做到,我跟丟了那只鬼的位置,無法有效的確定他......但我相信如果給我一點時間的話或許能有辦法找到他的位置。

    之后這一行字跡下面冒出了三個字:一個月。

    楊間看著臉一黑。

    這人皮紙鬼話連篇,它要自己等一個月,一個月之后趙磊或許又成長到了一個未知的高度,絕對沒有現在這么好對付。

    要知道s級靈異事件的主角鬼嬰也才成長了兩個月不到而已。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那東西克制自己的鬼眼,在那紅紙面前他無法使用鬼域。

    “你是想拖延時間么?”楊間冷著臉盯著這張暗褐色的人皮紙。

    人皮紙上的字跡逐漸開始消失,很快,所有的信息就又被詭異的抹除了,再次恢復了平靜。

    “你現在談判的資本并不足,我如今已經徹底的駕馭了無頭鬼影,再用無頭鬼影控制鬼眼,這種情況之下厲鬼復蘇的時間將會極大程度上延緩,如果我不出什么意外的話,應該在未來幾年,甚至是十年之內都不用擔心厲鬼復蘇,除非中途鬼影又再次從死機當中蘇醒過來。”

    楊間道:“換句話說,你現在對我而言并不是必需品,如果你不能展現足夠的價值,我剛才威脅要將你這東西埋進地下一萬米的深處并不是開玩笑。”

    熬過了上吊自殺一關,他覺得自己有這個資本擺脫對人皮紙的需求。

    當然,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上吊自殺的時候也是人皮紙的一個機會,只是這個機會它錯過了,當時的楊間并沒有將其帶在身邊。

    “不管你這東西是什么,是未來的信息的載體也好,還是說一只未知的鬼也罷,給你十秒鐘的時間考慮,我得不到想要的信息,那么你對我而言就沒有價值,我會毫不猶豫的將你徹底掩埋。”楊間站了起來,盯著這人皮紙,展現出了足夠的強勢。

    在生存問題得到解決之后,很多看似困難的選擇其實都能迎刃而解。

    所以這場詭異的談判,他占上風。

    楊間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開始倒數。

    一秒,兩秒,三秒......

    五秒之后,沉寂下去的人皮紙浮現出了字跡:“在我得不到答案的時候,或許那個民國老宅中的第二間房能給我想要的一切。”

    一個信息指引出現在了楊間的面前。

    老宅第二間房?

    楊間目光頓時一凝。

    不由的看向了小區后面的方向。

    那里有一棟正在翻修的民國老宅,里面什么都沒有,就只有三間房。

    最后一間房,楊間在里面發現了鬼鏡。

    這是他從餓死鬼事件當中活下來的根本,也是擁有非凡價值的詭異物品。

    但除了那最后一間房的鬼鏡之外,第一間房,第二間房還存在著未知的秘密,當時的他并沒有選擇探索,因為楊間覺得那里很可能隱藏著極大的恐怖,自己如果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之下深入了解的話也許會栽在那里。

    謹慎是很有必要的。

    “這個時候提起那第二間房,你這不會是借刀殺人吧?”楊間心中卻不禁冒出了這樣的一個懷疑。

    人皮紙沒有的回應,第三次陷入了死寂當中,什么信息提醒都消失了,而且也不再有新的信息冒出來。

    “還是說......這條信息是你目前能透露出來的極限?”

    等待好久還是沒有回應。

    楊間覺得這種威脅的作用已經不大了,人皮紙不肯泄露更多的內容,或許它已經感覺到了信息的提前透露控制不了楊間,反而會被楊間利用這信息變的更強大,從而逐漸失控,無法如預料中的那樣,讓楊間變的對人皮紙格外依賴。

    “看樣子我只能得到這么多信息了,不過加一道保險,先把你埋了,萬一我真被你借刀殺人給弄死了,你就做好這一輩子被埋掉的準備吧。”

    楊間說完,將這人皮紙收了起來,重新放進了盒子里。

    至始至終,這人皮紙依然沒有任何的變化,不知道這最后的威脅有沒有用。

    不管是否有用,楊間已經打算這樣做了。

    他開啟了鬼域將這人皮紙直接送到了地下一萬米的深處,然后在腳下做了個標志,方便以后有機會取出來,

    “明天去老宅走一趟。”楊間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不想大晚上的就過去,覺得等明天天亮再說,這樣至少視線好一點,不需要依賴鬼眼產生不必要的浪費。

    “楊間,你在和誰說話?吃飯了,我做了幾個菜,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張麗琴這個時候走上來,開口說道。

