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我奪舍了魔皇 » 六百五十九.意外收獲

  • 我奪舍了魔皇 - 六百五十九.意外收獲字體大小: A+
     
        張衛雨同陳洛陽對視,其雙眸中流露出幾分玩味之色。

        古神教鎮教神功神魔血,修煉有成后,修煉者的雙瞳會時刻閃動暗金光輝,這特征將伴隨其一生,古往今來,無一例外。

        當今時代,江懿、鄭池、彭峰、杜期明、練步一乃至于張天恒等人都是如此,也包括曾經的陳洛陽。

        然而此刻,陳洛陽雙瞳一片漆黑,哪還有半點暗金光華?

        可他一身氣息并未有意收斂的情況下,仿佛魔神降世,威臨天下,霸道無邊。

        縱使“天王”張衛雨的修為實力,此刻對著他,也能清楚感覺到那毀天滅地般的力量。

        已經跨過那道天塹的魔皇,實打實站在如今紅塵的巔峰之上,不借助外力,只憑個人修為,也是紅塵中最具力量的幾人之一。

        這自然不可能是他廢掉了自己一身修為,而是他超越了古神教的神魔血。

        或者,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吞噬”了一直以來作為其武學根基的神魔血,使之完全融入自己當前更深奧玄妙的武學道理意境中。

        說起來,似乎也不是那么讓人意外,這正印證了他魔尊傳人的身份…………

        話雖如此,但張衛雨心中隱隱有些別的感觸,說不清道不明,仿佛對方身上另有一層迷霧籠罩。

        “張掌門,幸會。”座上的陳洛陽這時開口:“請坐。”

        張衛雨收斂心中疑惑,回禮道:“恭喜道友跨過天塹,成就武尊之境。”

        陳洛陽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前些日子靜修,心有所感,覺著時機已經成熟,于是便試了試,卻不料趕巧張掌門今天到了,不知有什么事專程上門?”

        “一來,耳聞不如眼見,道友大名近來響徹紅塵,張某此前一直閉關,所以出關后,第一時間當面見見道友。”天池之主說話頗為直來直去:“二來,是為葉天魔重新現世一事而來。”

        陳洛陽語氣隨意:“敢情,張掌門是要同我過過招?”

        “原本我確實有心同羲皇古陣一戰,不過并非質疑道友的實力,若說挑戰,我肯定先找臥龍沙。”張衛雨淡然道:“臥龍沙敗于道友羲皇古陣之下,我若連他都敵不過,又如何有臉面挑戰閣下?”

        陳洛陽看著他:“那你今天……”

        “相對于知彼,更需知己。”張衛雨答道:“天魔勢大,為求這次能穩穩將之圍殺,不像當年那樣留下后患,云老與周皇都屬意盡可能多的強者聯手,并且精誠團結合作,所以協商正魔兩道再次會盟,共討天魔。”

        他平靜直視上方陳洛陽:“魔皇身懷羲皇古陣與人皇遺寶覆地印,可為此次會盟的盟主。

        羲皇古陣同覆地印的力量毋庸置疑,我原打算領教一二,方可心中有數,將來圍殺天魔時,便于配合。

        不過今日見到道友跨越天塹達到武尊境界,反倒不用再試了,在武尊手里和在武圣手里,陣法同覆地印的威力想必是兩個層次。

        眼下道友同周皇一樣,恐怕有獨抗天魔的本事了,我等從旁協助不令天魔走脫即可。”

        陳洛陽聞言,目光頗具深意看著天池之主,沒有第一時間說話。

        天池之主張衛雨語氣平和安然:“魔皇有氣吞紅塵之心,人盡皆知,張某剛一出關便有耳聞,如今與閣下面對面,體會更深。

        我天池地處邊陲,與世無爭慣了,張某本人一心向武,沒有對外之心,但亦無臣服他人之意,似令師至尊那般無為而治還好,但魔皇似乎不止滿足于此,屆時只好再向魔皇討教,想來會令人受益匪淺。

        朝聞道,夕可死已,并非憾事,也不影響在那之前,聯手合圍天魔,或許張某先就隕落在這一戰里,然而同天魔一戰,又何嘗不是武者難逢的盛事?

        至于說魔皇如果現在就想要拿下張某,張某接著便是。”

        陳洛陽笑了笑:“張掌門所言不錯,不過,想要痛快一戰,總要盡力才好,要是因為一些顧慮而有掣肘,那就太過遺憾了。”

        張衛雨眉頭輕輕蹙起,看向陳洛陽。

        不等他開口,陳洛陽便先一步問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張掌門方才說已見過周皇,為求知己,又來這里見我,那下一步,是要去先天宮嗎?”

