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66章我想活著

  • 神秘複蘇 - 第66章我想活著字體大小: A+
     

      “走了么?”

      楊間在窗戶旁邊站了很久。

      知道那灰蒙蒙的鬼域徹底消失了之后渾身緊繃的身體才放松了下來。

      “幸好只是路過,不然只能溜了,這種級別的鬼誰碰誰死,但從之前那個情況來看,這只鬼雖然沒有被收容,關押,但應該已經被限制了一些,否則那雙手不會刻意的交叉貫穿......一定是馭鬼者已經研究出了那鬼的殺人方法。”

      “通過黃金打造的燭臺將那只鬼的手釘在一起,從而限制其某種能力。”

      “但,那燭臺上插著的蠟燭又是什么東西?”

      楊間皺起了眉頭:“蠟燭和燭臺是一體的,都是人為的產物,而且還是點燃著的......似乎對鬼有克制的作用?還是說那是一個路標,引著鬼朝某個方向前進?”

      “看來,馭鬼者的世界里還有不少的秘密,甚至我覺得已經摸索出了一些對付鬼的有效方法。”

      “是我級別不夠無法知道,還是......各國刻意的技術封鎖?”

      “就算是在這樣的全球性大災難面前,人與人之間還要相互爭斗,相互敵對么?”

      楊間思考了一會兒。

      他覺得要活下去絕對不能成為一個自由散漫的馭鬼者。

      嚴力的路是錯的。

      要活下去必須想辦法往上爬,提高自己的身份,地位......甚至是權利,只有這樣自己才能知道更多的秘密,更多的信息。

      他不想被蒙在鼓里等死。

      想到這里,楊間再次看向了放在桌子上被黃金盒子壓著的人皮紙。

      它似乎知道所有的秘密......

      但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這東西不會輕易的吐露出十分重要的消息。

      沉思少許,楊間心中清楚了自己接下來該怎么做。

      他看了一眼江艷;“你別那種死了爸媽的臉色看著我,剛才外面只是有一只鬼路過了而已,現在沒事了,我的蛋炒飯帶了么?吃完我還要睡覺。”

      “在,在袋子里。”江艷緊張的有些結巴。

      “謝謝。”

      楊間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心里承受能力已經超過常人了。

      他現在覺得就算是一堆尸體擺在面前,他都照樣吃的下。

      自己這算是一個變態么?

      江艷見到楊間吃的津津有味,也知道自己是真的沒有事了,她微微松了口氣,然后小聲道;“那我去洗澡了,如果有事你要記得沖進來救我,我很聽話的。”

      “你就放心吧,要是真出了事,你的火葬費我出就是了。”楊間繼續吃著東西。

      “......”江艷。

      楊間可不敢承若去救她,如果真遇到了恐怖級別太高的鬼,他第一時間就溜走,頭都不帶回一下。

      頂多看在相交一場的份上,他等鬼走后來收個尸。

      “沒事,一定會沒事的,我一定能好好的活下去。”

      江艷一邊洗澡,一邊怕打著自己的臉蛋,給自己加油打氣。

      “那么恐怖的商場都走出來了,還有什么事能難到我的,鬼又不是沒有見過,只要有楊間在我就不怕,他可以對付那東西,雖然他不說但我相信他。”

      “不過首先,我要成為他的女朋友,這樣他才會保護我......最不濟小三也行。”

      雖然是計劃的,但真要去做,江艷卻覺得還是有些臉皮發紅。

      讓自己去勾引一個十八歲的小年輕,總感覺是在法律的邊緣試探。

      不過還好自己是女的,如果反過來那才可怕。

      洗完澡。

      江艷對著鏡子吹干頭發,稍微整理打扮了一下。

      鏡中的自己白里透紅,精致的臉蛋上帶著一絲輕佻的媚態,浴巾包裹下的凹凸有致的成熟身段,可以撩起任何一個男人的火。

      作為從大學時候就被許多人追求的美女。

      江艷對自己的相貌身段還是很有自信的。

      不過她是很有頭腦的女人,才不會被那大學的短暫愛情給蒙蔽了,在她看來,女人的愛情婚姻就是一場投資。

      如果要博取最大的利益,沒什么比投資一支潛力股賺的更多的。

      而眼前的楊間就是最適合自己的男人。

      “我出來了,你等急了吧。”帶著一絲誘惑的語氣,江艷臉蛋微紅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可是屋內卻沒有人回應她。

      江艷帶著一絲疑惑的走了過來,她看見了桌子上吃完的飯盒。

      再看樓上。

      發現楊間已經躺到床上去了。

      “也不等等我。”江艷心中暗道,她就這樣穿著一件浴袍上了樓。

      見到楊間呈現一個大字躺在床上,霸占了整個床不禁讓她翻起了白眼。

      這情商也太低了吧。

      “楊間,睡了么?”江艷主動的枕在她旁邊,靠在他的懷里,輕輕的說道。

      “沒有。”楊間睜開了眼睛。

      江艷笑道:“就知道你沒睡,等我多久了?你肚子現在餓不餓,要不要姐姐下面給吃你?”

