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223章話不能亂說

  • 神秘複蘇 - 第223章話不能亂說字體大小: A+
     

    眼下什么事情最嚴重?

    毫無疑問就只有一件。

    大昌市的天黑了~!

    明明是白天,時間已經到了八點,大昌市卻依然還被黑暗籠罩,那種籠罩城市的陰霾沒有一丁點想要散掉的意思,如果不看時間的話,還以為現在還是晚上一兩點左右。

    “情況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這下已經不是單純的一件靈異事件那么簡單了,很有可能是一場大災難。”楊間此刻心情很沉重。

    不僅僅是關心整座城市的命運,也是關心著自己這些人的命運。

    如果事情已經真的嚴重到無法挽回的地步,那么整座城市的人很有可能被困死在這片黑暗之中。

    “楊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么?”張麗琴見到楊間急沖沖的要出去,連忙問道。

    “當然是出大事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話自己可以去窗外看看,看清楚外面的情況之后你自然就會明白了。”楊間道:“我先下樓了。”

    等他離開之后,張麗琴這才好奇的湊到窗戶外看了看。

    一開始的時候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可是當她看到手機上的時間時卻愣住了。

    不確信的她連續對了好幾遍,甚至是查了查網上的時間,最后看到了手機上一連串的短信時她才確認了。

    大昌市的天黑了,太陽沒有升起,整座城市陷入了一片昏暗當中。

    “楊間,你昨天躲到哪去了,我找你都沒有找到,你趕緊來看看吧,外面出大事了。”江艷見到楊間出現,急忙跑了過去非常緊急的說道。

    楊間道:“不用說,我已經知道了,大昌市的天黑了,用不著驚慌失措的,這只是一件大型靈異事件而已,只要解決了一切自然就都能恢復正常。”

    “那要是解決不了呢?”江艷擔心道。

    楊間道;“棺材要漲價了,得提前準備好,記得給我也準備一口,我也需要。”

    “你知道我膽子小,別嚇唬我。”江艷道。

    楊間道;“不是嚇唬你,而是事實,對了,剛才是誰在玩手槍,你么?”

    “才不是我,是張偉,他和他老爸,還有一大群人都來了,現在在一樓大廳坐著呢,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肯定都來抱大腿了。”江艷道。

    楊間道;“哦,是么?那你的家人呢,怎么不見你的親戚朋友來?”

    江艷美眸一翻:“你一點也不關心我,我老家又不在這里,我只是在這邊上大學,順便在這里工作而已,在大昌市我只有幾位同學同事,沒親戚。”

    “原來是這樣,我下去看看。”楊間道。

    果然,一到一樓,大廳里坐滿了人,有男有女,還有老人小孩,牽家帶口的一群,他們全部神情緊張,一言不發,氣氛有些凝重。

    而中間坐著的是張顯貴。

    張顯貴抽著煙,神情凝重,一臉擔憂。

    “張總,早上好,今天這么大的陣勢是做什么?不會是請我吃飯吧。”楊間剛坐電梯下來,見到這么多人當即笑著道。

    其他人齊刷刷的看向了楊間,他們上下打量著,應該是第一次見這個傳說中的國際刑警。

    張顯貴苦笑道;“腿哥,你現在還有心情說笑,我這牽家帶口的厚重臉皮不請自來,還能有什么事情。”說著指了指外面。

    “大昌市的情況你肯定已經清楚了,八點一刻了,天還是黑的,這算什么?世界末日么?所以找你問個情況,順便求照顧照顧,讓我們這些普通人可以安然的渡過這次危機。”

    不得不說他的危機意識還是很強的。

    才八點多鐘就已經聚集了所有的親戚跑到了楊間家來。

    這動員和行動能力沒的說。

    楊間說道:“你這會可是難到我了,大昌市的這種情況具體是什么原因說實話我是真的不清楚,我只知道這件事情十有**和靈異事件有關,和以往的靈異事件不一樣,這應該是一件大規模的靈異事件,只是恐怖還在醞釀并未出現,我無法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那......能解決么?”張顯貴猶豫一下問道。

    楊間道;“還是不清楚,也許可以,也許不可以,這得看情況才能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規模的事件一定會出現相當大的傷亡。”

