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12章宛如智障

  • 神秘複蘇 - 第12章宛如智障字體大小: A+
     

      教學樓外是學校的操場。

      巨大的操場,燈光熄滅,昏暗籠罩,但比在教學樓里好多了。

      教學樓里的黑暗濃郁的幾乎要將人給吞沒,這里雖然昏暗但卻依然可以看清周圍事物。

      其他人跑到這里心中的恐懼才漸漸平復了少許。

      幾乎渾身癱軟,每個人都坐在地上喘著氣,幾乎站不起來。

      不是他們體力不行,是被困在教學樓里太久了,極度恐懼之下再加上不要命的狂奔,瞬間就累趴了。

      “嚇,嚇死我了,剛才真是太恐怖了,那么近的距離,幾乎在我面前,那個嬰兒趴在王珊珊的肩膀上看著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嬰兒是什么時候爬過來的。”一個男同學聲音依然帶著顫抖道。

      “一定是鬼,那個嬰兒一定是鬼,這里到處都是鬼,到處都是,我們死定了,死定了......”有女同學臉色蒼白,此刻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

      “等等,王珊珊被那鬼給抓到了,那為什么楊間也不見了。”忽的,苗小善開口道。

      她是楊間的同座,從初中開始就認識的,所以一直比較留意楊間。

      張偉往周圍掃看了一眼,果真沒有見到楊間。

      他忍不住摸了摸眼角:“楊間他生的光榮,死的偉大,為了救我們英勇犧牲了,他是人民的子女,我不會忘記他的,以后逢年過節我會給他燒紙,如果他家辦喪事我會多捐些錢,讓他走的風光一點,畢竟他生前也是個體面人。”

      “苗小善同學你也別傷心難過,人死不能復生,你們在這里休息一會兒,我回去看看楊間是不是真死透了,如果真死了,我們再商量著怎么逃跑。”

      說著,張偉咬了咬牙,打算回去看個情況。

      “張偉,就沖著你這番話,我可以肯定我們之間是塑料友情,下次要是在遇到鬼了,我肯定不會救你,干脆讓你自生自滅好了。”忽的,楊間的聲音從身后響起。

      卻見到他扶著王珊珊走了過來。

      “楊間,你沒事,真是太好了。”苗小善有些欣喜道。

      其他人見到王珊珊和楊間都沒事也是眼睛一亮,這算是今天唯一的好消息。

      從開始到現在班上的同學死了太多了。

      “運氣好,撿回一條命。”楊間點了點頭道。

      張偉有些激動道:“楊間,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剛才我只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你千萬別往心里去啊,以后你可不能不救我,我這輩子就指望著你活命了。”

      “我對男人沒有興趣,只救美女,美女好歹也能以身相許,再不濟以后也有人幫我寫作業,男人救回來有什么用?剛槍么?”楊間道。

      旁邊的王珊珊聽到這話臉微微一紅,眼中露出幾分羞意。

      “別那么無情,我所有的資源可都給你了,一點都沒有私藏,大家基友一場理應互相照顧,畢竟都已經共患難過。”張偉道:“等等,不對勁,剛才那種情況你和王珊珊是怎么逃出來的?”

      忽的,他臉色一變,帶著幾分警惕之色打量著楊間。

      “當然是一拳打飛那個小孩,拉著王珊珊跑出來了,不然你以為我怎么出來的?”楊間道。

      張偉義認真道;“兄弟,那教學樓鬧鬼呢,武松打虎我還相信,你敢打鬼?拉倒吧,現在我很懷疑你根本就不是楊間,很有可能是鬼變的,打算混入我們之間把我們全部害死,恐怖片里都是這么演的。”

      這話一出,本來就驚魂未定的眾人一下子面帶恐懼的看著楊間。

      仿佛他真的就是一只鬼。

      “又來這套,你腦子就不能正常一點么?天天懷疑那個人是鬼,這個人是鬼,真遇到鬼你早就嗝屁了,還有功夫站在這里說話?”楊間道。

      “既然如此那我問你一個問題,我的英文名是什么?等,等等,換過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在教學樓里問過了,可能隔墻有耳已經被鬼給聽到了,我問另外一個問題,趙磊的英文名是什么?”張偉一副睿智無