    她似乎打算在這里和楊間一起生活了。

    “好,就來了。”

    楊間查看了一下各個房間,見到那些詭異的東西沒有什么異常之后放心下樓了。

    每天巡查,免得出現意外。

    “車我給你拿去修了,大概要三天時間,不過不是原廠的車漆。”張麗琴道。

    楊間道;“沒關系,差不多就行了。”

    就在他去吃飯的時候。

    地底深處,那被楊間方在一萬米地下的黃金盒子內,沉寂了許久的人皮紙又漸漸的冒出了一行字跡:他太謹慎了......在失去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之后,他開始逐漸的脫離了我的掌控,這并不是一件好事,或許我應該考慮脫離他。

    第二天的時候。

    楊間出了門,經過一番思考之后他準備按照人皮紙上的信息指引去民國老宅的第二間房看看。

    以目前自身的情況,他擁有了一些底氣,就算是遇到未知的恐怖也不至于毫無招架的能力。

    “張韓,你在這做什么?”

    出門沒走多久,他看在小區里張韓帶著老婆在閑逛,卻遇到了一隊看上去像是新聞記者一樣的人采訪。

    張韓似乎有些不耐煩,但卻被這一隊新聞記者給纏住了。

    “都說了我不接受采訪了,大昌市這么多人,你要問什么去問別人吧,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拒絕了透露出任何的信息。

    拿著話筒負著采訪的是以為女記者,穿著白襯衫,梳著精致的妝,身材婀娜,長的很美艷。

    “張先生,我只是問你幾個很普通的問題而已,希望你不要回避好么?”女記者纏了上去,不依不饒。

    身后更有攝影機一路跟拍。

    張韓不想回答任何的問題,因為這記者上來就問了一些敏感的話題,現在大事件剛剛結束,他不想當著攝影機的面弄出什么事情,所以才一直回避。

    聽到楊間的話,張韓立刻道:“楊間你來的正好,這幾天小區附近陸陸續續的來了好幾批記者了,這是最煩人的一批,你能不能想辦法解決一下,畢竟有些問題我不好出面。”

    “趕這些記者走不就是了,這還要我幫忙?我正好有點事要出門一趟。”楊間道。

    張韓走過來低聲道:“這些人上來就問一些特殊的話題,似乎知道什么,沖著餓死鬼事件來的,而且負責攝影的人是外國人,我覺得他們有問題。”

    “那就更應該趕他們走了。”楊間道。

    “我知道,可是攝影機對著呢,我要是一動手,豈不是暴露了自己是馭鬼者的事實么?要是這視頻被瘋狂傳播,那豈不是很糟糕。”張韓道。

    楊間道:“原來你是在顧忌這么?”

    的確,現在靈異事件雖然日益頻發,甚至餓死鬼事件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但實際上大局還是趨于穩定的。

    “這位先生您好,請問你是這里的住戶么?我是某電臺的記者,我先請問你,你相信這次大昌市的迷霧事件真的是化工污染么?還是真如網上所謠傳的那樣,這是一起靈異事件呢?”那個艷麗的女記者抽了上來,逮住楊間就發問。

    楊間看了看鏡頭,示意扛著攝影機的那位外國人靠近一點。

    “快把鏡頭拉近。”旁邊有工作人員道。

    楊間道:“這里是私人的地方,本小區暫時沒有開盤,所以還希望你們能夠離開這里,要不然的話我有權趕你們走。”

    “這位先生,新聞自由是每個國家的權利,我想廣大群眾有權利知道這起神秘事件的真正面貌,你們不接受我們的采訪,是什么讓你們保持緘默?這里難道真的發生了不可思議的靈異事件么?某些網上神秘論壇之中議論大昌市的這起事件是由一位叫鬼眼刑警的特殊人員解決的,請問這位先生你是否對此有了解。”

    女記者咄咄逼人,似乎一點都不在乎是否會被拒絕。

    張韓說的沒錯,這些記者有問題,上來就追問敏感話題,完全不像是街頭采訪的那種,而是有目的的來觀江小區借機查探什么。

    楊間不說話,走了過去,直接搶過來那個攝影機,然后直接丟出了幾十米遠,然后砰地一聲摔在地上,直接粉碎。

    身體的異常,帶來這種匪夷所思的力量,做到這一點并不難。

    “哦no。”扛著攝影機的那個高大的外國男子發出了驚呼。

    “你這人為什么要摔壞我們的攝影機?”一個隨行的工作人員驚怒道。

    楊間平靜道:“損失我會承擔,你們報個價,回頭讓我的會計賠償給你們,但是在那之前希望你們離開這里,我不會再重復這樣的話了。”

