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255章楊間的決心

  • 神秘複蘇 - 第255章楊間的決心字體大小: A+
     

    其實不去看這小東西的眼睛,楊間覺得單輪長相的話這第二階段鬼嬰長的還是蠻可愛的。

    “這東西擋在門前還真不太好辦,又不能從別的地方繞開,要是一不小心碰到了它,這可就啰嗦了,到時候逼的不得不再動用厲鬼的力量,不劃算。”

    和這鬼嬰深情對視了片刻,楊間猛地從客廳的旁邊抓起了一把椅子。

    用力一甩。

    “砰~!”

    一聲巨響,沉重的椅子直接砸在了這鬼嬰的身上,直接將它砸飛了出去,倒在了那漆黑的房間里。

    “真是殘忍。”楊間為自己這種暴力手段深感慚愧,如果這一幕在網上曝光,自己以后出門一定會被人用鍵盤活活打死。

    等了一會兒之后。

    那鬼嬰還沒有出來,房間里也沒有了動靜,這讓他有點尷尬了。

    這東西真沒一點脾氣么?自己都這樣過分了也不表示表示?

    沒辦法。

    它不出來,自己只能進去了,反正已經把路給讓開了。

    楊間走了進去,看見了一具殘破不全的尸體,衣服的樣式有些熟悉,這讓他略微有些警惕起來,如果自己要接的那個張麗琴死在了這里,那么剛才給自己發短信的人又會是誰?

    不會是一個陷阱吧?

    是厲鬼布置出來誘殺自己的陷阱?

    想到這里,楊間頓時感到覺到了一股寒意從腳下涌了上來,然后傳遍全身。

    為了迅速的確定這個事實,他急忙在尸體旁邊找了一圈。

    他要尋找這尸體殘留下來的頭顱,以辨明這死者的身份。

    很快。

    楊間看到了床頭柜旁邊那滾落在角落里的一顆頭顱。

    殘缺不全,血肉模糊。

    他對一顆死人頭并不感到害怕,而是直接伸手過去撥弄了一下,將地上這顆人頭的臉給轉過來。

    “這他媽的到底誰啊?”楊間皺起了眉頭。

    只是這張人臉已經不成形了,五官缺失,皮肉翻起,鮮血淋漓,別說是他了,就算是這人的親媽來了也絕對認不出來。

    就在他辨認這人頭是誰的時候,房間的另外一頭,陽臺的方向卻閃起了手機的燈光。

    一明一暗。

    雖然隔著陰霾不怎么明亮,但也非常的顯眼。

    “陽臺有人?”

    楊間立刻站了起來,往陽臺走去。

    在這里待了這么久都沒有出事,那么陷阱的事情多半是不存在了,剛才或許只是自己嚇唬自己,太過疑神疑鬼了。

    有鬼嬰在,其他的靈異事件反而不太可能出現了,就算是有也給那個餓死鬼給解決了。

    楊間來到陽臺一看。

    立刻一陣強光照到了他的臉上,然他忍不住瞇起了眼睛,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一個人影從角落里迅速的站了起來,撲到了他的懷里,緊緊的將他抱住,同時忍不住小聲的啜泣起來,整個人因為過度的恐懼而不斷的顫抖著。

    楊間感受到這個溫熱而又成熟的身軀,再看了一眼張麗琴那憔悴恐懼的樣子,一句話也不說,直接將其橫抱了起來,然后迅速的離開了這房間。

    路過那具尸體的時候他看了一眼。

    鬼一個小孩的輪廓站在旁邊的陰霾之中,依然詭異的看向了這里。

    它和張麗琴之間僅僅只是隔著一面墻的距離。

    楊間真是有些佩服這個女人了,在這種絕望的環境之中她居然能夠撐過兩三天,換做普通人早就應該崩潰了才對。

    不過......

    感受到這個女人身上傳來的顫抖和害怕,估計心里已經產生了相當大的陰影,就和當初的江艷一樣,除了和自己住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之外,江艷平日里根本就不敢關燈睡覺,就算是白天也要把屋子里能打開的燈都打開。

    離開的時候很順利,因為確認了這個地方的情況,所以楊間可以比較大膽的行動。

    一路上,張麗琴至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或許她之前的經歷已經明白了一點,在面對靈異事件的時候保持冷靜,不發出任何的聲音是活下來的關鍵。

    將這女人往副駕駛上一丟,楊間發動車子準備離開這里。

    這里既然已經出現了鬼嬰,那么按照正常的情況來推斷的話應該不只是一個才對,只是一個第二階段的鬼嬰根本就不可能把一個小區折騰成這個樣子、

    就在楊間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一個女人不知道從哪竄了出來,驚恐無比的攔在了車前面。

    “我見過你,你是進出體育館那幾個刑警之一,我是記者,你救救我,救救我,帶我一起走,剛才的事情我看見了,你能救這個女人也一定可以救我......”

    這個人瘋狂的拍打車窗,希望楊間可以帶她離開。

    楊間臉色一變,一聲不吭,他立刻抓住一旁張麗琴的手讓她把嘴捂住。

    張麗琴立刻明白,死死的捂住嘴巴。

    楊間隨后取出手機,在上面寫下了一行字:別說話,三分鐘之內你如果沒有事,我帶你走。

    “謝謝,謝謝。”這個女記者激動不已。

    “不準說話。”楊間有寫下了一行字拿手機給她看。

    “我明白,我不說話,我不說話。”女記者連忙點頭。

    楊間:“......”

    這女人是一個智障么?自己的提醒她到底明不明白,你看看旁邊的張海燕,說捂住嘴巴就捂死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個時候,隨著這個女記者一說話,小區之中,好幾個樓層的窗戶口突然多出了好幾道陰影,黑暗之中似乎有無數道詭異的目光向著這里看來。

    “砰~!”