    “住在這里會不會好一點?”張顯貴道。

    楊間說道:“我沒死的話觀江小區會比其他地方好一些,如果我死了的話這里會比其他地方更危險。”

    如果他死了,厲鬼復蘇,這個小區只會成為一片兇地。

    “那我們搬進小區來,到時候還希望腿哥多關照關照。”張顯貴笑著說道。

    楊間道;“雖然有我,但這種情況我也不能保證,只能盡量而已。”

    “你這個刑警到底有沒有把握啊,說一些沒用的廢話,如果沒把握就說沒把握,我們去別的地方,別害我們,我們不是沒錢,有錢還請不到保鏢么?”這個時候一個聲音說道。

    楊間眉頭一挑:“剛才是哪位大媽說話這么囂張?”

    “姐,說話注意點。”

    張顯貴臉色一變喝道:“之前不是叮囑過你么,別亂說話,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不代表你能亂說。”

    “我怎么亂說了,一個小屁孩用的著這樣客氣么?他能住在這里還不是因為我們的緣故,沒有我們幫忙,他哪有資格住這么高檔的地方?你也真是糊涂直接送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給他,這得值多少錢啊?有這錢什么樣的人雇不到。”那女子說道。

    “張總,雖然這位大媽是你的姐,張偉的姑姑,但我還是希望她說話能放尊重一點。”楊間沒有理會,而是看向了張顯貴。

    “雖然一大家之中出幾個讓人討厭的人也能理解。”

    張顯貴立刻站了起來,轉身暴怒道;“這里沒你的事,給我出去。”

    “好啊,張顯貴,你為了一個不著調的外人居然罵我,你對得起死去的媽么?你之前怎么說來的?工地完工了之后送一千萬給我,現在錢呢?全給這小子了,他是你親兒子啊,對他比張偉還好。”

    女子不依不饒有點耍潑的味道。

    張顯貴臉色鐵青,想罵卻又罵不出來,想打卻又顧忌是自己的姐下不了手,只能氣的渾身發抖。

    “大媽,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要不然激怒了不該激怒的人,把命丟了那可就相當的不值了。”

    下一刻,楊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目光冰冷,直接左手直接抓住了她的脖子,將她整個人提了起來。

    “你知道國際刑警四個字意味著什么么?意味著我就算是現在親手把你給掐死,我也用不著負一點責任,前兩天我在門口其親手殺死了二十幾個人,尸體遍地都是,今天再多你一具也沒有關系。”

    這女子此刻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只感覺脖子處的手掌冰冷僵硬,這種觸感就像是當初母親死后自己給她整理儀容時候一模一樣。

    不是人,而是一具尸體。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在這個人的后面站著一個高大的黑影,詭異恐怖,沒有頭顱。

    “腿哥,冷靜一點,她不是有意對你發脾氣的。”張顯貴嚇了一跳,急忙道。

    “沒關系,脾氣人人都有,她對我發一次脾氣,我也對她發一次脾氣,大家扯平。”楊間微微一笑,將這個婦女緩緩的放了下來。

    “咳咳~!”

    這女子立刻癱坐在了地上,再看楊間的時候眼中滿是恐懼之色。

    在生死邊緣走了一圈,她完全可以肯定,剛才這個人是真的打算掐死自己。

    那種眼神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就像是一個冰冷,死亡的怪物。

    楊間又道;“抱歉,讓小孩子見到了一些不好的畫面,各位要住進小區來我沒有意見,畢竟這小區還是張總做主,只是我希望有些對我有意見的人永遠別當著我的面發表意見,我這個人小心眼,聽不得別人說我壞話。”

    “現在,我這里不歡迎這位大媽,能麻煩你出去么?”

