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209章無意義的考核

  • 神秘複蘇 - 第209章無意義的考核字體大小: A+
     

    國際刑警的入職任命。

    楊間一邊開車,一邊前往大昌市趕到指定的地點。

    從之前在劉小雨那里了解到,國際刑警的任職考核是比較嚴格的,除了本身是馭鬼者之外,精神狀態評估,還有性格評估都是極為重要的。

    畢竟要處理一座城市的靈異事件的同時也擁有著極大的權利,一旦在任命上出現了問題,說不定會給一座城市帶來難以想象的災難。

    不過楊間是屬于特里特辦。

    他是在大昌市有趙開明這個刑警的情況之下,繼而成為了第二位刑警。

    之所以上面會同意,其實還是因為楊間的立過好幾次功勞的緣故。

    無論是鬼敲門事件,鬼影事件,黃崗村事件,都充分展示他的個人能力,而救出刑警馮全,還有之前的童倩,也都讓上面對楊間的辦事風格給予了高度的肯定。

    一個能救援其他刑警的馭鬼者,又能解決各種棘手的靈異事件,這樣的人上面自然不會冷落。

    如果不是楊間不想太早成為國際刑警,過度的使用厲鬼的力量,他的任命也不會拖到現在。

    “到了,就是這里。”

    楊間的車停在一處市政大樓的前面。

    任命的地點就是在這里。

    一下車,就有人專門在這里等待了。

    “是楊間,楊先生么?”一位身穿西裝,看上去是文職人員的中年男子笑著走了過來。

    “是我。”楊間道。

    “上面已經交代了,還請楊先生這邊來。”文職人員說道。

    楊間點了點頭。

    這人并沒有進入市政大樓,而是轉而向著附近一小棟獨立的接待室走去。

    “任命不是在市政大樓么?”他問道。

    “這個我并不太清楚,我只是負責將楊先生帶到接待室,剩下的事情就不歸我管了。”那文職人員道。

    楊間也沒有多問。

    很快,他來到了接待室,而在接待室內外都有武警站崗,真槍實彈,氣氛有些凝重。

    這接待室是外松內嚴。

    沒有允許的話,想要進入這里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進入了一個辦公室之后,楊間看到了辦公室內坐著一位約莫三十不到,有些頹廢的男子,他打著哈欠趴在桌子上,拿著一張紙折成的青蛙,摁著紙青蛙屁股,一下一下蹦跶著,玩的頗為認真。

    “咚咚~!”

    那文職人員道:“孫義先生,楊間已經帶到了。”

    “人來了?很好,你先出去吧。”

    孫義猛的抬起頭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的將桌子上的紙青蛙收了回去。

    “對了,接下來如果沒有什么事情的話別來打攪,在沒有我的允許之下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這個辦公室,包括市長在內。”

    “好的,孫義先生。”

    楊間打量著這個男人,一種特別的本能告訴他,這個孫義也是一位馭鬼者。

    只是危險程度很低,鬼眼并沒有太強烈的反應。

    甚至還不如之前的那個葉楓。

    “坐。”孫義直起身子,指了指周圍道:“不用緊張,這次的審核比較寬松,但是有一些程序還是要走的,不介意我問你幾個問題吧,順便提醒一下,這次的通話是要錄音的。”

    “沒關系,你有什么問題就問吧,不要耽誤我太久的時間就行了。”楊間道。

    孫義問道:“姓名?”

    “楊間。”

    “性別?”

    “男。”

    “籍貫?”

    “......”楊間道;“這些東西你應該都能查到吧。”

    “例行慣例而已,別緊張。”孫義道;“為什么要選擇成為國際刑警?”

    “為了世界和平。”

    “你成為了馭鬼者已經多久了?”

    “一個多月。”

    “你看上去很年輕啊,有沒有找女朋友?想沒有想過成家?”

    楊間道;“這個問題重要么?”

    “很重要,有沒有女朋友,愿不愿意成家,關系著馭鬼者的精神狀態,還請務必老實回答。”孫義道。

    “暫時沒考慮。”楊間道。

    “那就是想過了。”孫義又問道:“下面幾張照片當中,你最喜歡那種類型的女人?”

