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全球高武 » 第1436章 人王歸來(中)

  • 全球高武 - 第1436章 人王歸來(中)字體大小: A+
     

    海域。

    風起雲湧。

    魔武戰後第一屆開學典禮,三界矚目。

    自從大戰結束,天帝、人王失蹤,三界復甦一年,小亂有,大亂卻是不曾有過。

    帝尊以上的戰鬥,更是從未爆發過。

    人王之威,鎮壓三界,誰敢侵擾人族?

    三界一統,人族蓋壓三界,莫敢不從。

    然而,三界復甦一年,人王一直不曾出現,人族最強者蛇王吳奎山,堪堪聖人境,還有傷在身,持續一年時間,三界有人坐不住了。

    初武,地窟,禁忌海妖族……

    三方勢力,誰不是傳承萬年以上?

    昔日,強者如雲,人間不過凡塵之地。

    直到人王出世,力壓三界,斬帝屠皇,三界攝於人族強大,這才不敢冒犯。

    而今,人王久不出世,謠言遍地,強者們自然蠢蠢欲動。

    這是最差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人王若是真的隕落,和天帝同歸於盡,人族如何能鎮壓三界,成為三界之主?

    蛇王有何資格統領三界,成為三界之王?

    強者們自然都不甘屈居人下,人王不死,三界沒人敢亂。

    可若是……死了呢?

    一年時間,以方平的性格,哪怕受傷也該出現威懾三界了。

    而今,方平卻是從未出現過!

    「人王……嘿嘿,真的還活著嗎?」

    海域,有精神力波動。

    有人冷笑道:「以那位的性格,一年時間不出現,地界亂民動蕩,也不曾現身,這可不應該!」

    「之前傳聞那位驚鴻一瞥,倒是嚇得幾位帝尊落荒而逃,可本座仔細想來,那位真的出現了,豈能讓幾位帝尊活著?」

    「那可不是武王,那是魔王!」

    虛空中,不見人影,聲音卻是在傳盪。

    「若是那位真的還在三界,呵呵……什麼亂民,什麼暴動,什麼造反,早就平息了!」

    聲音繼續傳盪,也說到了所有人心中。

    之前的確有傳聞,人王曾出現過,倒也嚇得不少人龜縮到了海域深處。

    可若是真的,豈會就這麼算了?

    下一刻,有蒼老聲出現,淡笑道:「欲蓋彌彰罷了!人王恐怕真的不在,至於是隕落了,還是……受傷太重,一年都無法痊癒,現在還很難說。」

    最後一戰,勝利的應該是人族,這一點眾人有所猜測。

    那一日,三界寂滅,陷入沉眠之中,最後之戰這些人沒有觀測到。

    可從復甦之後,人王就不再出現,天帝也瞭然無蹤,很有可能兩人同歸於盡了。

    「隕落?」

    這一刻,又有人低沉道:「若是諸位猜錯了呢?」

    「猜錯?」

    蒼老聲笑道:「若是真的猜錯了,諸位真的相信那位還活著,今日……你們敢來嗎?」

    此話一出,無人應聲。

    今日敢來窺探人族,自然是有八分把握,這才匯聚此地。

    若是真的毫無把握,這些人豈敢在這時候匯聚,這是找死。

    「三界太平,隱患皆除!地界,人間,禁忌海,初武……各方勢力皆是損失慘重,強者百不存一,本源大道崩潰,本源武者死傷無數,哪怕不死,也是大道崩潰,傷勢慘重,連蛇王也無法避免……」

    「然而,這是最差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三界之主,人王若在,自是人族,無可非議!」

    「可人王不在……」

    「呵呵,人族有何資格,有何實力,敢統領三界眾生?」

    話音一句接著一句,有尖銳聲響起:「吾等苟活萬載,難道真要受人族統轄?蛇王歲不過百,大道之傷還未痊癒,堪堪登臨聖境,三界難道要屈服於蛇王之下?」

    「滅世之戰,吾等僥倖逃生,本就蟄伏萬年,等待時機,而今……強者皆隕,諸位難道還要再等下去?」

    「初武之地,人族初祖,強者如雲,大道崩潰初武損失最小,難道也要屈從於後輩?」

    「拳神幾位至強,隕於人王之手,冥神、天臂皆屈從於人族,為初武傳承,不得不死戰不退,戰死方休,此等血海深仇,真能忍受?」

    「嘿嘿,一群老祖宗,倒是要臣服那些幸進後輩,你們能忍,本座還忍不得!」

    「……」

    話語聲不斷,有人開始挑撥初武強者。

    源地崩潰,本源大道崩潰,雖然三界復甦,大道開始清明,新道漸立,可如今,初武一脈,強者卻是殘存最多,這是不爭的事實。

    本源強者死傷無數,一部分人或許沒死,也在暗中養傷,而初武和妖族,修肉身之道,此刻倒是強者不少,聖境也不少見。

    是否有天王殘存,也是未知數。

    本源天王隕落,動靜不小,可初武天王隕落,卻是沒有太大的動靜。

    最後一戰,初武是否有天王沒有參與,這一點沒人知曉,那一戰上百天王參戰,少一兩人,恐怕也沒幾人注意。

    如今不出,不過是忌憚方平罷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卻是遲遲沒人敢入侵人間。

    說是這麼說,想也是這麼想,可如果……如果人王真的沒死呢?