    這女子被旁邊的人扶了起來,不敢看楊間,急忙逃似的離開了。

    “你們先都出去,去那邊的售樓部待著。”張顯貴有點后悔讓這些親戚都來。

    本來是一家人和楊間見個面,大家留個印象,把關系弄好一點。

    哪里會知道出現這么一個情況。

    “剛才的事情抱歉了。”張顯貴又道歉道。

    楊間揮了揮說道:“沒關系,用不著道歉,是我有些沖動了,如果有傷到她什么也只能對不起了,現在這種情況我的心情也很不好,如果這種事情解決不了的話,也用不著說什么對不起,抱歉的話,因為很快我們所有人都可能會死。”

    “有這么嚴重么?”張顯貴面帶驚容。

    比起一家所有人的生死,剛才的情況還真不是事。

    “不說出來只是不想讓你們感到害怕而已,這種敷衍的話反而讓人笑話?有時候無知真好,至少不會感到恐懼。”楊間道;“實話和張總你說了吧,就目前以我的經驗來判斷,整個大昌市但凡能活下來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三成。”

    他伸出了三根手指:“這只是最理想的估計,可能情況比這還要嚴重,如果我和其他的馭鬼者不能解決掉那東西,最壞的結果就是團滅。”

    “團滅你懂的,整個城市成為鬼城,一個活人都不會存在。”

    “再順便透露一點,現在大昌市我這類人算滿也不會超過十個,如果有排行的話,我的能力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如果我意外嗝屁了,我看離團滅也不遠了。”

    “楊間,你快看,我剛才在路上撿到什么東西了?一把手槍,還試了兩槍,居然是真家伙。”

    這個時候張偉一臉興奮的走了進來,讓手里拿著一把黃金手槍,愛不釋手。

    “......”

    感情一大早打手槍吵的我睡不著的人就是你啊。

    楊間看著張偉臉色古怪。

    “你哪撿的?”

    “外面草叢啊,不過子彈才撿到了兩發,打光就沒了。”

    楊間道:“看來是上次遺漏的,既然撿到了你拿著吧,子彈的話我這里有,正好現在閑著也是閑著,找個地方練練槍法去,作為上次對你發生意外的補償,我請你來幾發怎么樣?”

    “幾發怎么夠,至少得幾十發。”

    “等我一下。”楊間很快轉身離開,等回來之后手中提著兩個袋子,打開一看里面全是武器。

    “靠,腿哥,你這哪來的?這么多真家伙,被抓到了你是要砍頭的。”

    楊間道;“我現在是國際刑警,本來就有持槍的資格,砍什么頭,你拿著才要被砍頭。”

    “那邊有一個空地不錯,走,我們去耍耍。”張偉興奮道。

    “好。”楊間拿了一些武器,和一些訓練用的子彈就出發了。

    臨走時拍了拍張顯貴的肩膀;“其實四十的股份給我,張總你一點都不虧,以后張總你的那些親戚會清楚的,我練槍去了,張總如果還有什么要關照的人全搬進小區里來吧,反正關照一個人和關照一群人沒什么分別。”

    “多謝。”張顯貴聽到這句話算是松了口氣。

    “明白,明白。”張顯貴心有一沉,立刻道。

    楊間那句團滅讓他心都涼了一片。

    事情真的已經嚴重到了這種地步了么?明明外面只是天黑了,但形勢還是好好的。

    可是直覺告訴張顯貴,楊間不是危言聳聽,而是這種事情真的可能發生。

    “我都不敢在楊間面前嘰嘰歪歪,這大媽哪來的勇氣?真是夠佩服她的。”

    江艷見到這一幕嘀嘀咕咕的說道;“再這樣刺激楊間,遲早捏死這討人厭的家伙,有錢了不起啊,命都沒了的話再有錢也沒用。”

    和其他人的無知不一樣,她是經歷了靈異事件活下來的人。

    只有江艷最清楚,楊間的存在意味著什么。

    為什么自己死皮賴臉的也要纏著楊間,除了那么一點喜歡之外,最根本的原因還不是怕死。

    不經歷恐怖的人永遠不明白活著有多美好。

    “江小姐,楊間呢?”這個時候張麗琴忽的道。

    江艷回過神來,見到她驚道;“你怎么還在這里?”

    張麗琴捋了捋耳旁凌亂的秀發,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剛起來,準備和楊間說一句,我得走了。”

    “那你趕緊走吧,楊間現在很忙,沒空。”江艷道。

    “既然如此,那打攪了。”張麗琴道。

    雖然外面天色不對勁,但她還有很多事情放不下,必須趕回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秘復蘇》,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