    說完他又拿出一疊照片,依次擺在桌子上。

    一共十張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看上去不像是真人,應該是用電腦合成的。

    而且每一張照片上的女人穿衣,相貌,身材,氣質都完全不一樣。

    說白了一點就是有御姐風,美婦風,學生風,可愛風等等之類的。

    “小孩子才做出選擇,男人當然是全都要。”楊間道。

    孫義有些詫異的看著楊間,但最后心中卻涌出幾分懊惱。

    靠,還有這個答案,自己當初怎么沒有想到,搞得當時糾結了兩個多小時。

    “下面是一些能力測試問題,主要是測試應急能力的,請問:當下面五個人同時向你跑過來,而其中有人是鬼,這種情況之下你的槍里面只有兩顆子彈,假設子彈能夠打死鬼,請問你會用什么辦法來處理眼下的情況。”

    然后又拿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個昏暗的黑暗都市,一副末日荒涼的景象。

    這個時候有一位警察站在馬路上拿著槍指著馬上對面的五個向這里跑過來的幸存者。

    一位幸存者是一位身穿西裝的上班族,一位是買菜歸來的婦人,一位是背著書包放學回家的孩子,一位是美艷無比的靚女,一位是滿臉皺紋的老婆婆。

    “這是自由發揮題,沒有固定的答案。”孫義道。

    “轉身逃走,這五個人全是鬼。”楊間看了一眼,淡淡道。

    孫義驚訝道:“說說原因?”

    “還用說?不是弱智都看的出來,第一個西裝革履,拿著公文包,像是去上班,而背景的都市應該已經淪陷了,不可能會有人去上班,也不可能去買菜,更加不可能有小孩去上課,那個女人就更過分了,雖然很漂亮,但身上干凈的有點過分,連妝都沒有卸掉。”

    “那個老婆婆應該沒有嫌疑吧。”孫義道。

    “畫中的老婆婆跑在最前面,這是一個老人該有的行動速度么?”楊間道;“你繼續問這種問題的話我得懷疑你的專業水平了。”

    “亦或者,出題的人智商不太高。”

    孫義道:“別著急,這才是第一題,下面是第二題。”

    “條件不變,假設這五個人之中其中只有一個是人,你會用什么辦法救出這個人?”

    楊間道:“不救,五個人,四只是鬼,一個是人,我是刑警,命比普通人珍貴,我為什么要救一個普通人犧牲自己?而且那個人在四只鬼之中還活的好好的,就說明某種平衡沒有被打破,我主動出擊的話反而會死的更快。”

    “額......”孫義楞了一下。

    你這是不按常理答題啊。

    “好吧,那第三題,還是上面的那道題目的延伸,假設這五個人當中只有一只是鬼,其他四個是人,你有兩顆子彈,你用什么辦法才能用槍打死藏在五個人當中的那只鬼?”

    楊間皺起了眉頭:“你這個問題比上面那兩個低智商的問題提高了一點難度,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水平了,但也非常簡單,警告他們趴在地上不許動,誰往前面沖我打死誰。”

    “你這樣會誤傷群眾的。”孫義道。

    “但也有可能打死鬼不是么?我一顆子彈能有五分之一的幾率打死鬼,如果有一個人聽我警告趴下來的話,我幾率就提高到了四分之一,如果是三個人趴下來了,我就有兩顆子彈就能百分百打死一只鬼,而且之前的警告只要是正常人都會停下來。”

    “如果槍一響,死掉一個人,還繼續往前沖的人,一定是鬼。”

    孫義道;“為什么不選擇朝天放空槍警告?”

    楊間笑道:“那是最愚蠢的行為,我浪費一顆子彈,萬一警告無效呢?那么我打死鬼的幾率就只有五分之一,比前者先打死一人,順帶槍聲警告存活下來的幾率小得多,如果失敗,會死掉四位幸存者和一位刑警,而且我的辦法也存在第一槍就打死鬼的可能。”

    “你這是在拿群眾的命做賭注,是非常自私的行為。”孫義道。

    楊間道:“不,我這是最公平的行為,別忘了,刑警也在場,他打不死鬼,自己也要死,之所以選擇刑警開槍是因為刑警心中已經確定,在場的六個人當中,自己不是鬼,其他五個人未定的情況之下,他必須做出選擇,雖然這個選擇有可能犧牲掉一兩個人,可好過團滅。”

    “你放空槍之后就只剩下一顆子彈,用僅剩的一顆子彈賭五個人的命,這才是最大的不負責,一個人無法對自己負責,也不可能對別人負責。”

    “所有人都想救,注定一個人都救不了,我讀的書不多,也知道不為小惡,難成大善的道理,有時候必要的犧牲是值得的。”

    孫義頓時無語,他承認這樣的解答的確很有道理。

    不過之前的完美答案是,槍聲警告,不聽警告的人一定是鬼,再開槍打死。

    既符合了刑警的作風,也符合了辦事規矩,是教科書式的答案。

    然而,楊間提醒的對,萬一警告無效呢?