      比的樣子。

      仿佛在為自己的小心和謹慎感到自豪。

      “我不知道。”楊間道。

      “你果然有問題,趙磊的英文名叫:沃仕莎碧,大家離他遠一點。”張偉急忙后退了好幾步,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

      楊間又問道:“等等,剛才你說什么我沒聽清楚,能再說一遍趙磊的英文名么。”

      “呵呵,不知道吧,趙磊英文名是沃仕莎碧。”張偉冷笑道。

      “我是什么?”楊間道。

      “沃仕莎碧。”

      楊間點了點頭道:“你還知道你是個煞筆啊,看來還沒有蠢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張偉。

      王珊珊,苗小善還有其他人都是一副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他。

      剛才張偉就是在和空氣斗智斗勇,和一個弱智沒什么分別,和楊間簡直就是一個青銅一個王者的差別,畢竟他們能活下來全靠楊間帶路和斷后。

      “靠,我不是智障。”張偉極力反駁道。

      “他竟然讀懂了我的眼神。”有同學睜大了眼睛,心中很是驚訝。

      “我......”張偉有種要哭出來的沖動。

      不過此刻并不是休息的時候。

      楊間道:“我的手機沒電了,誰知道現在是幾點鐘了。”

      “我的手表好像壞掉了,現在居然是凌晨四點。”苗小善看著手腕上的卡通表有些驚訝道。

      “咦,我手機上也是凌晨四點過五分,剛才分明看到才八點半啊。”

      “什么時候過去這么久了。”

      眾人發現時間不對勁了。

      楊間回頭看了看那遠處被黑暗籠罩的教學樓,然后道:“幾點并不重要,我只是在想這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時間過去了這么久,為什么外面一點反應都沒有?”

      “對啊,我之前就報警了。”

      “我還打電話給我媽了。”

      “周圍好安靜,學校外本來這個時候都有汽車聲音響起的,現在連一輛汽車的燈光都看不到。”

      楊間抬頭看了看天空。

      昏暗無光,仿佛被一層陰霾籠罩,看不到月光,星光,這不符合常理。

      “楊間這是怎么回事。”張偉也感覺不妙,恐懼又再次涌上心頭。

      “還能怎么回事......我們一直身處于鬼域之中。”

      楊間臉色一凝,沉聲說道:“而且至始至終我們都沒有離開過,鬼域的范圍不止是教學樓,連操場也在鬼域范圍之中,而且這個范圍還有可能會更大,只是教學樓之前應該是處于中心地帶,現在稍微處于邊緣一些,亦或者......那只鬼在移動,鬼域范圍在隨著那老人的位置在變化,不過我們四面八方沒有看到那老人的身影,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大。”

      “但我更覺得鬼域就是一個特殊封閉的空間,不管是中心地帶,還是旁邊,受到影響多少,想要出去難度系數都是一樣的,而且距離的遠近似乎并不是逃離鬼域的關鍵。”

      “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是被困住了,就像是籠中之鳥,籠子在移動,里面的鳥只能被迫跟著移動,只是這種動靜我們察覺不到。”

      “那,那現在怎么辦?”

      一旁的王珊珊顫抖著聲音說道,手掌緊緊的抓住楊間的胳膊,身子忍不住靠在他的身上,仿佛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救世主。

      她這輩子都不想要再經歷剛才在樓梯口發生的事情了。

      其他人也面帶恐懼和期盼的看著楊間,希望他能想到什么好辦法徹底離開這鬼地方。

      楊間默不作聲,摸了摸手背上的那幾雙閉起來的眼睛。

      要離開這里或許只有一個辦法了,繼續使用厲鬼的力量。

      但周正也說過,厲鬼的力量用一次,身體中的厲鬼就會復蘇一分,自身也就離死不遠了,比吃毒藥還猛。

      “難怪周正最后說,成為馭鬼者不光是為了別人,也是為了自己,因為有時候不只是為了救別人,自己面對厲鬼也必須自救。”楊間心中暗道。

      “不過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要搞清楚,順便了結一場恩怨,要不然死也不甘心。”

      下定決心之后,楊間道:“你們誰的手機上有方鏡的電話,借給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應該和我們一樣還被困在這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