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175活著的代價

  • 神秘複蘇 - 第175活著的代價字體大小: A+
     

      鬼燭的功效楊間已經十分清楚了。
      
          如王小明說的一樣,鬼燭點燃之后火光覆蓋的地方厲鬼是無法靠近的,人是處于絕對安全的。
      
          但還有一個值得非常注意的是。
      
          靠近越是恐怖的鬼,鬼燭燃燒的速度就越快,一根鬼燭在特殊情況之下甚至有可能在幾分鐘,甚至是幾十秒的時間之內燃燒一空,讓安全的時間極大程度上縮短。
      
          之前楊間面對那敲門鬼的時候鬼燭的燃燒速度都沒有這么快。
      
          可是靠近那個路燈下的鬼。
      
          這種燃燒速度已經是敲門鬼的好幾倍了。
      
          而這種信號只代表著一個:危險,極其危險。
      
          楊間幾乎沒有猶豫的便是往后退去,
      
          退出相當遠的距離之后。
      
          鬼燭的燃燒速度明顯下降了,那搖擺不定,仿佛隨時要熄滅的火苗也恢復了正常。
      
          危機感在迅速的消散。
      
          但楊間心中的危機感并沒有半分減少。
      
          他之前一直以為那只是鬼域內的鬼奴,危險程度雖然有,但是對現在的他而言卻是不值一提。
      
          想到之前那個童倩的魯莽行為,楊間不得不暗暗慶幸,自己之前的警惕和小心救了自己的性命,要不然這次撈人可能就要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也就是說,這只鬼的級別比敲門鬼的級別還要高?”
      
          “但這不可能啊,這只鬼的危險級別如果真的達到了這種地步的話,那為什么它會出現在敲門鬼的鬼域之內?”
      
          楊間目光變化不定,遠遠的看著那盞路燈下,那個背對著自己,身體僵硬,站在那里的鬼。
      
          旋即。
      
          那盞亮起的路燈,讓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這只鬼根本就不在鬼域之內。
      
          它一直處于現實狀態。
      
          所以路燈才沒有熄滅,才一直亮著,那只鬼的周圍并沒有受到鬼域的影響。
      
          而與之對應的。
      
          那只鬼沒有進入鬼域,也應該看不到楊間才對。
      
          這么說,是敲門鬼的鬼域反而保護了自己,避免了自己這些人和那只鬼接觸?
      
          “大昌市最近到底怎么了,除了這敲門鬼是我引來的之外,其他的出現的鬼,恐怖級別一個比一個高,我以為那是一個小怪,沒想到居然是一個boss。”楊間目光凝重:“難道大昌市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還是說其他大城市也差不多是這樣的情況?”
      
          “先不管了,穩妥起見,以后見到了這只鬼立刻遠離,沒有任何理由。”
      
          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
      
          畢竟是虛驚一場。
      
          那路燈下的鬼并沒有做出什么危險的舉措。
      
          他是安全的。
      
          繞來這里,從一條小巷穿過這片區域,楊間來到了鬼域的另外一端。
      
          如果在這里再找不到江艷的話,那么他也只能放棄了。
      
          而此時此刻。
      
          在鬼域之外的現實里。
      
          之前楊間之前經過那盞路燈的旁邊。
      
          因為封鎖的緣故,這里幾條街道都已經沒有了人,四周靜悄悄的,店鋪也都臨時關了門。
      
          而一個人卻是微微低著頭靠坐在墻壁旁邊,臉上受了傷,滴答滴答的流著腐臭的血水,但比起他身上的傷,似乎某種心里上的打擊更要打一些,整個人都有些死氣沉沉的感覺。
      
          “我現在除了這條命已經一無所有了,你為什么還要纏著我,不肯離開?”這個人微微抬起頭來,看向了一旁的路燈。
      
          路燈微微閃爍著光,仿佛線路有些接觸不良。
      
          但是在他的眼中。
      
          他看見。路燈之下,站著一只鬼。
      
          一只背對著他,永遠不肯露出,長相和面貌的鬼。
      
          而此刻和這只鬼對話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趙開明。
      
          他活著從鬼域出來了,躲過了必死的鬼敲門事件,但付出的卻是他不想承受的代價。
      
          “你不肯走,是因為我有什么東西沒有被你榨干么?”趙開明沒有之前的意氣風發,只有一種冰冷的慘笑。
      
          “你可真是一只惡鬼啊,因為你,我失去了多少東西,你既然那么恐怖,為什么不直接殺了我?”
      