    敢在今日聚集此地,已經是大膽至極,再讓他們去闖魔武,還真沒幾個人有這樣的膽子。

    初武一方,遲遲不語。

    這時候,一尊白虎身影浮現虛空,樣貌猙獰,低聲咆哮道:「吾等難道真要臣服人族?人族殺戮無數,屠戮吾等同族,殺吾等親友,制神兵,飲血肉……」

    「人族有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哪怕臣服,他們也不會信任吾等!」

    「初武臣服人族,人王稱之為盟友……然,最後一戰,人族說是援助初武,冥王率上百強者,赴初武大陸,結果如何?」

    白虎嘲諷笑道:「初武至強,全部戰死!冥神幾人,接近皇道,依舊戰死!亂、石破多位天王至強,皆是人族盟友,人族本就強大無比,聯合初武,豈會損失如此慘重?」

    「不信任罷了,削弱初武實力,逼迫初武不得不戰,不得不死!」

    「冥神、天臂幾人皆知,知道不死,初武傳承不再,人王隨手一擊,便可覆滅初武,他們不死,人族豈能鎮壓初武?」

    「所以,那一日冥神死戰不退,天臂死戰不退,所有強者皆是如此,便是為了初武傳承!」

    白虎的一番話,讓虛空微微顫動。

    有人氣血沸騰,有些遮掩不住。

    這……是事實!

    那一日,強者無數,人族強大無比,除了在源地被天帝鎮壓,其他各地,皆是人族佔優。

    還有盟友初武,還有亂,石破,很多很多強者援助,豈會如此慘烈,天王級強者,全軍覆沒!

    還不是因為人族放任!

    甚至是暗中逼迫!

    方平倒是沒說,可這一切,眾人皆知,肯定是人族算計,恐怕武王還和幾位初武強者有過協議。

    武王擔心人族強者化道之後,無法鎮壓三界,以初武傳承為威脅,冥神幾人豈能不戰?

    這一點,初武強者並非不知。

    今日,卻是被白虎挑明,一時間,氣血動蕩,震動虛空,顯然是有初武強者有些忍受不住,心思動蕩。

    初武強者,死在方平手中的可不少,甚至比當年初武本源之爭更多!

    拳神幾位至強者剛出天墳,便被方平擊殺,當日被殺天王也不是一兩人,這一切,之前因為方平強大,所以被鎮壓。

    可現在,方平不在,蛇王可沒資格鎮壓。

    白虎現身,見氣血動蕩,再次冷笑道:「今日不反抗,不求存,還等什麼時候?」

    「人王若是真的沒死,而是受傷極重,此刻無法動彈,那吾等可就錯過最好時機了!」

    「他若是沒死,受傷沉眠,那才是吾等最大的機遇!」

    「是危機,也是機會!」

    「人王一滴血,一根骨,吾等吞噬之下,便有希望窺探皇道之上的境界,修鍊這麼多年,難道諸位真的不心動?」

    「本源崩塌,初武被大道排斥,新道誕生,必是人王重立……」

    白虎語氣激動道:「新道誕生,吾等卻是不明其道,是繼續走舊道,等待壽元耗盡塵歸塵土歸土,還是鑽研新道,再進一步,諸位……就看今日!」

    方平就算沒死,也必然受傷極重。

    這一點,強者們都有衡量。

    那可是殺了天帝的強者,若是能得到方平的肉身……眾人都不敢想象,能獲得什麼樣的好處。

    風險和機遇並存!

    若是方平真活著,受傷極重,可一旦真的醒來,殺他們幾位帝尊,幾位聖人,也沒任何難度。

    是賭,還是不賭?

    不賭,臣服人族,為奴為婢,他們這些人真的可以接受嗎?

    方平可不是善良之輩,一路殺出來的,雙手滿是血腥,一旦養傷歸來,會不會繼續屠戮三界?

    橫豎都是死,那還不如博一次!

    威壓漸漸瀰漫海域!

    有人心動了,有人卻是躊躇。

    許久,有人低沉道:「本座並無和人族為敵之意,本座在苦海苦修萬載,不曾參與任何紛爭,然如今苦海腐蝕之力消除,人族探索海域,擅闖本座道場……

    本座只想知道,人族若是一統三界,當如何對待吾等苦修之輩?