    “面對記者的詢問,這位先生惱羞成怒的砸壞了我們的攝影機,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大昌市迷霧事件的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可怕的內容,為什么每個人都對此閉口不談?我是記者蘇珊,正在持續為你們報道。”

    這女記者卻拿著錄音器,繼續語音報道。

    “很煩對吧。”一旁的張韓無奈的笑了笑。

    “的確很煩,現在的記者都這么敬業么?不過我依然可以用妨礙公務的罪名強行驅逐你們,如果你們還要堅持采訪的話。”楊間直接摸出了手槍,對著天上就是一聲警告。

    “砰~!”

    眼前的這個叫蘇珊的艷麗女記者嚇了一跳,反而身后的那些外國人罵了一句謝特,急忙往腰間摸出的武器。

    “哦,什么時候記者也有配槍的資格了?”楊間見此反而笑了起來。

    真是記者的話他還只能嚇走他們,不好真動手,畢竟普通人,自己沒有必要浪費精力。

    但這些人直接摸出了槍就不一樣了。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新聞隊。

    “看你們幾個拔槍的速度很快,比我要專業多了,受過訓練吧,看上去和我以前接觸過的那些雇傭兵有點相同......一隊訓練有素的人,帶著一兩個業余的新聞記者,這樣的組合,我很有理由懷疑你們是間諜。”楊間掃看了一眼。

    一行五人,拔槍的有三個,其他兩個人似乎沒什么經驗,嚇得抱頭蹲在地上。

    “大昌市的危急剛剛解除,某些勢力的手就迫不及待的伸進來了么?”楊間說道,但旋即卻又笑了一下;“不,不對,你們真要探索情報的話,不需要身上配備武器,這種蹩腳的錯誤是不會犯的,讓我猜猜看。”

    “你們配備武器,一定是為了防范危險,而這觀江小區內的危險似乎就只有一個......住在這里的鬼眼刑警?”

    “所以,真正的原因是你們用采訪做掩蓋,目的是為了接觸我?收集我的信息。”

    他做出了大膽的猜測,同時觀察這些人的神情。

    結果沒有讓他失望。

    三個摸槍的人臉色瞬間就變了變。

    “先生,這,是一場誤會,有人想請你參加一場舞會,我們是來和你送請帖的,不借用記者的身份,我們無法在大昌市內活動。”

    剛才那個扛著攝影機的外國人臉色難看,用不怎么順口的中文說道。

    “你叫什么名字,中文說的挺不錯的。”楊間道。

    “特瑞。”那個外國人道。

    “砰~!”

    楊間直接開槍了,一顆子彈貼著他的褲襠飛了出去。

    “抱歉,我槍法不太好,本來想對準你的腳,結果打偏了,我對舞會不感興趣,因為我并不會跳舞,所以只能拒絕你們的邀請了,但我得向你們發出另外一場邀請,大昌市的監獄有沒有興趣了解一下?”

    特瑞嚇得心頭一跳,下意識的就想要拔槍反擊,但卻硬生生的止住了這種沖動。

    這個人似乎并不介意被人用槍對著。

    果然是被魔鬼附身過的人。

    “先生,你應該了解一下,這對你有好處。”特瑞說到。

    楊間道:“你如果放下武器投降的話,我或許會對你態度友好一點,否則,下一顆子彈也許會出現在你們的身上。”

    他雖然他理解某些勢力想要接觸自己的想法,但為什么就不能做出一點正式的邀請了,這樣偷偷摸摸的很丟身份的,難道他們不知道么?

    “還以為真的是記者,搞了半天是沖你來的,那沒我什么事了,你自己搞定吧,我還要去吃早點呢。”張韓帶著受到驚嚇的老婆準備離開。

    “你就不打算幫幫我?”楊間回頭道。

    張韓道:“幫你收尸么?拜托,我老婆還在旁邊看著呢,這點小事就自己解決吧。”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對付幾個普通人,別說楊間了,只怕任何一個馭鬼者都不把他們放在眼里,這些人接觸楊間,顯然是做好了栽在這里的準備,要不然也不會派他們幾個無關緊要的人過來。

    “真沒辦法,我報警了。”楊間決定還是報警。

    有事找妖妖靈。

    他認為這些人身上有一定的情報價值,讓劉隊去審問一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秘復蘇》,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