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263章背尸

  • 神秘複蘇 - 第263章背尸字體大小: A+
     

    距離楊間消失已經過去了足足七天時間。

    七天時間之內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譬如大昌市淪陷的范圍越來越大了,從城中心已經幾乎擴展到了全市。

    整座城市籠罩在黑暗之中,散發出死亡的味道。

    這段時間之內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黑暗之中死去,也不知道發生了多少絕望和恐怖的事情,但在和城市的各個角落里依然還有幸存者。

    因為就在七天前。

    王小明在看見了楊間尸體的變化時,覺得看見了一縷希望,他選擇公開三階段鬼嬰的變化規律,通過刑警總部那邊行動,進行全市廣播。

    雖然停電了。

    但市區還是有人,畢竟恐怖發生的時間并不長,大多數人還是活著的,還能開展一些搶救性的行動。

    在付出一些慘重的代價下,廣播依然在整個市區響起了,通過各種方法傳播開來,讓幸存的市民找地方躲起來,不要看,不要發生聲音,更加不要和那東西觸碰。

    這讓不少市民得以生存下來。

    但這只是飲鴆止渴。

    七天時間過去,在停水停電,食物短缺的情況之下人無法堅持太久。

    就算是不被殺死,也會躲在某個角落里餓死,渴死。

    “還沒有消息傳來了么?”

    大昌市外的指揮中心,曹延華猛地捶打會議桌,他是一天比一天急躁,負責大昌市的觀察員,聯絡員沒有任何的消息傳來。

    “楊間,或許失敗了,他的衛星定位手機一直沒有動過,如果他成功了,他一定會重新連線,劉小雨那邊我安排了三位接線員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守著。”

    趙建國神情有些憔悴,雖然不愿意相信這個結果,但事實擺在眼前,不得不讓他感到絕望。

    楊間拼著兩成不到的機會要去一個人解決這件靈異靈異事件,說實話這種精神和勇氣他很敬佩。

    “王教授那邊怎么樣?”曹延華沉默了一下,咬著牙道。

    趙建國道;“安全屋的計劃很有效,王教授在里面非常的安全,昨天有莫名的東西在深夜敲擊安全屋三個小時,但最后還是選擇離開了,黃金隔絕了一切,那些厲鬼似乎知道有目標在里面,可無法進去。”

    “不過安全屋建造的并不完全,缺少配套設施的支持,再加上進入安全屋的人數達到了極限,所以......”

    “最多還有兩天,安全屋就必須打開補充物資了,只是安全屋一打開,會引來什么恐怖,誰也預料不到,畢竟大昌市還存在第四階段的鬼嬰,還有源頭鬼,一旦他們在補充物資的時候遇到了,情況會非常兇險。”

    “但如果王教授能渡過這次危機,再次進入安全屋的話,就能撐到救援到來了。”

    所為的救援也是動用某種詭異,恐怖的方式,將王小明一個人帶出大昌市。

    至于其他人,只能放棄。

    “這不是最糟糕的。”

    一旁的特戰隊長李軍沉著臉道;“市區的幸存者能扛過的時間也已經達到了極限,如果這幾天之內還沒有辦法扭轉局勢的話,大昌市的傷亡將會迅速暴增,最后逐漸淪為一座死城,到時候這里將會淪陷,成為全球第一個淪陷的大城市。”

    “或許要考慮最壞的結果了......”曹延華臉色格外難看。

    所為的最壞結果,就是封鎖大昌市周邊,撤離這里,將這里設立成禁區,同時嚴密監控,盡可能的控制這東西不蔓延出去。

    但這樣做就等于放棄了大昌市。

    可,這才多久?

    從靈異事件出現,到數量急速增加,從還能控制,到逐漸失控,而眼下已經不是逐漸失控那么簡單了,而是演變成了一場大災難,這次餓死鬼事件只是苗頭中的一個,之前還有好幾個苗頭冒出來,不過都比較幸運的被國外的人撲滅了而已。

    與此同時。

    大昌市內。

    楊間上吊的房間里。

    活過來的楊間此刻身體有些僵硬的站在鬼鏡面前,他的身體是背對著鬼鏡的,可是腦袋卻是面朝著鬼鏡,看上去詭異而又恐怖。

    他的頭足足扭轉了一百八十度,而且不是短暫的扭曲,而是整個頭就像是掉了個一樣,就算是醫學手段也無法修整過來,除非把整條脊椎換過一個方位。

    但那樣的手術肯定會死。

    鬼鏡之中沒有倒影出楊間的身影,或許他已經不是人了,而是鬼。

    鬼鏡無法將鬼的影子映照上去,因為這樣的話就不符合鬼鏡的規律了,它只復活人,不復活鬼。

    而且也不需要復活鬼,因為鬼是不會死的。

    光滑明亮的鬼鏡之中并非空無一物,一條焦黑的手掌落在鏡子的下面。

    不在鏡子外,而是在鏡子里。

    楊間照了鏡子片刻,然后舉起了雙手。

    他的雙手一半是溫熱的,一半是冰冷,僵硬,布滿尸斑。

    因為復活的不夠完全,楊間只是復活了一半的身體而已,他的身前是人,后背卻是鬼。

    舉起的雙手此刻捧住了自己的腦袋。

    “咔,咔~!”