    道場不可擅闖,殺也殺不得,趕也趕不走,難道吾等修至帝尊之境,連一塊容身之地都無?」

    「愚昧!」

    白虎冷笑道:「人族貪心不足,豈會讓吾等逍遙三界!剝皮抽筋,製造神器,啖其肉,飲其血,這就是人族對待異族的手段!」

    「初武不提,吾等妖族,想找一塊棲身之地,何其難也!」

    「地窟乃是人族血海深仇的對象,妖族也是人族必殺目標,初武更是爭霸阻礙……諸位,爾等真覺得可以和平共處之?」

    白虎語帶嘲諷,「自欺欺人罷了!」

    「今日不反,翌日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魔武新生一代,也是冷血之輩!魔女劍陳雲曦,人屠趙雪梅,槍王傅昌鼎……這些人,誰不是雙手沾滿鮮血,殺戮無數!」

    「如今皆是帝尊之境,一旦晉級聖人之境……呵呵,今日吾等匯聚此地,無需理由,迎來的便是這些人的殺戮和屠刀!」

    白虎喝道:「難道你們覺得還有機會?今天在場的,一旦人族緩過來,無一可以倖免!都是明白人,匯聚此地,如何作想,能瞞得住誰?」

    「真無心反抗,那便學三界那些順民,窩在人族給我們圈定的地界,被他們當畜生養殖,自然不會有事!」

    「可你們……甘心嗎?」

    白虎怒喝!

    甘心嗎?

    真要甘心,乾脆就待在自己的老巢好了,被人家當牲畜養好了,何必冒著風險,今日窺探試探人族?

    還不是不甘心!

    還不是心有野望!

    這番話,再次讓四方安靜了下來。

    是啊,若是甘心……何必在這聽白虎激將慫恿?

    又過了一陣,有人低沉道:「今日魔武戰後第一次重開聖地,招賢納士,此為大典!人王今日不出……恐怕……」

    白虎冷漠道:「血鯊王還是怕?」

    之前說話之人也不生氣,笑道:「當然怕!誰不怕?白虎王不怕?莫說人王,鎮天王、鑄神使這些人,隨便有一人存活,吾等便是死路一條!

    三帝轉世若是活著,也是死。

    蒼貓天狗活著,還是死!

    不甘心倒是真的,可也不能找死!」

    說罷,血鯊王笑道:「吾等能苟活至今,在於慎微。雖說他們存活的可能不大,可也不能貿然行事,還需謹慎,東海有亂民匯聚,不如操縱亂民衝擊魔都試試!」

    「若是能引出人族底牌,自是最好……」

    它話音未落,白虎王冷漠道:「蛇王好歹也是聖境,魔武更是帝尊多位,亂民能有何作用?沒有聖境試探,恐怕沒有任何用處,只能徒惹笑話!」

    它覺得血鯊王簡直愚蠢!

    那些亂民,帝尊都難見,去試探人族?

    有作用嗎?

    除了被殺,有屁用!

    最少也需要一位聖境強者出面,才有資格試探出人族的底細。

    血鯊王依舊平和,笑道:「那白虎王覺得當如何?」

    「群而圍之!」

    白虎淡漠道:「要不一起死,要不……一起贏!」

    「諸位也不傻,誰願意當這出頭鳥?」

    「都不願意!」

    「再拖延下去,若是人王真的沒死,傷勢恢復,那諸位都等死吧!」

    「你們都不願意出頭,都怕死,放任人族成長,等人屠這些人成長起來,吾等還有機會嗎?」

    「所以,當雷霆一擊,今日覆滅魔武,三界一統,統一三界的是我們,而不是人族!若有其他人敢搶奪勝利果實,共圍之!」

    白虎說罷,又道:「人族韌性極強,越是拖延,對吾等越是不利!」

    「諸位,要不要出手,就看此時,否則……沒機會了!」

    血鯊王這些強者紛紛沉默,片刻后,虛空中有人輕聲道:「槐王還活著,他怎麼辦?」

    「槐王?」

    白虎眼神冷漠,冷哼一聲,「槐王謹小慎微,貪生怕死,我們贏也好,輸也罷,只要聚集在一起,槐王不敢對吾等下手!」

    「這也是吾等事後不會翻臉的保障!」

    「滅殺人族諸強,事後吾等恐怕也會起紛爭,槐王倒是個威懾,吾等翻臉,槐王殺來,逐個擊破,必死無疑!」

    「可只要我們一起出力,哪怕槐王晉級天王,也奈何不得我們!」

    槐王的存在,在白虎看來不是壞事,這是保證他們不會事後翻臉的保障。

    大家一起聚集,槐王一個新晉天王恐怕不敢對他們下手。

    可一旦分開……槐王一定會出手,而且名正言順,哪怕事後人族再有強者出現,槐王都有理由和借口。

    「那槐王若是幫助人族……」

    「他?」

    白虎嗤笑道:「他不敢!也不會!人王一直不出現,他豈會冒險幫助人族,吾等多位帝尊聖人匯聚,哪怕天王也有隕落之危,若是沒危險便罷了,有隕落之危,他不會露面的!」

    白虎說著,有些不耐煩道:「諸位,賭還是不賭?若是今日不出手,再想匯聚,可就沒這麼容易了!人族強者,也難一網打盡!」

    「今日魔武盛典,強者匯聚,也只有今日,才有希望將人族諸強一網打盡,以防死灰復燃!」

    雖然依舊有人躊躇,不過這一次,倒是有人應和,低沉道:「那算老夫一個!」

    「本座也願出手!」

    「誅人族諸強!」

    「吾等絕不屈服於人族統領!」

    「……」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應和。

    今日,的確是機會。

    今日放棄了,下次大家還有機會嗎?

