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精靈掌門人 » 第47章 臟套路

  • 精靈掌門人 - 第47章 臟套路字體大小: A+
     

      “錄下來了嗎?”

      對戰結束后,方緣回到站臺,發現了林靖此時正一臉懵懵的看著他。

      “錄下來了,不過你一直再和對手說什么?”

      “就是問幾個問題而已。”方緣說了下垃圾話的思路。

      “說到底,還是對手沒有一個平衡的心態,我這是給年輕的訓練家上一課,以后對他們會有好處的。”

      方緣已然接受了杜艾的那套說辭。

      對戰不是精靈自己的事情,訓練家也需要負一半責任。

      冷靜的判斷,果斷的反應,正確的指揮,細致的觀察能力,深厚的知識底蘊,前瞻性的目光以及強大的心理素質,都是一名合格的訓練家需要具備的。

      方緣自己也需要警醒,要鍛煉下心理素質。

      “信了你的鬼話。”林靖道。

      “希望我以后的對手也像你一樣……”

      “為什么?”方緣疑惑。

      “因為反派死于話多。”

      方緣:“……”

      這個也有點道理,話多也要分場合。

      說到讓對手心態失衡,做出錯誤的判斷,方緣還想起來一種精靈,這種精靈可以說是垃圾話的鼻祖了。

      那就是聒噪鳥。

      它擁有一種專屬招式喋喋不休,是用非常煩人的,喋喋不休的音波攻擊對手,從而讓敵人混亂,聽者無一不被折磨的發瘋。

      在某段時間,游戲玩家可以使用喋喋不休錄下令人不適的言論,于對戰中播放,在把錄音功能取消之前,聒噪鳥在全球對戰聯盟和其他的一些對戰大會中一直被禁止使用,可見垃圾話的恐怖。

      不過,這個世界的對戰比賽還沒遭受過被聒噪鳥支配的恐懼……這就有意思了。

      待林靖把剛才伊布對戰的視頻發過來后,方緣開始回顧起這場對戰。

      利用電光一閃進行快速的移動,然后在移動過程中順便就使用影子分身招式,這樣制造出來的殘影更有迷惑性。

      這也是上場之前方緣和伊布就約定好的戰術。

      “從視頻中來看,四個殘影的迷惑性還是太低。”

      方緣心思涌動,不知道什么時候伊布可以制造十幾個分身,到時候配合潑沙偷襲,肯定更臟。

      說到臟……

       D組的最后一場對戰開始了,方緣也看到了這一組的種子選手林森的對戰。

      他的初學者精靈妙蛙草,作為妙蛙種子的進化型,游戲中的御三家之一,成長潛力在草系精靈中絕對是名列前茅的。

      對戰剛剛開始,妙蛙草花苞便發出香味,施展了甜甜香氣。

      這種甜甜香氣,被吸入后能一定程度影響對手的感知,從而讓對手暈乎乎的。

      面對這防不勝防的甜氣,妙蛙草的對手沒多久就中招了,然后緊接著就被妙蛙草揮來的藤鞭綁住,成為固定靶子硬吃了后續跟來的寄生種子和睡眠粉。

      “睡眠粉加寄生種子,這個叫林森的好臟。”

      方緣下意識道。

      “你們彼此彼此,不過妙蛙草那個甜氣好像很難對付,你準備怎么辦。”林靖露出擔憂的表情。

      “如果是飛行系精靈還好,直接吹走甜氣就行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方緣道。

      “我已經有策略了。”

      ……

      又是幾場比賽過后。

      方緣轉頭看向林靖,道:

      “E組結束了,你也該準備一下了。”

      “恩。”林靖點頭,心里多多少少有點緊張。

      預選賽中,周圍只有裁判和零零散散幾個人,還不至于太緊張。

      可接下來的對戰環節,四周坐滿了觀眾,要在那么多眼睛的注視下對戰,想想都害怕。

      “那個……”林靖突然道:“你的帽子可不可以借我戴會兒?”

      “怎么了。”方緣一怔。

      “我看你表現不錯,說不定戴帽子真的能緩解緊張。”林靖道。

      傻孩子,那只是我隨口一說的啊……

      咱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曝光度,方便日后打廣告。

      “算了,給你。”

      方緣把帽子遞了過去,道:“你往下戴一點,專心看場地,這樣就感受不到觀眾的目光了。”

      “謝了。”林靖接過來后,戴在了頭上。

      第二十三場對戰,林靖上場了,他的對手的精靈是阿柏蛇,屬性上和卡蒂狗五五開,誰也占不到太大便宜。

      “嚯…”

      對戰剛一開始,林靖的卡蒂狗就讓方緣另眼相看。

      看起來好狂野的一只精靈,瞬間的爆發力絕對是方緣見過的精靈中排得上前幾的,不愧是警犬訓練營中特訓出來的。

      雙方你來我往大約對戰了兩分鐘后,卡蒂狗成功用火焰輪把阿柏蛇撞飛,滋滋的火焰燒焦了蛇皮,讓阿柏蛇放棄了掙扎。

      不過卡蒂狗也沒討好,應該是被阿柏蛇的溶解液碰到,表情痛苦,毛發也出現了收縮。

      一個是用火燒,一個是用強酸潑,兩只精靈成功互相傷害。

      “我先帶卡蒂狗去治療了。”

      對戰結束后,林靖給方緣發來了一條消息。

      “快去看看吧。”

      方緣回道,但是,他總覺得哪里出現了差錯。

      “出大問題,帽子被林靖順走了。”方緣陷入沉思。

      “算了,下午再和她要吧。”

      進行到了H組后,上午的比賽結束了,嘉賓針對上午的對戰情況簡單的總結了一下后,觀眾們也紛紛離開,準備去吃午餐。

      方緣是參賽選手,賽方提供營養午餐,領到的盒飯里除了四個素菜外還有兩個肉丸子,一個煎蛋,雖然味道很一般,但吃飽是沒問題的。

      就連伊布,也都領到了一份精靈食物。

      到了下午,林靖回來了,打算和方緣一起繼續看完今天的比賽。

      “你進入了六十四強后,班級群里又活躍了不少。”方緣道。

      “如果我把你曝光,群里肯定會更活躍。”林靖道。

      “不必了……”

      “我決定了,等我被淘汰后,就把你賣掉,應該就是明天了,我下一場的對手是F組的種子選手……”林靖苦著臉,顯然信心不高。

      方緣不語。

       F組的種子選手的精靈,已經進化到了最終形態,是蟲系的大針蜂。

      雖然卡蒂狗在屬性上占據優勢,可是那只大針蜂看上去并不是光靠屬性就能對付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