          趙開明看了手中握著的一把特制手槍。
      
          想也沒想,直接對著自己的太陽穴就是一槍。
      
          他選擇自殺。
      
          但槍聲沒有響起。
      
          子彈卡殼了。
      
          趙開明上膛退彈,一顆金色的子彈從落在了地上,然后對著自己的腦袋繼續開槍。
      
          依然卡殼。
      
          再次退彈,開槍
      
          還是卡殼。
      
          整整一個彈夾的子彈耗光,他都沒有開出一槍。
      
          “去你娘的。”趙開明臉色猙獰,像是瘋子一樣將手槍丟向了路燈下的那只鬼。
      
          槍砸在了那只鬼的身上,卻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而是掉落在了地上。
      
          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他無法做到自殺。
      
          因為纏在身邊的這只鬼不讓。
      
          他想過振作,但現實卻又一次又一次的把他擊倒,讓他不斷的失去更多的東西。
      
          “你還是不要我死是吧,那好,我會活著,我會改變這一切,我要再和你們這些鬼東西斗一把,看看是你贏,還是我贏。”
      
          趙開明掙扎的站了起來,他邁著那只斷掉的假肢,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
      
          就在他離開的時候,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喂,是趙開明么,你爸剛剛出事了,你趕緊回來......”一個親戚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趙開明似乎早就有所準備了,語氣平靜道:“大伯,我知道了,今天有點事,過兩天回去給我爸辦喪事。”
      
          說完,他就掛掉了電話,但臉上卻格外的猙獰。
      
          回頭看了一眼,
      
          路燈下的那只鬼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就在他活著離開的時候。
      
          楊間這個時候還在鬼域之內。
      
          他騎著單車,點著鬼燭,看似優哉游哉的在大街小巷之中穿梭閑逛,實際上身上的鬼眼卻已經睜開了,警惕著周圍的任何動靜,同時也在尋找著江艷的位置。
      
          最后。
      
          腦后的鬼眼突然看到了一家服裝店旁邊停著的一輛車一直亮著車燈。
      
          是一輛嶄新的豪車,而且透過車窗隱約還能看見里面有人坐在駕駛室內。
      
          不過在路邊一排排車輛當中,這并不太顯眼。
      
          “找到了么?”
      
          楊間隱約猜測到了,那就是江艷的車。
      
          因為之前他叮囑了江艷,保持移動,不要熄火停車。
      
          這樣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江艷被長時間的困在一個地方,坐以待斃,同時也是還是在讓她留下一個信號給自己。
      
          車輛一直保持發動的狀態,這樣一來會容易分辨的多。
      
          只是,她到底還是被迷惑了。
      
          車還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她停了下來。
      
          而在車的旁邊。
      
          楊間還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是他的同學.......錢萬豪。
      
          此刻的錢萬豪,腦袋已經沒有了半片,身體已經發黑腐爛了,散發出尸臭,但身上依然穿著是當初那件衣服。
      
          楊間騎著自行車走過來的時候,錢萬豪緩緩的抬起頭,用那眼睛已經爛掉的眼眶,看向了他。
      
          “成了鬼奴么?”他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本來,當初學校的時候錢萬豪是有機會和他以及張偉等人活著離開的。
      
          奈何他接了一個不該接的電話,結果被敲門鬼找到了。
      
          “既然是鬼奴,那么威脅不大,更何況,他也快爛掉了。”楊間心中暗道。
      
          當他靠近的時候。
      
          鬼燭散發出來的燭光已經強行將錢萬豪驅退了。
      
          燭光覆蓋的范圍,錢萬豪不得不往后退去,不敢靠近里面。
      
          楊間透過車窗,卻見江艷還在保持一副緊張開車的狀態,顯然還沉迷在幻覺當中,從這樣子看也不知道這女人到底保持這種狀態多久了。
      
          “是我,把車門打開。”
      
          他打通了電話,直接通過電話告訴了江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