    人族現在是不強,可一旦魔武新生代紛紛晉級,恐怕真的沒機會了!

    白虎見狀笑道:「好!其他人不說話,本座當你們答應了!若不然,現在速速離去,否則……一旦中途放棄或是插手,吾等共誅之!」

    沒人說話,也沒人離開。

    哪怕暗中的初武強者,這時候也沒有離去。

    初武和人族,是盟友,可也是血海深仇。

    拳神被殺那一次,初武死傷無數,天王隕落數十,這一點可沒人遺忘。

    冥神他們被圍殺,最終隕落,李振這些人暗中觀戰,直到初武天王死傷過半才現身,為了什麼,大家也是心知肚明。

    削弱初武的實力,這一點雙方當時都清楚。

    人族若是一直能鎮壓三界,那倒沒事,可現在……人族鎮壓不了!

    初武傳承數萬年,屈服於人族,臣服人族,這一點,也讓他們無法接受。

    無關對錯,種族之爭罷了。

    ……

    「哎!」

    一聲輕嘆,在吳奎山心中響起。

    吳奎山遙看南方海域,那裡,淡淡的血氣沸騰起來。

    吳奎山看了一眼下方的新生,又看了看傅昌鼎這些人,眼中露出一抹無奈之色。

    必須要戰!

    必須要雷霆一擊,斬殺這些人,才能挽回局面。

    否則,今日無法鎮壓這些人,地窟大陸,初武大陸,禁忌海很快都會爆發戰爭。

    臣服人族!

    這不是短短一戰就可以解決的,需要時間,需要不斷的歸化洗腦才行,一旦前期爆發反抗之戰,很快,就會席捲三界。

    三界還有多少強者殘存?

    吳奎山不知道!

    哪怕強者不多,可幾塊大陸,武者還有許多,一旦都反抗起來,哪怕可以鎮壓,也會造成無數的傷亡。

    「該死!」

    吳奎山默默感應起來,再次看了一眼陳雲曦幾人,若是再給人族一些時間,哪怕方平真的無法歸來,這些人成長起來,也可以鎮壓三界。

    可那些傢伙,顯然不願意再給人族時間了!

    一朵血雲,緩緩靠近魔都海域。

    吳奎山繼續主持開學典禮,新生們茫然無知,一些老生實力不夠,也並未感應到什麼,可久經戰場,這些人還是很快察覺到了肅殺之氣!

    戰爭……好像要再次爆發!

    三界最激烈的大戰,剛過去不久,人族百廢俱興,鎮壓三界,正處於有史以來的最巔峰期,難道……要再次爆發戰爭了?

    身旁,陳雲曦幾人殺氣沸騰,今日……恐怕不單單是殺個把人便能解決的事了。

    「盲從者不少!」

    陳雲曦傳音清冷道:「雷霆一擊,殺幾人震懾,其他人必會潰散!校長受傷極重,大道之傷還未痊癒,不可讓校長生死搏殺,一旦校長出事,哪怕我們殺了所有來犯者,今日之後,三界都會亂起來。」

    吳奎山最好還是當成鎮壓氣運的強者來用,而不能在今日血戰一場,被人看出虛實。

    此話一出,傅昌鼎迅速道:「不能等他們主動來犯,域外迎敵!速戰速決,屠幾尊帝尊,最好能屠一尊聖人,鎮壓他們!」

    「帝尊,我來殺!」

    趙雪梅冷冷道:「我去殺帝尊,雲曦,聖人交給你,今日來犯聖人恐怕不止一尊!你最好能速殺一人,震懾其他人,我多殺幾位帝尊,如此才能解決危機,校長需要鎮守人族,不可輕動!」

    「好!」

    幾人迅速商量完畢,下一刻,吳奎山眼神一動,還沒出聲,幾人騰空而起。

    陳雲曦聲音傳來,「校長,您鎮壓人族,不能動!我們去殺,開學典禮繼續,不能耽誤大事,讓三界諸強看出人族虛實!」

    吳奎山臉色變幻,心中再次嘆息一聲。

    是,他的確不能輕易出手,震懾比殺敵更重要。

    開學典禮,不能斷!

    他是校長,方平不在,典禮只能他來主持。

    幾人騰空,新生們有些茫然,吳奎山笑容滿面,朗聲道:「無妨,一群雞鳴狗盜之輩來犯罷了,你們的師兄師姐去殺敵了,區區幾尊聖人,十來尊帝尊,也想侵犯人族?找死!」

    吳奎山淡定從容,彷彿不過幾隻螻蟻罷了,笑道:「開學典禮繼續!不要受到干擾!等我們說完,你們的師兄師姐,也該帶著敵人的頭顱回來了,待會……大家也許有機會吃一些帝尊妖族之肉,喝一些聖級妖族之血,這可是為你們奠基淬骨準備的禮物!」

    吳奎山的淡定從容,讓新生們迅速安靜了下來。

    台下,再次恢復了莊嚴肅穆。

    一旁,幾位老師眼中露出一抹擔憂之色,不過很快掩去。

    演戲……大家都會。

    校長唱空城計,這點大家心裡有數,可今日,不得不演。

    ……

    魔武開學典禮繼續。

    海域。

    幾乎是瞬間,大戰爆發!