        “不錯。”張衛雨若有所思,看著陳洛陽,徐徐頷首。

        “天鳳的實力,經過涅槃后想要重新恢復自身巔峰需要時間,但在人皇陵中時,便已經凌駕絕大多數武尊之上。”陳洛陽輕描淡寫說道:“葉天魔在人皇陵里收獲不小,贏得康復契機,但他真想康復,還需要些許時間,這段時間里,天鳳也會更強,而那名為姬重的人,乃古神句芒轉生,同樣不能當尋常武者看待。”

        “道友的判斷,我自是信得過…………”張衛雨慢吞吞說道,視線仍注視陳洛陽,揣摩陳洛陽方才所言。

        而陳洛陽同樣也在觀察對方,話鋒則猛然再次一轉:“至于說拿下你,呵呵,便是沒有葉天魔,我又何嘗需要親自動手?”

        張衛雨聞言,心頭微微一跳。

        他注視那雙漆黑的眸子,隱隱生出對方將他心底最深處秘密看穿的感覺。

        “道友這是篤定張某不及臥龍沙了?”這位天池之主心中驚詫,但面上不動聲色,亦不見怒容,一邊思索陳洛陽方才所言,一邊平靜開口。

        陳洛陽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你的對手,又何止一個臥龍沙?”

        張衛雨心中更加凜然,不祥的預感越發濃厚,但也更加疑惑。

        “這個,暫借于你。”陳洛陽說罷一揚手。

        一點金光飛到張衛雨面前。

        金光中,一株梧桐樹枝葉招展。

        此前不管心中如何波瀾起伏,張衛雨面上都鎮定如常,但此刻看著這株金梧桐樹,他終于露出幾分愕然之色。

        他注視金梧桐,久久沉默,神情倒是漸漸恢復平靜,只是目光隱約間愈發復雜。

        陳洛陽則若無其事,只是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的天池之主。

        幽暗寂靜的大殿中,兩人隔著一點金光相望。

        良久,張衛雨徐徐開口:“至尊……令師會允許嗎?”

        陳洛陽淡然道:“家師知道此事。”

        張衛雨不禁再次詫異。

        半晌后,他長長吐出一口氣,視線從陳洛陽面上轉移到金梧桐樹上:“既如此,謝過魔皇,接下來的日子里,張某會妥善代為保管,決戰天魔時,還需魔皇掌控古陣,主持大局。”

        “好說。”陳洛陽微微一笑。

        天池之主收了金梧桐,面上卻不見絲毫歡愉之色,向陳洛陽告辭:“既如此,我不打攪了。”

        他出了黑水絕宮后,沒有立馬離開,而是遠遠回望魔宮,面無表情。

        良久之后,天池之主輕嘆一聲,飄然離去。

        既然得了陳洛陽提醒,接下來先天宮那邊,他自然是不會再去了。

        雖然先前同老劍仙等人提及將前往先天宮,但既然陳洛陽如今已經登臨武尊境界,那情況便不同,于老劍仙等人那邊可以交代。

        而對張衛雨本人來說,已經誤撞一次槍口了,再主動去撞第二次那未免太蠢。

        可惜遲早要碰上,沒的躲,怨不得自己失誤,從這一點來說,撞一個,總比同時把兩個都撞了來得要好。

        可是撞這一次的后果,未免太讓人頭疼了。

        不過最令人捉摸不透的還是至尊的心思…………張衛雨心中微微沉重。

        …………

        天池之主張衛雨心情復雜,黑水絕宮里陳洛陽獨自坐在安靜無人的大廳中,則不可抑制的笑起來,笑聲久久回響。

        “難為你了,真不知該說是你運氣不好還是我運氣好。”

        陳洛陽笑著搖頭,半晌后臉上笑意收斂,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重新陷入思考。

        這是一個有些意外的收獲,雖然很好,但也可能打亂原本的安排,需要自己仔細思索一番,重新規劃,因勢利導。

        陳洛陽思索片刻后,站起身來出了大殿。

        “我赴山海界一行,離開些時日,你們各司其職,并留心葉天魔的動向。”陳洛陽喚來黑水絕宮長老吩咐道:“正道那邊,代我送信,我晚些日子,將赴天河拜會劍仙。”

        “謹遵宮主諭令。”對方恭敬應道。

        雖然不知陳洛陽為何忽然動了前往山海界的主意,但黑水絕宮上下對陳洛陽如今已經極為信服,自是乖乖聽命。

        陳洛陽通過風昂當初留下的石符,聯系對方,同時離開紅塵界,前往山海界。

        達到武道第十九境,通天的境界,便可獨立自由的遨游虛空當中,來往于六界之間。

        在陳洛陽離開紅塵的同時,他跨越天塹突破至武尊境界的消息也從黑水絕宮傳遍紅塵,引得世人又一次震動。

        當風昂再見到陳洛陽的時候,也暗自震驚于其修為的提升。

        他當初客居紅塵,獲取消息不便利,但時間久了,有些事情也如雷貫耳,例如陳洛陽的發跡。

        可是此刻再見陳洛陽,風昂感覺更加震撼。

        妙書屋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