    伴隨著一聲聲輕微的聲響,他既然將朝向后背的腦袋緩緩的在掰正。

    他的雙手此刻發黑,像是被什么東西覆蓋了一樣,有一層黑影,揮之不去。

    就這樣,楊間居然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腦袋調整了半圈,硬生生的掰了回來。

    他似乎并沒有感覺不妥,反而非常的平靜和從容。

    從死亡之中復活,駕馭了恐怖的厲鬼,楊間得到了很多東西,但也似乎失去了很多東西。

    “該離開了。”

    楊間緩緩的開口,聲音不帶回音,讓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他將黑布撿起來覆蓋到鬼鏡上,然后帶著它準備離開這里。

    可是他剛一走,脖子上的鬼繩卻拉住了他。

    楊間看了一眼,伸手從脖子上扯下。

    這根死死的勒住他脖子的鬼繩,就這樣被硬生生的扯了下來,那脖子上的一條深深的勒痕清晰可見。

    鬼繩落在他的手中似乎沒有了反應,它像是失去了詭異的能力,也同樣沉寂了下去。

    但是楊間知道,這鬼繩并沒有。

    只是這東西在自己手中的時候很平靜,一旦脫離了自己,這又是一只恐怖的鬼。

    畢竟能對付鬼的只有鬼。

    伴隨著汽車發動的聲音響起。

    楊間開著一輛皮卡,帶著鬼鏡,離開了這個小區,準備返回觀江小區。

    他并沒有開始去找那源頭鬼。

    那樣是沒有勝算的,但應該也不會死。

    因為源頭鬼,是真正的鬼。

    按照計劃,就算是成功了,楊間也只是有了接觸源頭鬼的資本而已,不會和之前一樣,只有逃命的份,想要解決,就必須實行第二步的計劃。

    但在那之前,他要去看看之前留在小區的人怎么樣了,到底死了沒有。

    “嗚嗚~!”

    觀江小區的某個樓層住戶,這里傳來了壓抑著的哭聲。

    是王彬和王海燕夫婦。

    他們的面前擺放著一具遺體,用白布遮蓋,旁邊點著兩根蠟燭,在這陰霾籠罩的地方散發出微弱的光,周圍顯得格外的陰森。

    任何的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都會嚇死來。

    但王彬夫婦卻并不避諱和害怕。

    因為眼前這具尸體是他們死去的女兒,而且對于已經見過真正厲鬼的他們而言,這并沒有什么。

    女兒的尸體不會害自己,而且外面有更加恐怖的東西徘徊。

    “等下我把女兒的尸體背下去火化了,不能再放下去了,再放下去就要爛掉了。”王彬沉默許久,做出了決定。

    “不,外面太危險了,我們儲備的食物和水還能用一個多月,你別冒險。”王海燕一邊哭著一邊拉著老公的手,不想他去冒險。

    王彬道:“那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女兒的尸體爛在這里?你不用擔心,我不發出聲音,不招惹那些東西應該不會有事的,外面有張總準備的柴油,我火化了女兒的尸體就回來。”

    他雖然在顫抖,在恐懼。

    但作為一個父親的職責不允許這種悲慘的事情發生,就算是冒著危險他也要盡自己最后一份責任。

    “就這樣決定了。”

    王彬不想多猶豫,他是個成功人士,自控力很強,知道猶豫的越久就越容易退縮,只有一鼓作氣,才能將事情給辦了。

    很快,他準備了一下,在王海燕的幫助下,將王珊珊的尸體背在了身上,然后出了門。

    王海燕最后還是沒有阻止,只是哭著道:“你小心一點。”

    “小聲點,我走了,你在這里關好門等著,我辦完事就回來。”

    王彬低聲呵斥道,他一手扶著背后的尸體,一手舉著一根蠟燭往走出了門。

    沒有電,蠟燭是唯一的照明工具。

    可是他手中的不是鬼燭,驅散不了厲鬼,只能照亮前面的路,讓他避免跌倒,摔落。

    但背著女兒的尸體,舉著一根蠟燭,面臨著周圍隨時可能出現的恐怖。

    王彬渾身在顫抖。

    四十好幾的成功男人本來是意氣風發,以為沒什么困難可以擊倒自己,但現在他知道自己錯了。

    恐怖來襲,他和其他人一樣恐懼,絕望。

    如果不是身為父親的責任支撐著他,他估計也已經崩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秘復蘇》,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