    轟隆!

    雙方碰面的瞬間,大戰爆發了,都是果決之輩,沒有絲毫遲疑,剛接觸,便是生死之戰!

    趙雪梅看都不看,直接闖入五位帝尊包圍圈中,一根血色長棍擊破天地,趙雪梅不管不顧,氣血爆發到了極致,暴喝一聲,一棍劈下!

    五位帝尊也是竭力出手,然而,趙雪梅的殺氣超乎想象,瞬間震懾住了其中一人,長棍同時落下!

    「殺!」

    一聲怒喝,響徹雲霄!

    外圍,傅昌鼎長槍橫掃,也是怒聲咆哮,轟隆一聲,幾位帝尊和一位聖人,居然同時被他擊退一步。

    傅昌鼎臉色漲紅,氣血上涌,一口鮮血憋在喉嚨中,硬生生吞下。

    那邊,陳雲曦同時攔截三位聖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石破天驚!

    長劍之上,一抹驚心動魄的金色閃耀!

    金色刺眼,三位聖人還沒開口,陡然臉色一變,瞬間破空逃離!

    可是遲了!

    金色閃爍,長劍破空,噗嗤一聲,穿透了其中一人的腦袋!

    「不……」

    轟隆!

    一聲爆鳴,被穿透腦袋的聖人,雙眼瞪大,接著肉身轟隆一聲爆裂,精神力都沒來得及遁逃,瞬間化為塵埃!

    隕落!

    那邊,趙雪梅一棍劈下,也是一聲爆鳴,一尊帝級妖族,直接被劈爆肉身!

    其他幾人剛想擊殺趙雪梅,陡然,臉色一變,紛紛倒退!

    一直後退數萬米,這些人才看向那尊爆裂的聖人,紛紛變色。

    死了?

    屠聖!

    一尊聖人,居然瞬間被殺了!

    這……不可能!

    後方,白虎王心有餘悸,接著,臉色陰沉,冷冷道:「人王之力!」

    這是方平的力量!

    它感受到了那股威壓,那股威脅!

    太可怕了!

    若是跑的再慢一些,死的就是它。

    若是陳雲曦實力再強一些,死的就不止一位聖人,在場的幾位聖人,一個別想活!

    對面,陳雲曦臉色微白,很快恢復正常,也不言語,冷冷看著幾人。

    傅昌鼎壓下口中血液,弔兒郎當地笑道:「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進入人族領域,找死!」

    白虎王臉色發白,環顧一圈,見所有人都是臉色慘白,甚至有人雙腿發軟,想要跪下。

    白虎王也怕,壓下悸動,沉聲道:「幾位誤會了,吾等並非入侵人族,只是來道賀罷了,誰曾想……」

    說著,白虎王咽了咽口水,再次道:「真的是誤會,而且……此地還沒進入人族海域,今日聽聞魔武有盛典,吾等仰慕人王之威,想要瞻仰人王一番……哎……」

    白虎王心中悸動,那是人王的力量,它的確怕了。

    人王……沒死?

    可事到如今,它也不敢逃,只能竭力解釋。

    傅昌鼎嗤笑一聲,鄙夷道:「諒你們也不敢入侵人族!連天帝都死了,九皇都被殺了,就憑你們這群廢物!」

    鄙夷之意,溢於言表。

    「不過道賀,用不著你們!小懲大誡,敢擅闖人族領域,哪怕只是毗鄰,被殺了也只能自認倒霉,趕快滾,若不是今日開學典禮,不宜殺戮過多,信不信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此話一出,白虎王剛想說話,陳雲曦冷冷道:「一個不留!」

    「雲曦!」

    傅昌鼎迅速道:「算了,好像還有初武的人……可能真的是來道賀的……這是盟友,接下來統一三界還需要他們……」

    陳雲曦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趙雪梅也不出聲。

    傅昌鼎這才看向白虎王眾人,喝道:「還不滾蛋!今天也就老子在這,換成雪梅一人……」

    「咳咳!」

    傅昌鼎乾咳一聲,沒看趙雪梅冰冷的眼神,笑哈哈道:「滾蛋吧,別以為方平受傷了,你們就能沒規矩!你們最好好好約束你們的人,都給我老實一點,不然……等方平療傷結束,少不得告你們一狀!」

    方平受傷療傷,這是人族傳出去的消息,傅昌鼎也不否認。

    只要不是傷重的不能出手,這些人也不敢有什麼動作。

    越是遮掩,反而越是惹人懷疑。

    此刻的傅昌鼎,恨不得這些人馬上滾蛋,陳雲曦好像有些撐不住了。

    雷霆一擊斬殺一位聖人,哪怕有秘術,可方平留下的東西,時間過了很久,恐怕效果有限。

    一擊屠聖,這爆發出來的力量,比一般初入的天王都要強大。

    陳雲曦只是帝尊,也難以承受如此強大的力量爆發。

    再拖延下去,恐怕就得露出破綻了。

    此話一出,白虎王幾人哪敢猶豫。

    下一刻,紛紛遁逃!