    隨后一聲沉悶的落地聲響起,像是有人從高樓上跳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

    不止一個聲音,左邊,右邊,接連響起了落地的聲音。

    “第三階段的鬼嬰來了。”楊間聽到動靜就猜測到了這個女記者已經被黑暗之中的鬼給盯上了。

    救她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這個女記者并不知道,她還以為自己可以跟著這個刑警一起離開這鬼地方,然而當一只青黑色的手臂從身后的陰霾之中伸出來抓住自己的手腕時,她才感到絕望了。

    “啊~!”

    尖叫,絕望之中發出的歇斯底里的尖叫。

    恐懼之下連求救都忘記了,這個女記者沒有任何反抗余地的就被拉進了前面的陰霾之中,消失在了黑暗里。

    楊間面搖了搖頭,一聲不吭的他立刻一踩油門,打了方向盤離開了這里。

    “你怎么會在這里?”

    行使出了危險區域之后,他上了繞城高速,避開城區,打算繞一圈回去,這樣安全一些,同時也確認這繞城高速上并沒有第三階段的鬼嬰存在,他才敢開口說話了。

    “對,對不起。”張麗琴看著他,一副可憐絕望的樣子。

    “以我的性格就算是我們之間發生了關系,我也不一定會來救你。”楊間道:“上次你夠聰明的話就不應該走。”

    “對不起。”張麗琴小聲道歉道。

    楊間道:“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沒有必要向我道歉,剛才那個女記者的下場你看到了,有時候不是我不愿意救她,而是在某種情況下她已經活不了了,她一樣,你也一樣。”

    “對不起。”

    張麗琴小心翼翼的看著楊間,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房間里那個死掉的人和你穿的衣服差不多,她是誰?”楊間道。

    “是同事。”張麗琴提起這個臉上的恐懼更深了,似乎見到了什么不敢想象的畫面。

    楊間沒有繼續詢問轉而道;“你的事辦完了?”

    “有些辦完了,有些沒有。”張麗琴道。

    “那下次出了事你想辦法自己解決吧,我救不了所有人,就如同我剛才救不了那個女記者一樣。”楊間道:“那個女記者很聰明,認出了我,知道跟著我才是安全的,可惜聰明沒用,這種絕望面前只要一步走錯就是死亡。”

    “你很幸運,認識了我。”楊間道。

    “對不起。”張麗琴依舊小聲道。

    楊間道;“你不用道歉,畢竟求救是人的本能,我來救你也是我的選擇。”

    “不是這個。”張麗琴有些羞愧道:“是你的車......”

    “我的車怎么了?”楊間道。

    張麗琴道:“你的車是低配,我賣給江艷是高配的價,我賺了你十萬提成,如果不是這十萬提成我不會上門給你辦合同,也不會路上碰到鬼,還不會和你發生關系。”

    “......”

    楊間看了她一眼:“為什么現在和我說這個?”

    “不知道,就是想讓你知道,我不想騙你。”張麗琴道。

    “現在說這個已經沒有了意義,就算是我救了你兩次你最后還不一定能活下來,不光是你,我也一樣,大昌市已經出不去了,就算是出去了也不一定能活。”楊間伸手過去,對著她衣襟一扯。

    幾顆口子被扯下來,張麗琴胸口露出白花花一片,但上面卻有一大塊青黑色的印記。

    顏色由潛漸漸變深。

    “看你的胸口,那印記是詛咒,有這印記在你早晚會被那鬼東西尋上,那一次,你會死,我救不了你,因為我也不一定能活。”

    “剛被我救出來聽到這個消息很絕望對吧,呵呵,現實就是這樣殘酷,其實你和你的同事一樣早點死掉也未必不是一種好的結果,至少不要忍受這種永無休止的恐懼。”

    楊間自嘲一笑。

    張麗琴沒有說話,她沉默了,但她依然偷偷的看著楊間。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楊間道;“寫遺書,還是留遺言?如果是自殺的話我可以幫你,墓地什么的也可以趁這幾天還活著盡快選好,死了還能留全尸,活著的話遲早和你的同事一樣被啃的七零八落。”

    “要發泄一下么?你知道我是愿意的,就在車里,我會盡量不叫出來。”半響,張麗琴小聲道。

    楊間一踩剎車,車停在高速路上,他沉默了。

    隨后猛地一捶方向盤:“媽得。”

    他沒有去理會張麗琴,而是下了車,砰地一聲巨響把車門關上了。

    站在高速路上的欄桿前,楊間看著遠處的市區。

    他什么也看不到。

    因為陰霾覆蓋,往遠處看的話就只有一片黑暗。

    就好像自己的未來一樣,沒有未來,只有黑暗。

    “這該死的世界,真的不給人留一條活路么?”楊間想要對著天空咆哮,但他卻只能死死的咬住牙冠將這一切的憤怒往心里咽。

    聲音會吸引恐懼,解決不了任何的事情。

    沒有人明白此刻的楊間到底背負著一個什么樣的壓力,只有這個張麗看出來了,并試圖用她僅有的方式安慰。

    不知道站在原地對著大昌市的方向看了多久。

    楊間似乎冷靜了一下,他返回了車上。

    張麗琴卻已經睡了,直到汽車再次發動的時候她才醒來:“還要發泄么?”

    “不需要了。”楊間道。

    “那我們去哪?”張麗琴問道。

    楊間道;“去和命運賭一把。”

    一踩油門,汽車猛的加速,瘋狂的行使在高速路上,那車燈照亮陰霾,一路前進,仿佛要劃破這片黑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秘復蘇》,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