      “現在不餓,我吃過飯了。”楊間道。

      江艷摟著他的脖子道:“飯又什么好吃的,難道沒聽說過秀色可餐么?”

      “別亂動,我身體現在有些不舒服。”楊間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駕馭惡鬼的副作用又出現了。

      他的身體開始癱瘓在了床上,已經不能動彈了,只能感覺到那隱藏在身體里的鬼眼有些不安分的躁動起來。

      “身體哪里不舒服?不介意讓我看看吧。”

      江艷誘惑十足道,她對著楊間臉上親了一口:“這樣是不是好受了一點?”

      但是她才剛剛親完,楊間臉上裂開一道口子,一只猩紅的眼睛露了出來,帶著幾分詭異的眼神看著她。

      “啊~!”

      江艷嚇了一跳,幾乎從床上跳了起來。

      “都說了別亂動了。”

      楊間平靜道;“我現在控制不了身體里的這只鬼,它如果要對你怎么樣的話我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怎,怎么會這樣?”江艷捂住嘴巴,震驚道。

      楊間道;“我之所以能對付厲鬼,是因為自身變成了厲鬼,不然你以為我們這類人憑什么和厲鬼打交道?靠腦子,還是靠膽量?亦或者是你認為這個世界上真有什么特異功能,道術法術?”

      “得到厲鬼的力量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只是其中之一。”

      “你和我靠的太近是沒有好處的,我來你這里只是單純的想要暫住幾天,等我的事情辦完之后我自然會離開,不會影響你的生活和工作。”

      江艷臉色變化不定,她沒想到這才是楊間的真相。

      “那,那你以后還會幫我么?”猶豫了好一會兒,她想要離開,卻始終沒有走下這頂床。

      楊間和直接道:“不會,我沒有那個權利和義務救你,不,不止是你,其他人也一樣,商場那次只是你運氣好,碰到了我為了賺錢去解決靈異事件。”

      “可我......不想死,我想活著,好好的活著。”江艷小心翼翼的卷縮進了楊間的懷里。

      “以后鬼還會出現,對吧。”

      “嗯,靈異事件會越來越多。”

      楊間沒有隱瞞道;“以后估計全球人都會知道了,只是現在大部分人還被蒙在鼓里。誰也不知道自己哪天會死,也許是一個電話,也許是一個敲門聲,也許是在睡夢中。”

      “那我如果陪你睡覺,你會不會幫我?”

      江艷不敢抬起頭看那只眼睛。

      “不會。”楊間很干脆。

      江艷道;“那你怎么樣才肯幫我。”

      “你要對我有用,能幫我處理一些事情,協助我做一些工作,就比如商場中你替我看監控錄像一樣,這樣我就會保護你,讓你不被殺死,這是等價的交換。”

      楊間微微撇過頭看著她:“無意義的救人只會害死自己。”

      “那我可以做你的私人秘書,我是會計,會的東西很多。”

      “金融,你會么尤其是炒股之類的?”楊間道。

      “會,我實習的時候有操盤的經驗。”江艷道。

      “聯系大客戶之類的會么?”

      “會,我有一些優質的客戶資源,如果你要做靈異方面的生意我還可以幫你。”

      “翻譯呢?”

      “我翻譯英文沒有問題。”

      “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職場精英?”楊間有些詫異。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的確很有能力,有些超過了他的意料之中。

      當然,也不排除吹牛的可能。

      “如果你暫時不愿意去上班的話,你可以為我工作,我的確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除了工資之外,我會給你提供相應的庇護。”楊間認真的說道。

      他可以嘗試著弄點班底。

      畢竟,他以后如果成為了刑警,不可能單槍匹馬上陣。

      “真的么?”

      江艷有些驚喜的抬起頭。

      似乎,楊間也沒有那么讓人畏懼。

      “只是嘗試一下,我還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楊間道:“時間很晚了,我睡了。”

      身體癱瘓的感覺開始退去。

      這次比上次好多了。

      看來紅紙的還在起著作用。

      但精神的疲累讓他很快就睡早了。

      江艷看了看楊間不知道在想什么,過了好一會兒也漸漸的靠在他的懷中睡去。

      而在楊間睡覺的時候。

      剛從警隊錄完口供出來的羅大師,帶著活下來的一個徒弟,還有沒進商場的司機好不容易走了出來。

      “媽的,今天倒了八輩子霉了,看了十幾年的風水,居然有一天真撞鬼了,錢沒賺到還倒貼了一筆,虧大發了。而且這一個月內還不能回去,每天還要去警局報道。”羅大師氣急敗壞道。

      “走了,先去找家賓館睡覺。”

      路上,司機忽的問道;“咦,你脖子上怎么有條疤?”

      旁邊那個羅大師的徒弟,摸了摸脖子。

      仿佛能感覺皮膚翻開,露出里面的血肉。

      他臉色平靜道:“沒,沒事,可能不小心蹭了一下吧。”

      “哦。”

      司機也沒有多問,就去開車了。

      而在司機轉身的時候,這人眼中的神采漸漸消失變的空洞麻木起來,臉色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