    傅昌鼎暗暗鬆了口氣,沒事了,方平的名聲還是好用,人不在,只是微弱的力量氣息爆發,幾位聖人加上多位帝尊,屁都不敢放一個。

    至於剛剛被殺的聖人和帝尊,這些傢伙更是提都不敢提。

    人都死了,自然也就沒價值了。

    傅昌鼎看了一眼陳雲曦,陳雲曦微微點頭,也鬆了口氣,比預期的好。

    如此一來,危機倒是解決了。

    倒是沒想到,這次出現了多位聖人,也不知道這些傢伙如何逃過了當日大劫。

    ……

    白虎王幾人迅速遁逃,都是滿臉蒼白。

    人王的力量!

    人王還在,還活著,還能爆發力量……一想到剛剛那金色閃爍的力量爆發,眾人都是心有餘悸。

    太可怕了!

    那一縷力量,太弱,恐怕只是人王隨意留下的一縷力量,沒想到數位聖人都難以匹敵,要是跑的慢一些,幾位聖人恐怕都要被殺。

    「人王……可怕!」

    幾人同時閃現這樣的念頭,真的太可怕了。

    出發時的雄心壯志,此刻早已熄滅。

    這還只是借著陳雲曦發出的力量,若是蛇王呢?

    豈不是可以屠天王?

    ……

    「我就知道!」

    這一刻,平山王也是心有餘悸,急忙堆笑道:「人王大人威武,小人剛剛都想去殺那些混蛋了,又怕自己誤了大人的事,槐王應該去的,這傢伙就是膽小……」

    槐王心中暗罵,急忙對著虛空笑道:「大人莫要聽平山胡說,小人剛想破空去斬殺那幾個混蛋,沒想到仙女劍大人戰力無雙……」

    說著,槐王臉色微微一變,下一刻,陡然直起身子。

    平山王一愣,槐王臉色微變道:「人王不在!」

    「嗯?」

    平山王也是一愣,不在?

    扯淡呢!

    不在,能隨便附著一些力量,便殺了一位聖人?

    「真的不在!」

    槐王臉色變了,「那股力量……潰散了!」

    「啥意思?」

    「蠢貨!」

    槐王變色道:「剛剛人王力量出現,我以為他就在附近,或者在療傷中不方便露面,可是……現在力量潰散了,這……」

    那股力量強大無比,而且也堅固無比,殺一位聖人,之前還有力量殘餘在虛空中,可很快,這股力量便消散了。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人王要不死了,要不就是不在三界之中。

    可不在三界……那不是死了嗎?

    平山王也愣了一下,「可是……真要死了……咳咳,那不是力量會徹底消散嗎?」

    剛剛眾人沒有疑惑的一點,也在於這。

    人真要死了,力量也就潰散了,怎麼可能會殘留下來?

    可現在,槐王說力量殺了人便消散了,這算什麼?

    是死了,還是沒死?

    槐王微微皺眉,低沉道:「可能是人王太強,所以留下的力量遲遲沒有潰散,可現在,殺了一位聖人之後,這股力量便潰散了,這下子……麻煩了!」

    平山王眼神閃爍,「這也沒什麼吧,難道那些傢伙還敢去而復歸?或者說,你敢?反正我是不敢的,而且我也沒感應到,是不是只有天王才能感應到?」

    「蠢貨!」

    槐王再次低罵一聲,「你真以為……三界無天王了?」

    「嗯?」

    「別的不說,初武……必有!」

    槐王低聲道:「初武天王隕落無異象,本源天王死了還是活著,多少有些痕迹,初武那邊自己不說,其他人誰知道?何況……當日大戰的人差不多死光了,我還活著,當日我數了一下……殘存的屍體,比參戰的時候好像少了一些……」

    平山王臉色一變,「你是說……初武……還有天王?」

    「廢話!」

    槐王皺眉道:「何止天王……當日破八強者倒是死絕了,目標太大。剩下的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包括比較知名的破七也都死了,可我記得……當日破七的初武強者好像少了一人……」

    「誰?」

    「冥神的徒弟,一開始破六,後來破七,叫什麼……守……」

    「守?」

    平山王撓頭,「好像聽說過,還上過一次破六榜,不過當時上榜天王太多,倒是沒太在意,你說他沒死?」

    「應該沒死。」

    槐王蹙眉道:「冥神他們也不傻,多少要留點底子,難道真把所有天王都弄去送死?總要留點底牌,守護傳承也好,防止外敵也好,誰會全部丟出去送死……」

    平山王一聽,頓時變色道:「你是說……初武敢嗎?」

    「之前不敢!」

    槐王冷笑道:「可現在……難說了!換成你,你願意臣服你幾萬年後的後代,給人家當孫子?」

    「願意啊!」

    平山王詫異道:「只要他們夠強,能保我小命,當孫子怎麼了?你不願意?」

    「……」

    槐王無言以對,半晌,訕訕道:「那倒也是!」

    說的沒毛病!

