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現身

  • 伏天氏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現身字體大小: A+
     
        葉伏天站在了神曜身前,站在了神族諸強者面前。

        一道道氣息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想要窺探他的秘密,神曜的眉心似開了天眼,射出一道可怕神光,這神光一瞬籠罩著葉伏天的身體,一時間,葉伏天只感覺自己被一道神光所禁錮。

        “轟。”一股神圣至極的大道威壓直接降臨,一剎那間葉伏天感受到窒息的壓迫力,那是來自神魂的威壓,仿佛他的神魂都要離體而出,被神光所束縛壓迫。

        葉伏天只感覺陷入了一股幻境之中,在這奇妙的幻境世界,意識和神魂已經離體而在,在那道天眼之下,無數神曜的身形宛若一尊尊神明雕像,直接沖入他的神魂之中,要進入他的意識世界,窺探他的秘密。

        這種能力簡直可怕。

        能夠直接窺探他人的秘密。

        難怪天河道祖不讓神族帶他離開了,而且,此時天河道祖也盯著葉伏天所在的方向,身上威壓彌漫而出,只要葉伏天承受不住,他便會直接出手強行將之打斷來。

        “神曜,果然長大了。”天河道祖淡淡開口,聲音不怒自威,當著他的面強行窺探葉伏天,當年跟在后面的小家伙,已經是人皇人物,神族的中堅力量。

        成了人皇,果然行事風格、氣度,都不一樣了,哪里還有當年的稚氣,如今唯有人皇的威嚴、強勢。

        葉伏天緊守心神,參同契之力綻放而出,煉道于體,神魂之內似有大道古字環繞,守護意志,阻擋對方的強勢入侵。

        “哼。”神曜冷哼一聲,眉心之處神光更強,萬丈光輝灑落而下,似有無窮光束直接刺向葉伏天,這一刻的葉伏天在那神光之下極為渺小。

        他所面對的可不是一位普通的人皇強者,而是,來自上界天云巔的家族,神族的人皇,而且,還是神族嫡系血脈,體內流淌著神血,天河道祖是他姑父,他的姑姑是天河道祖之妻,當年那位風華絕代的女子。

        這樣的人莫說是圣境,即便是天河界界皇宮中的段慶,天河道祖的親傳弟子,在他面前怕是也不夠看,不在一個層次。

        此時的神曜有些詫異,尋常人皇都難以抗衡他的神眼,今日一位圣境人物,竟然有幾分抵抗能力,不愧是姑父選中的衣缽傳人,其天資驚人。

        “姑父見諒,既然姑父不肯讓我帶他回神族,只好如此了。”神曜開口說道,威壓還在變得更強,葉伏天的神魂微微顫動著,而天河道祖的威壓則是越來越強,仿佛隨時可能綻放。

        只見同時,在神曜身后,幾位神族的大人物往前邁步走出,身上皆都釋放出可怕氣息,扛住天河道祖降下的壓迫力。

        整座山脈都處于一股窒息的狀態,許多境界弱小之人只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很壓抑。

        “殿下。”

        然而就在此時,遠處似有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息降臨而來,這道氣息從極其遙遠的地方而來,來自天河界的界皇宮中。

        “父皇。”段慶抬頭,感知到這股氣息他露出一抹異色,父皇怎么突然出現,究竟有何事?

        “嗯?”正在壓迫葉伏天的神族強者神曜也皺了皺眉,旁邊的老者問道:“界皇這是何意?”

        “齊玄罡,回來了。”一道聲音傳出,聽到他的話諸人露出鋒芒,只見神曜的氣息瞬間從葉伏天身上消失散去,其余強者也都收回氣息,目光盡皆抬頭望向蒼穹方向。

        段慶內心也是顫了顫,齊玄罡,回來了?

        他竟然回來了。

        天河道祖神色閃過一縷波瀾,終究還是來了。

        葉伏天內心顫動,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面容,使之沒有出現波瀾。

        旁邊的陳平安則是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神曜很清楚的捕捉到了這一幕,這么說來,之前段慶向他稟報,救下陳平安的人,就是回來的齊玄罡了。

        他回來了,而且去看了陳平安的父母,但卻沒有上山。

        這么說,反倒是那白發青年,可能和齊玄罡沒什么關系。

        “哪里?”神曜開口問道。

        “界皇宮外。”那聲音再度傳出,道:“他要見段慶。”

        “回。”神曜淡淡開口,立即轉身踏步而行,不僅僅是他,神族強者以及段慶他們盡皆轉身,一步邁出橫穿虛空離去。

        “你去嗎?”只聽天河道祖對著葉伏天傳音一聲,詢問葉伏天去不去。

        葉伏天自然明擺著這句問話的用意,老師既然選擇了出現,便意味著決定了面對這一切。

        他去的話,能否克制的住自己的情緒?