    一顆子彈怎么選擇在五個人當中打死一只鬼。

    “好了,你的答案已經錄下來了,下面是第四題,同樣是上面一道題的延伸,在情況不變的之下,你手中只有一顆子彈,而對面的五個人當中隱藏著一只鬼,這個時候你要開槍,你會選擇這五個人當中的哪一位?亦或者你的直覺告訴你,五個人當中哪個人可能是真正的鬼。”孫義又問道。

    楊間眉頭一挑:“這是無解模式吧。”

    “差不多。”孫義點頭道。

    第四題就和刑警遇到無解靈異事件是一樣的,必須做出選擇,但選擇失敗就會死亡。

    因為題目中的刑警就只剩下一顆子彈了。

    是西裝革履的上班族。

    還是買菜回來的夫人。

    亦或者是精心打扮的美女。

    甚至是那背著書包上學的小孩。

    以及那滿臉皺紋,一臉老態的老婆婆。

    只能開一槍。

    而且這一槍必須得開。

    五分之一的幾率打死鬼,沒有其他選擇的余地。

    “如果非要打死一個的話,我選擇那個背著書包的小孩。”楊間道。

    “理由呢?”孫義道。

    楊間說道:“上班族可能是外出工作誤入這個城市,買菜的婦女興許是城市的幸存者,她的菜可能不是買的也許是某個無人的超市拿的,打扮靚麗的美女,我想鬼不會這樣精心打扮吧,那個老婆婆,也許是戀家不愿意背井離鄉。”

    “唯獨那個背著書包上學的小孩,我想不到任何一個理由能讓這么一個小孩在城市里游蕩家長還不管,除非他們一家包括那個小孩都已經死了。”

    孫義道:“那小孩為什么不可能是幸存者家中偷跑出來玩呢。”

    “偷跑出來玩也不可能背著書包,城市淪陷的情況之下第一部分撤離的就是婦女孩童吧?”

    “還有什么問題,趕緊問吧。”楊間道。

    孫義道;“接下來不是這方面的問題,比如你成為了國際刑警之后打算用什么方法來處理一座城市的靈異事件?”

    接下來的就相當于未來的工作計劃書了。

    楊間也就隨便糊弄了一下,答案中規中矩,聽著還算不錯就行了。

    前后詢問了足足兩個小時。

    各種刁鉆的問題,各種隱私愛好之類的問的清清楚楚,比如你愛不愛看片啊,喜歡看什么類型的片,玩不玩游戲啊,有沒有曾幾何時有過殺人的想法?

    拜托,看片,玩游戲正常人每天都會的好吧。

    殺人的想法楊間天天都有,今天還在考慮著怎么去弄死那個王小強和葉楓呢。

    “恭喜你,今天正是成為了大昌市的國際刑警,以后還希望你能在工作上多多努力。”最后一個問題問完之后孫義站了起來,熱情的和楊間握手。

    “這就完事了?”楊間道。

    孫義道;“對啊。”

    “那問之前的那些問題有什么意義?”楊間道。

    孫義想了一下道:“嚴格說起來是沒有意義,畢竟你是內定了的刑警,這只是例行慣例而已,不過這次的考核不但錄音了,還會錄像,而且這份資料會成為你的檔案,跟隨你終生。”

    “......”楊間。

    果然,自己是在浪費時間。

    “另外,這是你新的衛星定位手機,還有刑警證件。”

    說完孫義拿出了一個手提箱,里面有手機,證件,還有制服。

    “周正的那個衛星定位手機需要回收,希望你不會介意。”孫義道。

    “這個自然。”楊間道。

    “接下來,你要去認識一下大昌市各部門的重要人員,方便以后協助你展開工作,對了,之前的那位刑警趙開明也在。”孫義道。

    趙開明?

    聽到這個名字楊間頓時臉色一沉。

    在他的死亡名單上,排在第一的不是葉楓,也不是王小強,而是這個趙開明。

    真算起來他才是真正隱藏在幕后的兇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