    給孫子的孫子當孫子怎麼了?

    好吃好喝的供應著,保住自己小命,沒問題,沒意見。

    平山王說的對!

    不過……他倆這麼想,不見得別人也這麼想啊。

    槐王搖頭,人族這邊,恐怕真的出麻煩了。

    陳雲曦他們恐怕也沒料到,人王的力量居然迅速潰散了,何況……這幾位帝尊都未必有感覺的。

    力量發揮出去潰散很正常,可他們不是天王,不是皇者,不明白其中的差別。

    以方平的強大,只要還在三界,還活著,他的力量溢散出去,除非被人擊潰,否則不會潰散的。

    可現在,迅速潰散,這意味著力量失去了根源。

    ……

    初武大陸。

    這一刻,有人踏空而行,遙看人族大地。

    「潰散了……」

    「你……真的死了?」

    虛空中,一道人影若隱若現,有些意外,有些莫名。

    真的死了?

    人王不會此刻釣魚,沒必要,因為人王太強。

    他不會故意讓自己力量潰散的!

    真的沒必要!

    他一人能鎮三界,何必幹這種事。

    這麼說……他真的死了!

    「哎!」

    人影嘆息,一世英雄,居然真的隕落了,可惜了!

    既然人王已經隕落,初武……沒道理臣服人族,初武傳承四萬年不滅,也不能在今日斷了傳承,成為人族附庸。

    人王若是還活著,那當然沒有質疑的餘地,可惜……他死了。

    「這番試探,沒想到還真的試探出了一些東西……」

    人影再次感慨,人王力量出現的那一刻,他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做好了初武要流血的準備。

    不過,他也安排好了,幾位聖人當替罪羊便夠了。

    冥神和天臂他們的情分,不會讓方平此刻滅絕初武的。

    那些人,也算為人族戰死。

    可現在,不需要了。

    他了解方平,也知道方平的性格,只要不太出格,方平殺雞儆猴便算了,不會真的屠滅初武,所以他之前一直沒動,現在……該去解決一些問題了。

    ……

    傅昌鼎幾人剛準備離去,虛空微微顫動了一下。

    下一刻,幾人臉色微變。

    傅昌鼎轉頭喝罵道:「還不滾蛋,找死嗎?真以為老子沒脾氣?」

    不能慫!

    雖然來人一出現,他們就感覺不對,他們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一感應,感應不到任何東西,恐怕是天王級強者。

    可現在不能慫,慫了就麻煩了。

    來人輕嘆道:「仙女劍受傷不輕,人王的力量太霸道,再拖延下去,恐怕要受不輕的內傷了,傷了大道根基……」

    陳雲曦臉色微變。

    來人再次嘆道:「人王的力量……何其強大!人若是活著,萬年不衰,甚至吸納虛空之力,若干年後,此地成為一處絕地都不難。」

    「可惜……現在……力量潰散了。」

    此話一出,三人臉色都變了。

    陳雲曦身體晃動了一下,轉頭看向來人,很年輕,可眼神深邃,顯然並非如外表一般年輕。

    「你……」

    陳雲曦咬著牙,「胡說八道!」

    力量潰散,方平……死了?

    來人臉色複雜道:「人王……妖孽,萬世之妖孽!他活著,三界臣服,莫敢不從。哪怕不服,哪怕不忿,哪怕要被奴役,沒人敢說個不字……」

    「可他……死了。」

    轟隆!

    晴天霹靂!

    幾人都是身體顫動,傅昌鼎臉色劇變,冷喝道:「扯淡!你想死就直說,真以為自己是天王,就沒人會殺你?」

    來人再次嘆息道:「我無滅絕人族之心,人族初武本一家。可初武……不會臣服!另外,三界並非只有我一位天王,深海妖族有,槐王也是,我也是……

    人王隕落,人族必會遭人報復。

    屠滅人族,並非恫嚇。

    人王傳承,武王傳承,鎮天王傳承都在人族,諸位,你們覺得人族可以倖免?

    歸入初武,交出傳承,交出神器,這些重寶,你們……守不住的。

    我也要像初武交代,不交出這些,初武無必要庇護人族,初武也不會心服,畢竟人王在世之時,屠殺大量初武強者……」

    「歸入初武?」

    陳雲曦咬牙,「人族征戰百年,地窟不能讓我們臣服,九皇四帝也不能!天帝都不行!人族,站著死,不會跪著生,盛世百年,你讓我們臣服初武,放棄百年榮耀,拋卻先烈守護之恩……

    我怕,他們會從地獄殺回來,殺了我們這些不孝子弟!」

    臣服初武?

    不可能!

    而且……這是方平打下的盛世!

    豈能讓人此刻破滅!