        “去。”葉伏天回了一個字,天河道祖點頭沒有多言,一股大道風暴卷向葉伏天的身體,兩人直接從山上消失不見。

        “師叔祖。”陳平安目光眺望著遠方,臉色極為蒼白。

        …………

        此時,天河界界皇宮外。

        一道身影安靜的站在那,在他面前,浩浩蕩蕩強者如云,甚至,天河界的界皇親自現身,就那么站在那看向出現的身影。

        齊玄罡回來了,而且如此直接的到來,就那么站在了他面前。

        而且,他也是人皇了。

        經歷了當年那場大風暴,而且重創離開,他竟然還能夠踏入人皇境界,倒也不容易,難怪天河道祖當年會選擇他作為女婿。

        遠處,陸續有許多人匯聚而來,齊玄罡對于如今的天河界是個陌生的名字,但當年因為他的事情在天河界掀起的風暴,是滅界風暴,因而,至今依舊有許多人記得他,天河道祖的弟子,以及女婿。

        此時的齊玄罡已經摘下了斗笠,他站在那極為坦然,很平靜,臉上沒有憤怒、沒有畏懼,唯有淡然,那是拋開一切的淡然。

        他本不想這么早出現,以這樣的方式出現,但知道了神族降臨,直接前往山那邊,他便提前走了出來,他會以自己的方式,終結這一切。

        蒼穹之上,有神光降下,隨后,神族強者降臨而至,他們直接出現在了階梯之上,目光望向齊玄罡。

        齊玄罡當年重傷之后,他們找了很多年,一直沒有找到,或許齊玄罡一直流浪在外,可能去了極遙遠的地方。

        沒想到,他竟然自己回來了。

        之后,段慶也出現了,目光瞬間落在齊玄罡身上,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這么多年,已經消失的人,竟然自己回來了,而不是他們猜測的后人回來。

        齊玄罡安靜的看著諸人的出現,直至天河道祖降臨,他的眼眸才有了波動,轉過身,看向那出現的老人。

        齊玄罡對著天河道祖的方向跪下,叩首下拜。

        “既然都回來了,怎么不上山看看,都已經這樣了,還擔心連累我?”

        “弟子不孝。”齊玄罡抬頭看著天河道祖道:“當年之事,弟子對不起老師師娘,有何顏面回山見您。”

        “既然沒有顏面見我,為何還要回來?”天河道祖質問一聲,帶著幾分冷淡之意:“既然都已經從這世界消失,回來你能做什么?”

        “有些事,不回來解決,心不平。”齊玄罡回應道:“而且,弟子雖然沒有回山,但依舊還有一絲奢望,想要看老師一眼。”

        天河道祖看著那身影,心中無言。

        當年他自然是極喜歡齊玄罡的,否則,又怎么會接納他為婿,齊玄罡心境沉穩,道心非凡,而且,和他理念一致,若給齊玄罡時間,是能夠做成大事的人,繼承他的衣缽,但可惜,一場風暴,將一切摧毀。

        “你倒是孝順。”天河道祖有些不悅的回應,看一眼的代價是什么?

        齊玄罡現身,神族,將不惜一切將他帶走。

        他出現,便意味著再也走不了。

        “師弟既有此番孝心,老師您又何必不悅。”此時一道聲音傳來,說話之人是段慶,他看向天河道祖道:“師弟此次歸來,想必也是為了老師您能夠從此事中解脫。”

        天河道祖掃了段慶一眼,道:“本座沒有欺師滅祖的弟子,你不配。”

        段慶神色一僵,雖然當年的事情許多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世人也都猜測到了一些,但是,從來都是暗地里,沒有公開議論過,天河道祖也從未當面提及過這件事。

        然而此時,卻直言叱喝他欺師滅祖,他明白,或許是因為齊玄罡回來,一切都將劃上句號,老師也不在乎了吧。

        “弟子問心無愧。”段慶對著天河道祖行禮道,每個人生來就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立場,他不認為自己有什么過錯,他是界皇宮之人,流淌著皇族血脈,神族弟子以神族意志為最高意志,他自然以界皇宮的利益為最高利益。

        他段慶,不可能看著界皇宮隨齊玄罡一起陪葬,他需護界皇宮,這是他的家族,他需要讓家族從那場風暴中延續下去,就必須要做一些事情。

        所以,他不后悔,問心無愧,如若再重來一次,他依舊會選擇這么做。

        葉伏天一直安靜的看著這一切,內心極不平靜,但面容卻格外的平淡,齊玄罡自始至終都沒有看他一眼,仿佛,真的只是陌路之人!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