    「你們……守不住的!」

    年輕人搖頭,守不住的。

    三界,真的並非只有他一位天王,當然,他比其他人更強便是了。

    這一刻,遠處,已經有天王氣息隱約傳來。

    深海妖族,之前很少參與大陸三界之戰,可現在,天王無敵,未必就會和之前一樣了。

    ……

    與此同時。

    天空之中。

    有人吐槽道:「你是不是閑的?」

    「誰閑的?」

    一聲懶洋洋的聲音傳出,虛空中,一身沙灘服的平頭青年慵懶道:「釣魚嘛!釣一個算一個,這叫師出有名,總不能因為老子無敵天下就隨便殺人吧?我又不是暴君!」

    「看看,現在不是釣了不少魚了嗎?」

    「耽誤一會時間罷了,有些人,也不好亂殺。我方平可是講道理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麼多年來,我哪次不是先講道理再殺人的?」

    平頭打著哈欠,懶洋洋道:「再說了,有些人真的不好處理,你看槐王,這老不死的之前幫人族殺敵,我能一言不合宰了他?這不等著他上鉤嗎?奶奶的,這都不上鉤,這傢伙……算了,暫時不管他。

    那個是冥神的徒弟吧?

    冥神死的時候還說,給初武一條路,我也不好不給吧?

    可現在……他們自己上鉤了,我也沒辦法,不殺雞儆猴,難道我天天看著?

    大爺的,我讓那隻蠢貓看著,那蠢貓居然睡著了,我以後還得去陰間呢,哪有時間天天兩邊跑!」

    身旁,秦鳳青仰頭看天,半晌才聳肩道:「你他么真行,居然讓一隻貓盯著三界,還是只懶的要死的蠢貓!剛剛走它身邊過,它都沒反應的,丟一袋小魚乾看都不看就給吃了,這要是毒藥,毒死它算了。」

    「做夢呢!」

    方平懶散道:「毒死它?你要是能毒死它,陽間老子就送你了!」

    方平鄙夷!

    還毒死那蠢貓,想什麼呢!

    不過話說回來,方平也忍不住朝著天空豎起了中指,這蠢貓,沒救了!

    在混沌中睡的香甜,怎麼喊都喊不醒,結果丟了一袋小魚乾,這蠢貓居然打著滾睡著覺,就給吃了。

    要不是自己遮掩,剛剛三界的人就能看到詭異的一幕,那太陽……在打滾!

    自從仙源破滅,如今三界的太陽就是那隻蠢貓了。

    這要是被人看到太陽在打滾,大概會懵。

    秦鳳青懶得接話,看向下方,笑呵呵道:「還等嗎?不怕他們急了自爆?」

    「自爆就自爆好了,剛好帶去陰間……」

    方平說的無所謂,很快又笑道:「當然,我在,皇者也別想自爆,你別想太多!還有,你該滾蛋了,你是陰間之人,來陽間影響不好,也就這蠢貓睡著了,不然一爪子拍死你!」

    秦鳳青嗤之以鼻,「廢話,我帶了一儲物戒陰間的貓糧,這蠢貓會拍死我?丟出儲物戒,這貓自己吃貓糧去了,還會管我?」

    方平無言以對!

    有些心傷,我是不是做錯了?

    讓這蠢貓成為陽間之主,以後陰間來人,是不是隨便給點貓糧就能過來了?

    「哎!」

    方平嘆氣,沒牌面的蠢貓!

    誰家的一界之主,是幾袋子貓糧就可以打發的?

    希望以後不會出什麼問題!

    剛想著,方平臉色微變。

    秦鳳青也是抬頭,陡然張大嘴巴,半晌忍不住哼哧笑道:「老子覺得……這三界,遲早要亂!」

    ……

    就在這一刻,混沌之中。

    一顆巨大的光源附近,一道人影閃現,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出現,手中出現一塊巨大無比的肉團,笑呵呵地丟進了光源之中。

    隱約間,可以看到光源是貓形。

    「蒼貓,聽得見嗎?」

    老者笑了一聲,有些猥瑣,有些做賊心虛地四處看了看,快速道:「老夫給你帶了無數的貓糧,最近老夫準備在陰間開闢大道,陰間無道,老夫覺得不妥,這要是陽間入侵,如何抵擋?

    陰陽平衡才是正道,老夫研究了一番陰間大道,當開闢鴻蒙之道……」

    「吧唧吧唧……」

    吃東西的聲音傳來,除此之外,別無他聲。

    老者臉色難看,很快道:「借我一點能量,借一點力量,老夫回去開闢大道,你也知道,沒你支持,就得找方平那傢伙,那傢伙可比你胃口大多了……咳咳,我的意思是,你善良一些。

    只要借我一些能量,回頭我給你送三萬丈的大魚來,沒吃過吧?

    天地初開,大道初辟,三千混沌神魔,必然有大魚狀的,隨便給你抓幾條來,你紅燒也好,清燉也行,做成魚乾也沒問題,這可是難得的好食材,你不要?」

    「喵嗚?」

    「當然好吃!」

    老者笑呵呵道:「不好吃你退貨!」

    「喵嗚……」

    帶著一些疑惑,一些期待,下一刻,蒼貓打了個噴嚏,一滴口水落出光圈外。

    老者有些嫌棄地接過,瞥了一眼,嘀咕道:「給我一滴口水……噁心!算了,能量還算充裕,不過總不能告訴別人,這是口水吧,這叫什麼呢……不如叫……造化玉碟?」



    上一章